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电视连续剧《傅说》(4——9集)  

2010-06-13 16:02:11|  分类: 傅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集     皇子

自从张帆死后,张盛对待甫说更加苛刻,连张直也不再和颜悦色,甫说沦为同奴隶一般的苦役,生活更加艰辛,但他总是紧咬牙关,不屈不挠,实在忍受不了时,便会拿出相云先前送他的手帕,将其作为精神支柱。

一天,被贬的伊盐徐直办差后返回殷都,经过平磴崖,突然遭遇溃堤,千钧一发之际,傅说及时赶到,带领奴隶们救出了危在旦夕的徐直和货物,接着又马不停蹄用“版筑”营造技术和奴隶们一起修补溃堤。徐直仔细看了用版筑而成的堤坝,赞不绝口。

张盛设盛宴款待徐直,徐直却坚持要傅说一同前往才肯赴宴,张盛无奈应允,席间,甫说和相云久别重逢,心情复杂,但在张盛面前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感情,徐直对甫说的才华大加赞赏,张盛不以为然,只顾向着朝廷大臣溜须拍马。趁此机会,甫说和相云在妇好的帮助下分别借机离开,来到院中,两人对视,都感慨万分。

徐直回到殷都向商王小乙复旨,盐政事务交谈结束后,向小乙叙说了西方数十个诸侯国被羌人所灭的事实和在平磴崖的所见所闻,小乙也开始对杞泽的所作所为半信半疑。

在殷都城,徐直还见到了志同道合的甘盘,他现在是皇子武丁的老师,甘盘告诉徐直,大王年纪日长,对于过去的荒唐也有所反思,疏远了杞则一干小人,同时,甘盘也悄悄向徐直透露,大王有意要打破“兄终弟及”,让并非长子的武丁继承王位,且已多次找自己商量。

正在这个时候,武丁前来拜见老师,徐直也见到了这位皇子,言谈间,徐直发现,武丁知识广博,志向远大,对政治经济等国事都有一番独特的见解,很能够独当一面,当下非常折服。

不过,武丁的博学也为其遭来了许多嫉妒的目光,小乙王一方面为了让武丁远离嫉妒与暗杀的危险,一方面为了让武丁知道世间的艰难历练勇气,在和甘盘以及徐直充分商量后,决定送武丁到奴隶中劳动,因为甫说的版筑技术给徐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就向商王提及此事,小乙当下决定,就选择了傅岩作为武丁的劳动场所。

小乙安排大臣邓达装扮成奴隶贩子把由武丁和八个御林军装扮的奴隶贩卖到平磴崖。张盛的管家看到贩子送来的“奴隶们”身强体壮,很是喜欢,非常爽快地买下了八个御林军是装扮成的奴隶。但看到武丁时,发现他比其他几个奴隶身体瘦小,就说不要。邓达坚持必须全部买下,否则一个不卖,管家无奈,只得将武丁连同八个保镖一起买下,并安排在傅岩堤坝工作。

第五集       挚友

武丁身材瘦小,在奴隶群中很不起眼,先前总是受到欺负,每次都靠着保镖们才幸免,不过渐渐得,他凭借着博学多才以及天生的王者气质,很快得到了奴隶们的尊敬,甚至成为精神领袖,他经常听到同伴们绘声绘色地描述甫说创造版筑技术的前后经过,对于这位青年有着很大的好奇。同时,甫说也开始听说,在奴隶之中,新来了一个极为有趣博闻的人。

机缘巧合,武丁与甫说终于碰面。他们一见如故,秉烛夜谈,愈发觉得相见恨晚,后来甫说邀请武丁与他同住在傅岩的小屋中,武丁欣然同意。之后,两人一起劳动,形影不离,充分集合共同的智慧进一步改进了版筑技术,加固了涧水的堤坝。在日夜共同相处的过程中,甫说在佩服武丁博学多才的同时,也起了一些疑惑,他觉得从武丁的言谈举止以及气度来看,他像是出身高贵,有一次,他忍不住询问武丁,武丁出京前答应父王绝不能暴露皇子身份,便推说自己出身小贵族,只因为家道中落所以沦为奴隶,甫说听后觉得他与自己身世相仿,不再怀疑之余,两人反而更加惺惺相惜。

劳动的过程磨练着两人的肉体和精神,他们越来越强壮,思想也越来越成熟。

突然有一日,相云在丫鬟妇好的陪伴下女扮男装来到涧水边寻找甫说,甫说大为吃惊,为了不引起骚动,他小心翼翼地带她们离开劳动的场所来到一处僻静的树林,甫说与相云一前一后走入树林深处,只留下妇好守在山林外的河边把风。

山林中,甫说背对着相云,他狠下心肠说两人地位相差悬殊,以后绝不应该再有纠缠,相云却勇敢地向甫说表达了自己的爱情,甫说心中波涛汹涌,再也隐忍不住,与相云拥抱,经过数年的疏离,两人终于和好,自然有一肚子的话要向对方倾诉,而正在这个时候,武丁却在四处寻找傅说,他来到山林外碰见百无聊赖的妇好正要除去帽子在河边洗头,听见人身,慌忙又戴上帽子,武丁见到妇好,觉得有些蹊跷,开始还以为是哪个奴隶偷懒,便上前质问,妇好见有人前来,警惕心起,只顾提高嗓门以提醒相云与甫说,武丁愈发怀疑,上前抓住妇好,妇好毫无惧色,理直气壮,但纠缠中,她的帽子落地,长发飘散,被武丁识破女儿身。两人四目相对,各自都大吃一惊。

 第六集      钟情

甫说和相云在树林中听到妇好的警告,原先还以为是被张盛发现,十分惊慌,便悄悄躲在一旁观看形势,甫说发现来者是武丁后当场放下心来,他携着相云的手一起走出树林。

四个人来到甫说的小屋中,关上门后,甫说主动向武丁坦诚了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世,甫国如何灭亡,自己与母亲如何流落到虞国平磴崖,又是如何与相云相识相知等等前因后果,武丁听后甚为又是感动又是感慨,对于甫说更加敬佩,他当即表示说光靠妇好的话很容易穿帮,女孩子做这种事情也比较危险,接着便自告奋勇说以后会协助妇好,成为甫说与相云的爱情信使,四个年轻人商量了很久,发明了一系列暗号,讨论得非常开心,傅说与武丁的感情也更近一层。

至此之后,在妇好以及武丁的帮助下,甫说和相云频繁幽会,他们瞒着跟班以及丫鬟家人们的视线一同出游,在山水间畅谈理想,甫说也将自己的志向同相云和盘托出,相云听后表示无论如何一定支持,并且还为甫说出谋划策,为修建防汛工程提出自己的看法,两人的心越走越近。

与此同时,武丁也逐渐开始对性格爽朗的妇好有了异样的感情,妇好的朴实以及善良给一直在深宫经历尔虞我诈的武丁以全新的感受,后来,这种感情越来越膨胀,以至于武丁每次见到妇好时总会莫名奇妙脸红心跳手足无措,出了好多笑话。

时间逐渐流逝,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一次偶然的机会,甫说发现武丁与那八个同时来到傅岩的奴隶之间似乎存在着什么天大的秘密,于是他重新怀疑武丁的身世并没有那么简单,甫说开始暗中观察武丁,并亲眼看见他总是定时与那八个同来的奴隶会面,那八个奴隶不仅对武丁必恭必敬言听计从,无人之时甚至还会下跪行大礼。

甫说将自己的疑惑说给相云听,相云也觉得奇怪,妇好却跳出来为武丁说话,她说武丁心底纯良,就算对身世有所隐瞒也一定是有苦衷的,她非常卖力地细数武丁的优点,正巧被回来的武丁听见,妇好当场脸红,甫说也发现原来两个信使竟然也彼此钟情了。

 第七集    离别

甫说与武丁在奴隶们中的威信愈来愈大,有一次,两人一同巡查涧水堤坝时,忽然得到报告说有奴隶发现了一处堤坝修建不牢正岌岌可危,必须赶紧想办法抢救,否则一旦决堤,后果不堪设想之余也会导致前功尽弃,于是甫说和武丁不约而同跳入涧水查封漏洞,闻讯赶到的奴隶们在岸上赶忙加固堤坝,同时焦急等待。

骚乱惊动了越来越多的人,当那八个充当武丁保镖的御林军士兵发现皇子深陷危险时,马上便涧水寻找武丁,找到他后不顾其反对,八人以自己的性命为要挟执意要将武丁带回岸上,这些人的奇怪表现进一步引起了甫说的怀疑。武丁无奈上岸,最后堤坝在紧急抢救下总算也完好无损。

当天晚上,甫说与武丁回到小屋,甫说若有所思,他将事情前后经过通盘考虑后,决定试探一下武丁,接着,甫说冷不防跪拜在武丁面前,很聪明地对武丁说自己其实早已经知道了武丁的真实身份,以前对武丁多有不敬,希望武丁原谅。

武丁大吃一惊,他以为甫说肯定是识破了自己的皇子身份,再加上他也实在不想再对这个好朋友有所隐瞒,于是将自己就是商王儿子这件事以及为何要来傅岩做奴隶统统告诉了甫说,甫说没想到武丁的身份竟然这么高贵,这才恍然大悟。武丁希望甫说对此事守口如瓶,甫说发誓绝不泄漏,两人更加无话不谈,拥有了共同的秘密。

自此后他俩经常在小屋里进行多次治国方法辩论,武丁进一步了解了傅说治国安邦的才能,下决心有朝一日继承王位一定要提拔甫说,共同复兴商王朝。

时间过去了三年,有一天,邓达忽然来到平磴崖,他与武丁秘密会晤,武丁得知父亲小乙王病重,而自己,也必须离开了。

武丁向甫说辞行,甫说万分不舍。当晚,武丁却没有呆在小屋,他约了妇好在两人初次相见的地方会面,皓月当空,四目相对,武丁感到离愁别绪如此清晰地涌上心头,妇好听说他将要离开,且不知归期后突然垂泪奔开去,武丁追出,眼中充满怜惜却不敢作出任何承诺,倒是妇好勇敢坦诚自己的感情,两人山盟海誓。

次日,邓达向张盛提出要高价收买三年前卖的那几个奴隶贩。如此好买卖,张盛当然同意。 临行前,甫说带领着奴隶们来送武丁,约定来日一同大展宏图。邓达把武丁和其他几位御林军装入车中,往东方去了。

 第八集     继位

途中,邓达换了更为舒适便于赶路的马车,跪伏在地上向皇子请罪,怜惜他这几年所受的苦楚与煎熬,武丁却甘之如饴,回答说这几年收获很多,自己所受的一切将来都会有回报。

众人不停赶路,经过五天五夜的昼夜兼程,终于回到殷都。

殷都此时已经一片大乱,商王小乙病入膏肓,各个皇子之间争权夺利,权臣也估计得失各有支持,一时间宫闱内外一片血雨腥风。

武丁见到了老师甘盘以及徐直,向他们详细讲述了这几年深入民间的所见所闻,尤其是对于甫说的才华更是赞不绝口,甘盘提醒武丁,现在时机稍纵即逝,应该好好把握,三人商议下来决定武丁暂且要掩敛锋芒以避免引起其它势力的注意,明哲保身最为重要。

小乙王在临死前突然下旨,处死杞泽,并提升了徐直以及邓达的官职的官职,同时委任甘盘为托孤大臣,辅佐商朝的新王。旨意下达后,群臣哑然,私下讨论,觉得大王一定是病糊涂了,小乙却摒退了所有的人,只留下武丁,他慈爱地握住儿子的手,教导三年未见的武丁要善于纳谏,任用贤人,要放开手脚,将商朝重新带上鼎盛的高峰,面对弥留的父亲最后的嘱托,武丁含着热泪一一答应,他向小乙王发誓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期望,一定会让商朝百姓过上富强的生活。

小乙病逝,留下诏书宣布由武丁继位,这个诏书引起了广大的不满,特别是以叔叔阳甲(小乙的弟弟,盘庚的儿子,商朝祖制规定,兄长死后由弟弟继位而并非兄长的儿子)为代表的力量,他们认为小乙不遵守古训,并以此为理由企图组织武丁继位。

武丁在甘盘老师和徐直的配合下利用收买以及怀柔政策瓦解了阳甲的一系列阻碍,终于登上王位,当时武丁心里非常清楚,国内反对的声浪还是高涨的,因此,他在登基后当即下旨“守孝三年不语,由甘盘主政。”装作一个碌碌无为的皇帝。

对于武丁的旨意,群臣们都很纳闷,阳甲在不解之余,加紧对武丁的观察,发现武丁是个没有壮志的“胆小鬼”,也不禁放松了戒心,认为武丁在外三年定是沾染了奴隶的习气成为平庸之辈,不再为惧,即使让他为王,他们仍可享尽荣华富贵,反而少了治国安邦的烦恼,在这样的情况下,武丁一刻不松懈自己,他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扩大自己的威信,王位也越来越稳固,

 第九集     寻相

武丁在京城一刻也没有忘记甫说,他知道,唯有得到甫说的辅佐,自己才能够更加有效地施展政策,他想下旨任用傅说为宰相,但碍于等级森严的法规,怕自己羽翼未丰时一意孤行会遭到贵族们的激烈反对,于是便就此时与甘盘、邓达、徐直邓忠诚商量。

商量了许久,仍然没有一个两全的方法。

有一天甘盘的夫人忽然做了个恶梦,全家焚香祷告,非常紧张,甘盘看到这副情景,计上心来,他面见武丁说有办法了。

武丁马上便询问,甘盘便提出利用官员们对鬼神的敬畏来成此事,武丁听后频频点头,几个人又商量了很久,订下了详细周密的计划。

三年守孝期满,武丁脱去丧服,亲自主政。他以雷厉风行的风格以及高明的手腕君临天下,很快获得了成效,但是,在朝堂上,武丁仍然坚持不语,所有的旨意都是书写在甲骨上,然后由甘盘宣布,极为不便,于是群臣跪请旨意,希望武丁开口,武丁却并不理会,群臣不知所措却也束手无策。

一天晚上,武丁睡到半夜,故作姿态放声大笑了起来,手下的宫人听到君王梦中笑醒,都十分惊奇,趋前询问梦中之事,武丁故弄玄虚地眨眼,只说了一句“我商朝天下有希望了,我梦见了先王汤......”便又倒头睡去。

第二天,武丁上朝,在一块甲骨头上写到:“以我作为天下的仪表法则,我恐怕不及先王,所以不敢说话。恭敬地思考治理天下的办法,不料精诚感动上天,梦见先王汤赐我一位贤相,将带我说话。”

甘盘心领神会,大声读出后装作大吃一惊,马上询问大王说梦见的究竟是朝中哪位大臣?武丁故意仔细地一个一个看了一下群臣,然后摇摇头,三年以来第一次说话:“我梦见的贤人不在大臣之列。”

大臣们面面相觑无计可施,甘盘便提议说让大王描述一下梦中人的长相,请画功依样画下后再去各地寻找。

武丁大喜,直赞为好计,画像很快完成,那上面画的人分明就是傅说。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