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电视连续剧《傅说》(10——14集)  

2010-06-13 16:05:16|  分类: 傅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集       拜相

大臣们看到画像,全场哗然,谁也不认识画中之人,武丁命令许各地张贴画像寻找画中之人,在众臣中,阳甲对武丁的说法最为怀疑,于是在退朝之后悄悄贿络武丁寝宫的奴仆,问他昨晚大王是否有异样,奴仆收了好处,全盘托出大王半夜乍醒并胡言乱语的所见所闻。阳甲信以为真,出于对鬼神的敬畏,阳甲对武丁的说法从此深信不疑。

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明察暗访,臣工们寻来的都不是傅说,武丁心急如焚,经甘盘提醒,武丁把画像交给了邓达等几位将军,增加了寻找的队伍,并通过巫师指点,说贤人在国家的西方,同时也以邓达人手不够为由,把当年的八位御林军都拨给了邓达,邓达完全领会了武丁的意思,直接向西赶往傅岩。

在平磴崖,甫说与相云私会时不小心被张盛发现,张盛恼羞成怒,将相云关在小杞中不许出门,同时又命人将妇好和甫说绑住,马上要将两人吊起来毒打,正在这时,邓达赶到。

张盛并没有认出一身军服的邓达就是当年与自己交易的奴隶贩子,他看到朝廷命官,心中十分敬畏,邓达救下甫说,跪在地上说终于找到贤人并将请甫说请上一辆华丽的大车,前呼后拥直奔商都而去。在场众人皆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一路上,邓达遵照武丁的秘旨向甫说说明事情始末,甫说一听便心领神会。

到了朝廷,甫说觐见已经成为商王的武丁,两个朋友再次碰面,恍如隔世。众臣见到果然是画中人,更是啧啧称奇。武丁装作并不认识甫说,只是说:“你是先王汤派遣来的圣人,先帝命你来朝中,帮我扶匡社稷,治理天下。”

甫说顺水推舟,说自己前些时候也发了一梦,说有凤凰降临在小民的头上,朝廷一片哗然,武丁大笑说这一定就是能助我大商走上颠峰的贤人,大臣们此时也都深信不疑,纷纷建议册封贤人为宰相,正中武丁的下怀。

 第十一集      行政

武丁顺应大臣们的意见,在朝上当众宣布解除甫说的奴隶身份,晋封为宰相,并赐下官邸,赏了许多金银财宝以及仆役,对他礼遇有嘉,傅说得体谢恩,并将自己之前早就深思熟虑过无数遍的治国之道浓缩了一番讲出,武丁频频点头,忠臣们都赞叹不已。

甘盘见傅说站在一寸的高地上侃侃而谈,突然出列,由衷地说:“这番景象让我想起了一个字:这位贤臣姓甫,站在一寸的高地上对着商王一人侃侃而谈,分明就是一个傅字。”武丁听后连连称是,当即下令赐姓傅,平磴崖因为是发现贤臣的地方,特赐名傅岩。群臣们看到这一切,对他贤人的身份更加深信不疑,群声而贺,对于甫说更是巴结不已。

傅说为相后,首先对吏治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白天微服私访,发现拿着朝廷俸禄的大小官吏大多不称职,他们不是聚众赌博,就是喝茶聊天,官场冗余,严重影响了朝廷的开支,必须改革,晚上他仔细核对多年来的各个官员的名单和政绩,并把调查结果告诉武丁,武丁听从傅说的建议进行吏治改革,将百官分三类:第一类政务官,第二类宗教官,第三类事物官,优胜劣汰,政绩好的便马上予以提升,总是吃干饭的为祸于民的,则根据罪名或贬或杀成果显著。

在农业方面,通过实地的考察以及在傅岩亲身参加劳动的经验,甫说拟订了一种新型的耕作方式,即“胁”田制,由三人协力,跖耒而耕,大大提高了原始生产率,使得商朝的农林牧副渔产业迅速发展,国家税收提高,国力增强,很得百姓称道。

同时,武丁托梦拜相的故事也在民间被绘声绘色地传颂着,事情很快传到平磴崖,张盛听说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以为甫说一定已经死了,直到收到朝廷赐名傅岩的旨意,才确认正在朝廷呼风唤雨的宰相傅说正是原先的那个甫说。

这下张盛非常懊悔,一方面害怕甫说得势后会对自己进行报复,一方面又想方设法想拉近与傅说的关系,他不甘心错失一位亲贵宰相,想利用傅说对相云的感情重新笼络这位今非昔比的当朝宰相,张盛将一直关押起来拷打折磨的妇好先施放出来,并重新向女儿相云表示,张家与甫家的婚事还有效。

相云得知这个消息,感到万分欣慰,恨不得立刻感到傅说的身边,张盛派了几十个奴隶,让管家带着当初与傅家联姻的凭证,将相云与妇好送到殷都,相云没有拒绝父亲的安排,妇好却担心傅说得势后翻脸不认人再加上没有武丁的消息,于是整晚闷闷不乐,临启程前,她还悄悄在自己的高靴中藏入一把匕首。

 第十二集      重逢

武丁一直都非常推崇傅说的版筑技术,他认为这种技术其实并不一定只能运用在水利方面,在傅说以及甘盘等人的建议下,版筑技术与其它的建筑技术逐渐开始融合互通,经过实验,终于可以运用于一般的建筑加固。

武丁下令扩大商都,而新的护城墙都要使用版筑技术,工程进展顺利,武丁和傅说带着众臣视察护城墙工程,武丁先看到颇具雏形的巍峨宫殿,又见到吏治改革后的官吏们精神面貌大变,心中大喜,这时傅说向武丁建议“建好护城墙挡住洪水的侵害和外族的侵扰只是匡扶社稷的一部分,要想真正是商朝千秋万代,关键在于提高百姓的知识”武丁和傅说沿着恒河(现称安阳河)堤岸巡视,傅说继续进谏“本朝文字可称为旷世古今的瑰宝,可惜只在贵族中流行,这主要碍于龟甲和兽骨的稀少和昂贵才使文字难以普及,其实日常的学习不必拘泥龟甲和兽骨……”武丁频频点头“如果准许百姓学习文字,今后的官员选拔也不必拘泥贵族,真正的有识之士才不必每次都要托梦拜相才能为我所用。”

两人畅想了一番未来盛世,相视都是会心一笑,这个时候,仿佛不再是皇帝与宰相,而回到了傅岩劳作时合作无间的岁月,望着用版筑技术垒起的堤坝,仿佛时光倒流,两人都若有所思,过了许久,不约而同地喃喃自语“不知她怎么样了”。

镜头回到相云与妇好,她们乘着马车日夜兼程赶往商朝的国都,一路上,不断地听说新登基的商王的贤明以及新上任的宰相的功绩。相云心中非常高兴,甚至能够抛下千金小姐的矜持而忍受风餐露宿的不便,另一方面,妇好却显得一天比一天沉默。

经过了长途跋涉,相云和妇好终于来到了商都,她们先找到驿馆安顿下来,然后出门打听傅说的情况,商都的繁荣使他们大开眼界,经多方打听,终于得知了宰相府的所在,相云带着妇好来到相府门口求见傅说,但守门的卫士们并不认得相云等人,所以坚持不予以放行,傅说也因为公事繁忙早出晚归,就这样,两人几次都堪堪错过了对方。

终于有一天,因为武丁担心傅说总是将所有精力扑在政事上累垮了身体,于是强制他回府休息,傅说回到宰相府,在门口听到喧哗声,走到近前一看,竟是自己日思夜想的相云。

两人重逢,各自都难耐心中激动,几乎忘形,幸得妇好在旁提醒,管家将和亲文书拿出巴结傅说,傅说也不动声色,说自己的婚事当然要听大王的意思,妇好恼怒,认为傅说的确是变了心,于是大骂傅说,并拔出剑要刺过去,被守卫们拦住后,傅说吩咐将妇好关入牢房,因为她当众辱骂大王,一定要交给大王处置。相云当然相信傅说对自己的感情的忠诚,不过她担心妇好,也不理解傅说的做法,傅说神秘地说,只要让妇好见到大王,那么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第十三集      成亲

朝堂上,武丁在甘盘的协助下,正在起草全国无论阶层,无论男女都有权学习写字的旨意,众臣们反响不一,有的赞成有的反对。同时,有的大臣也提出了大王登基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应该迎娶一个正妃,好顺延王朝的血脉。武丁对这个提议显得非常不快,他的心里仍是记挂着那个傅岩边邂逅的刚烈女子妇好。

正在这个时候,宫人通报说宰相傅说求见,傅说上得朝堂后向武丁禀报说要进贡一位美女给武丁,武丁没想到连傅说也不理解他,愈发苦恼,直说不想接见,傅说却坚持说大王若不见那女子,日后一定要后悔的,众臣此时也一气帮着劝说,武丁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勉强答应接见,妇好被带上大殿,不过她并不知道自己跪拜的商王就是昔日的奴隶武丁,傅说朗声介绍说此名女子名叫妇好,年方二十,祖居傅岩……武丁听到“妇好”两字,脑袋嗡了一下,定睛细看,果然是妇好,他立刻转头看向傅说,傅说向他点点头递了个眼色,武丁心领神会当下大喜,立刻下旨将妇好封为美人送入后宫,妇好拼命反抗,却终于因为力量弱小而被带了下去。

当夜,武丁兴冲冲回到寝宫,刚烈的妇好并没有看清来人便一头跪了下去,勇敢地说自己并非自愿入宫且已经有心爱的人,不能侍奉商王,但求一死。武丁听候非常感动,却也忍不住再捉弄她一下,便装作压低了嗓音装作残暴的样子地说道“告诉我那人是谁,是哪儿的谁,我要杀了他”妇好却宁死也不再说话。武丁终于忍不住,拉起妇好。

妇好见面前的大王竟然是自己的心上人,大惊失色,完全无法相信,武丁便将自己为何要扮作奴隶,怎样来到傅岩劳作,回到京城后又是经过了怎样艰辛的过程登上了王位,同时又向妇好坦诚了自己的爱意,请求妇好原谅,他因为国事始终分不出空闲,拍了人到平磴崖去接妇好时却又错过了,妇好听着前因后果,再也忍不住,扑到武丁的怀中痛苦。

十天后,武丁宣布大婚,他顶住了许多大臣反对他娶一个平民女子的压力,毅然要将妇好封为妃子。与此同时,傅说和张相云的婚事也在积极的筹备之中,整个殷都都沉浸在一股喜庆的气氛之中。

武丁和傅说的婚礼同时举行,全国庆贺,张灯结彩。有情人终成眷属,傅说与相云,武丁与妇好便在愈加繁荣的商都中生活。

傅说在经济、文化、外交等各个方面提出了一系列卓越的建议,辅助武丁将商朝推向盛世。

五年后,傅说和武丁分别有了两个蹒跚学步的儿子:傅奇和傅宣以及祖已和祖甲

 第十四集       出征

在武丁傅说以及一干臣子的共同努力下,商朝越来越强盛,城市繁荣,人民修养生息,一副盛世之景,周围小国都开始向商朝进贡。

不过,在繁荣和平的表象下,也隐含着战争的危机。西面一些蛮族对于中原的繁庶虎视眈眈,当时商王朝势力范围大致西达今陕西西部,北至河北北部,与游牧民活动地域接壤。夏商时在今甘肃、陕西北部、山西北部至内蒙古河套广大地区,以游牧为主的古族日益强大起来。社会发展正处于“强则分种为酋豪,弱则为人附落,更相抄暴,以力为雄”(《后汉书·西羌传》)的军事民主制时代。因生产生活方式不同,商人常将他们视为异族,统称为羌、戎,将其大量掳掠作为奴隶和人祭的牺牲。而经济相对发达,富裕的商王朝也成为崇尚武力的游牧民侵暴目标。边境的一些迹象也显示,四处正有军队集结,可能会对商朝不利。

朝廷上,各大臣分别通报了西北、西南等边境的紧急形势,要求大王早做布置准备,以免被攻击得措手不及,同时,臣子们的意见又被分为两派,一派主战,认为必须先声夺人,另一派主和,认为最好能够维持现在的和平状况,先与各族谈判,寻找机会达成共识。

武丁得报之后甚是忧虑,君臣讨论了许久仍是未能取得一致,宣布退朝后,武丁单独留下傅说商量对策,傅说中肯地分析了各邻国的情况,强烈主战而不主和,此想法正与武丁的不谋而合,傅说侃侃而谈,他认为,福祸相依,虽然如今商朝的国境面临挑战,但很好地把握这个机会的话,通过对周围小国用兵,镇压叛国、争取附属国的臣服,不仅能够扩大了疆土范围,提高国力,同时也可以使得商王朝的统治得到巩固和加强,武丁听后,连连点头称是。

而在选择第一个目标上,两人出现了分歧,傅说主张“杀鸡敬猴”,即鉴于商朝对外战斗经验不足,应选取实力较弱的土方国,而武丁主张“擒贼先擒王”即不惜代价战胜强悍的鬼方国,使其他国家知难而退,朝廷不战而胜。同时,武丁还坚持要御驾亲征,不仅可以鼓舞士气,而且胜利的话也能够更进一步建立自己的威信巩固自己的统治,傅说觉得太过危险,但武丁的坚持最后还是令傅说妥协,不过傅说提出自己也要陪伴在武丁身边,两人共同作战。

经过了周密的部署,武丁在朝堂上宣布了自己的亲征鬼方的计划,他安排年迈的帝师甘盘暂时代替自己主政,徐直辅政,自己和傅说、邓达一同率大军出征。临行前,妇好和武丁,相云和傅说依依惜别。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