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引用:内黄县志中傅尧俞及其后人的详细资料  

2010-07-29 10:56:51|  分类: 尧俞公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尧俞,祖籍内黄县田氏镇太史村。民国《内黄县志》载“十二景图”其中之一“草堂修竹”指的就是宋代傅献简草堂,即今田氏镇太史村。  

另附有民国《内黄县志》所载傅尧俞传记资料,及新编《内黄县志》人物志载傅珏、傅尧俞、傅察三人的传记资料。感谢您登陆枣乡内黄网,欢迎您再次登陆!  

傅尧俞,字钦之,幼孤,鞠于祖母霍氏。十岁能文,登第,犹未冠。石介每过之,尧俞未尝不在,介曰:“君少决科,不以游戏为娱,何也?”尧俞曰:“性不喜嚣杂,非有他尔。”介叹息奇之。尝监西京税院事、留守晏殊,夏竦皆谓曰:“卿相才也。”

知新息县,累迁太常博士。嘉祐未,为监察御史,多建白,内侍惮之。时乏国用,言利者争献富国计。尧俞奏:“聚敛者用,则天下殆”。  

仁宗春秋高,皇嗣未立,尧俞请建宗室之路,以慰天下望。英宗即位,转殿中侍御史,迁起居舍人。皇太后与英宗同听政,英宗有疾,既平,尧俞上书皇太后请还政。久之,闻内侍任守忠有谗间语,尧俞谏皇太后还政,逐守忠。又言于英宗曰:“皇太后给事左右之人,宜颇录其勤劳,少加恩惠,上慰母后,下安反侧。且守忠已去,其余可不问。”  

迁右司谏、同知谏院,英宗眷遇尧俞,尝问曰:“多土盈庭,孰忠误孰邪?”尧俞曰:“大忠大 ,固不可移。中人之性,系上所化。”英宗纳言。时英宗初躬庶政,犹谦让任大臣,尧俞言:“君臣之际,是是非非,毋相面从。总览众议,无所适莫,则威柄归陛下矣。”尝因论事,英宗曰:“卿何不言蔡襄?”对曰:“襄若有罪,何不自正典刑,安用臣言?”英宗曰:“欲使台谏言,以公议出之。”对曰:“若付之公议,臣但见襄办出陵事有功,不见其罪。臣身为谏官,使臣受旨言事,臣不敢。”  

诏以内侍李愚等,为陕西四路钤辖,专使招纳,岁一入奏事。尧俞言其非宜,寻罢之。  

大臣建言,濮安懿王宜称皇考,尧俞曰:“此于情人情礼文,皆大谬戾。”与侍御史吕诲同上十余疏,其言极切。主议者短恟恟不可遏,遂易“考”称“亲”。尧俞又言:“先帝既以陛下为子,当是时,设濮王尚无恙,陛下得以父名之乎?”又因水灾,言:“简宗庙,则水不润下,今以濮王为皇考,于仁宗之庙,简孰甚焉。”  

俄命尧俞与赵瞻使契丹。比还,吕诲、吕大防、范纯仁皆以谏濮议罢。复除尧俞侍御史知杂事。尧俞拜疏,必求罢去,英宗面留之。尧俞言:“诲等已逐,臣义不当止。”因再拜辞,遂出知和州。通判杨洙乘间曰:“公何为未尝言及御史时事?”尧俞曰:“前日言,职也,岂得已哉?今日为郡守,当宣朝庭美意,而反沾沾追言前日之阙政,与诽谤何异?”  

神宗即位,徙知庐州。熙宁三年(1070年),至京师。王安石素与之善,方行新法,谓之曰:“举朝纷纷,俟君来久矣!将以待制、谏院处君。”尧俞曰:“新法世为以不便,诚如是,当极论之。平生未尝好欺,敢以为告。“安石愠之,但授直昭文馆权盐铁副使,俄出为河北转运使,改知江宁府。陛辞,言:”仁庙一室,与艺祖、太宗并为百代不迁之主。”  

徙许州、河阳、徐州、再岁六移宫,因于道路,知不为时所容,请提举崇福宫。后坐事削官职。稍起,监黎阳县仓草场,郡掾行县,尧俞出迎尽礼。凡十年。  

哲宗立,自知明州召为秘书少监兼侍讲,擢给事中,吏部侍朗,御史中丞。奏言:“人才有能有不能,如使臣补阙拾遗以辅盛德,明善正失以平庶政,举直错枉以正大臣,臣虽不才,敢不尽力。若使窦人阴私,抉人细故,则非臣所能,亦非臣之志也。”御史张舜民以言罢,诏尧俞更举御史,尧俞封还诏书,请留舜民。不听,即以尧俞为吏部侍郎,尧俞不可,遂以龙图阁侍制知陈州。未儿,复为吏部侍郎、御史中丞。  

前宰相蔡确,坐诗诽谤,贬新州,宰执、侍从以下,罢者七八人,御史府为之一空。尧俞曰:“确之党,其是者固宜逐,其余可以一切置之。”且言:“以陛下盛德,顾乃于此不能平?愿听之如蚊虫之过耳,无使有纤芥之忤,以奸大和之气。”  

进礼部尚书兼侍读。元祐四年,拜中书侍郎。卒,哲宗与太皇、太后哭临之,太皇、太后语辅臣曰:“傅侍郎清直一节,始终不变,金玉君子也。方倚以相,遽至是乎?”赠银青光禄大夫,谥曰献简。绍圣中,以元祐党人夺赠谥,著名党籍。后党锢解,下诏褒赠,录其子。    

尧俞厚重寡言,遇人不设城府,人自不忍欺。论事君前,略无回隐,退与人言,不复有矜异色。初,自谏官补郡,众凝法令有未安者,必有所不从,尧俞一切遵之,曰:“谏官有言责,郡知守法而已。”徐前守侵用公钱,尧俞至,为偿之,未足而去。后守移文尧俞,使偿,久之,考实非尧俞所用,卒不辩。司马光尝谓邵雍曰:“清、直、勇三德,人所难兼,吾于钦之见焉。”雍曰:“钦之清而不耀,直而不激,勇而能温,是为难耳!”其为名臣大儒所赏重如此。  

按傅献简,《宋史》本传为郓州须城人,徙孟州济源。暨考司马温公作献简祖珏墓志,则云其先大名内黄人,后徙郓。钦之以夫人尝至济源,爱其土风,遂葬焉,此迁济源所由来也。故温公题钦之别业有曰:“林间清济水,门外太行车。”疑钦之未尝居黄也。然读大苏题钦之草堂诗,又云:“卜筑临清卫,”则是傅氏世为内黄人,其在郓州,仅为侨寓,其在济源,乃为拜扫故耳。故旧志世隆载《选举》,珏载《方技》,尧俞载《人物》,察载《忠义》,而余以伯成,踵钦之后云。

  傅珏  傅尧俞  

  傅珏,字宝臣,北宋郓州须城人,祖籍内黄。祖父凝,赠虞部员外郎。父世隆以春秋三传登科.仕至驾部员外郎,知邛州事。珏少通《尚书》,屡试不第,用亲荫补职,累迁至右班殿直。初监澶州酒税,历齐州离济寨酒税,卢州巡检,以事去官。后监赵州仓,知定州新乐县,复以事去官。已而监博州酒税,以疾罢归。明道元年(1032)卒,葬济源。珏为官明敏果断,然不能与世浮沉,平视贵要若无人。故所至龃龉,且老益穷,因发狂疾,弃官归。司马光为铭其墓曰:“气直志刚,难进易伤.善抑不扬,其后必昌,皆理之常。”  

  傅尧俞(1024~1089),字钦之,珏之孙。幼孤,由祖母霍氏抚养成人,秉性聪慧.10岁便能写文章,20岁考中进士,他生性淡泊。不喜嚣杂。虽少年得第.不以游冶为娱,仍旧闭门读书。尝监西京税院事,很受人尊重。  

宋仁宗嘉祐末年,他为监察御史,多有建白,他认为民富才能国强,极力反对聚敛,后迁右司谏、同知谏院,英宗赵曙很器重他,有一次赵曙问:“朝堂上官员众多,谁忠谁奸?”尧俞说:“大忠大佞,固不可移,一般人则要靠皇上的教导。”赵曙听后,认为答得恰到好处,非常得体。  

  傅尧俞忠正耿直,不阿不谄。有一次赵曙趁着讨论政事对他说“卿何不纠举蔡襄呢?”傅尧俞说:“如果蔡襄有罪.皇上何不自正典刑,要臣下纠举呢?”赵曙说:“你位处台谏要地,有你纠举.再付之公议,名义较正。”傅尧俞说:“假若付之公议,臣只见到蔡襄营造山陵有功而不见其罪。臣身为谏官,使臣受旨言事,臣不敢遵命。”又一次御史张舜民上书言事,忤犯了宋哲宗赵煦,免了张舜民的官,令傅尧俞另举荐御史。他认为张舜民持论公正.当即将诏书封还,并请留任张舜民。  

  傅尧俞在哲宗时曾任吏部尚书兼侍读。元祐四年(1089年)卒。哲宗与太皇太后亲临致哀。赠银青光禄大夫谥“献简”。  

 傅尧俞厚重寡言,遇人不设城府,人自不敢欺;论事君前,略无回隐,退与人言,不复有矜异色。司马光对他评价说:“清、直、勇之德.人所难兼,我只见到钦之三者兼备。”  

傅    察  

傅察,字公晦,傅尧俞的从孙。宋孟州济源人,祖籍内黄。他自幼嗜学,恶嬉戏,18岁便考中进士,当时蔡京在相位。将妻以女,察拒不从。历永平、淄川丞,后调任太常博士。迁兵部、吏部员外郎。他秉性淡泊,不好趋附,故人鼎贵也很少登其门。  

 北宋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金人毁盟入侵,宋朝并未察觉,照例选派傅察前往宋金交界处迎接金国派来祝贺正旦的使节,随员有蒋噩、侯彦等人。   

  傅察等一行来到燕地,才听到金人毁盟的消息。有人劝说傅察暂缓北行,以观金人动静。察说:“受使而出,闻难而止,还要不要君命?”遂继续北行到韩城镇,下榻驿馆,专候金国使节。  

 居数日,忽有金兵数十骑驰来,强察北行。行至边界,察觉有变,说:“迎使人旧例止此。”不肯前行,金人换掉驭者,簇拥着察等,迫其北行。行有百余里,遇见二太子斡离不引兵至驿道。斡离不左右促察拜见。察正色道:“吾奉使来金国,见国君当致敬。今来迎客而胁我至此,:又止令见太子;而太子虽贵,只算人臣,当以宾礼见,如何能跪拜?”  

 斡离不理屈,怒说:“我兴师南下,要使节作甚?你们宋国虚实动静如何,快点向我报明,否则死!”察听后,当即严词驳斥说:“我宋主仁圣,与金国交好,信使往来,项背相望,从未负于金国,今太子背盟而动兵,意欲何为?还朝当具奏。”斡离不顿时凶相毕露,说:“你还想还朝么?”说罢,喝令察跪拜,而察直立不顾,于是斡离不便令左右刀枪并举,进行恫吓,并三番五次把察揪翻在地,察伏地又起反复据理争辩。斡离不见察不屈,顿生杀机说:“你今日不拜,后日想拜也不能了。”遂令左右把察囚禁起来。      

察自知不免,乃向其属员侯彦叮咛道:“我是一定要死了!我父母素爱我,听说必悲痛万分,你万一能脱身回国,务必告诉我父母,使知我为国捐躯,少纾其无穷悲痛。”属员们听后,都泣不成声。当天夜里,察便被另地关押,与众人隔绝开来。    

不久,金兵攻占燕地,侯彦等访傅察的存亡,有人告知说:“日昨宋将郭药师与金兵战有小胜。太子恐宋兵劫取宋使,且衔往忿,已经把察杀害。”将官武汉英终于寻获察的尸体。火焚后,包好骨灰,令虎翼卒沙立背负还朝。当沙立来到涿州,不幸被金兵查获,拘于土室。两个月后的一天,沙立乘看守疏忽,毁垣逃出,并将骨灰送到察家。 

嗣后,副使蒋噩及侯彦等随员逃回宋朝,申述了傅察威武不屈,死于王事的实况,宋钦宗特赠以徽猷阁待制。南宋孝宗时谥其“忠肃”。  

金侵宋,慷慨死义者,据宋史所载,著名者有刘韦合、李若水、傅察3人。而傅察遇难时年仅37岁,芳名侠骨,流传后代。   

——引自《林州傅氏》的日志《询关于内黄县志中傅尧俞及其后人的详细资料的回复》 2009-3-27 17:28:08

  评论这张
 
阅读(18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