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引用】山西平陆-傅相祠  

2011-01-18 14:05:25|  分类: ★中华傅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佛前清莲《山西平陆-傅相祠》
原文地址:山西平陆-傅相祠    原文作者:佛前清莲

                    中国山西省平陆县傅相祠的历史

 

一、武丁裝啞舉大賢的故事

伊尹之後,商朝又出現了一個有名的賢相,叫傅說,他是商王朝第二十二代國王武丁時期的一個版築奴隸。

武丁繼王位以後,立志要做一個像他的先王成湯那樣有作為的君主。他常常思考著:先王成湯能夠推翻夏桀,建立商王朝,就是因為有伊尹的佐助。今天呢!我要重新振興商朝,也必須找一個像伊尹那樣的得力助手才行。於是,他把朝政大事委給重臣甘盤去處理,自己微服深入民間、體察民情、尋訪賢才。武丁原來在他父親小乙當國王的時候,就受到過嚴格的家庭教育,從小在黃河邊的農村接受勞動鍛煉,比較瞭解社會的實際情況。這一次出來仍然沿黃河一帶西走,日復一日,日子過得真快。不覺到了秋天。一天,他和隨從僕人來到黃河中游三門峽一帶,聽人們議論黃河北邊一個叫傅岩的地方,出了一個大“聖人”。此人有能力、有智謀,他創造了一種“版築”法,把一處多年被洪水衝垮的道路修復了,行路人都誇這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武丁聽了後,心中大喜,顧不得休息,立即過河來到傅岩旁,他先看了版築好的牆壩,從心眼裏佩服。然後,召見傅說。對話之下,傅說不但向武丁談到他治洪護路的過程,而且還談起了治國平天下的大道理。句句中聽、頭頭是道。武丁聽了眉飛色舞,大聲喊道:“果聖人也”。

武丁這一次出來該賢,心沒少費、路沒少走,總算找到了他心中的王佐之才了。當時,他心想立即把傅說帶回朝中,任為相。可是,平白無故地任用一個奴隸輔佐治理國家,那些奴隸主貴族的其他成員是要起來堅決反對的。於是他心竅大開,終於想出了辦法——裝啞不語。當他返回朝後,滿朝文武大臣得悉國君成了啞吧,萬分憂慮,紛紛跪在武丁面前祈禱神靈保佑。時間過的很快,三年過去了。有一天晚上,武丁睡覺後不久,突然大笑起來。手下人認為他會說話了,趕快向他祝賀。武丁笑哈哈地說:“振興商朝大有希望,剛才我夢見先王商湯給我推薦了一個大賢人,名叫傅說。諸位趕快把他找來,我的啞病就好了。”同時,他把傅說的相貌、特徵說的一清二楚。說畢,仍舊啞然不語。

古人信神,文武百官又聽說是先王商湯推薦的大賢人,誰都不敢不相信。可是,大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到哪里尋這個大賢。他們便聚集在武丁面前問道:“我們當中有沒有你夢見的那位大賢?”武丁故意把眼前的人看了一遍,只是搖搖頭。

多日過去了,尋訪傅說的人紛紛將貌似傅說的人帶回來見武丁,均遭武丁搖頭否認。不久,手下人在聽傅岩(今山西省平陸縣城)的地方看到一個做版築的奴隸,長相和武丁所說的一模一樣,於是,侍從扶他上車,直奔王宮。

武丁在宮前,一見是傅說真的來了,急忙迎上前去大聲喊道:“不錯,此人正是先王在夢中推薦的那位大賢人。”於是,叫傅說趕快脫掉奴隸衣服,換上一身貴族服裝,並當眾宣佈解除他的奴隸身份,拜他為相。

從此,武丁“啞病”康復,臨朝佐政,君臣朝夕共處,天下感服。傅說果然有治國的才幹,僅三年功夫,就幫助武丁把殷商治理得很好,使商朝再次興盛起來。

二、“馬跑泉”和“聖人澗”的故事

相傳,殷商中興賢相傅說,是平陸縣傅岩附近大臣村人(今山西省平陸縣太臣村)。他輔佐武丁五十九年後告老回到自己的家鄉。他的村位於一條旱原上,常年缺水。當地老百姓經常向天禱告,望水欲穿。於是,傅說下決心幫助家鄉父老尋出水來。他不避嚴寒酷暑、不怕風吹雨淋,每天和老伴合騎頭一白馬,到處查看水情。一天,他們騎馬來到深溝裏,天氣炎熱,人困馬乏,口乾舌燥。他獨自念叨:“這裏若有一股泉水多好呀!”話剛說出,那白馬是通人性的,前蹄立即趵了起來,刹時一股泉水湧現出地面,人馬遂得泉水解渴。傅說又用龍頭拐在東邊溝岔一剁,一股泉水應聲冒出。他的老伴呢?則在西邊用銀簪一劃,也劃出了一股泉水。這三股泉水唯有中間馬趵泉的大,後人便稱為“馬趵泉”。又因為是傅說跑馬查看得到的,所以又叫馬跑泉。三股泉水匯成一條澗河,盡夜不停地向南流去,繞過傅岩下的聖人窟旁,直流入黃河,後人稱為“聖人澗”。這澗水世世代代川流不息,澆灌著下游千萬畝土地,造福于天下萬千百姓。

三、“聖人秸”的傳說

在平陸縣城東郊,聖人澗村北路壕西邊的斷岩上,長期以來就露出一層麥秸,不論春夏秋冬四季,它都保持著一種不腐蝕的黃褐色,有時外露麥秸表層也落下一些,但裏層複現出潔白的顏色。如是,年深日久永遠不變,令人感到神奇。所以,凡來往平陸縣的行人路過這裏,都要駐足仰望觀察,沉思良久,方才離去。據村裏老一輩人回憶,從他記事時先祖說過,這裏距今三千多年前,聖人傅說在此版築時遺留下來的麥秸。因此,被人們喻為“聖人秸”流傳至今。

四、歷史上傅相祠及墓區遺留下來的碑刻文字

禦制傅說論(樂善堂全集)

昔在殷高宗時勞於外,受知小人之依。舊學甘盤①“甘盤”:武丁之師。賢相。乃求賢之意。用能恭默思道,帝賚良弼②“帝賚良弼”:上帝賜於好的輔佐人。而嘉靖殷邦③“嘉靖殷邦”:能使殷邦繁榮昌盛長治久安之意。論者謂高宗素知傅說,假以夢寐,乃聖人之神道設教耳。夫高宗苟知可相矣,以人君之力,何難於擢用而為此詭詐之行哉?誠以精通於神明,純一不二、與天無間,故夢寐之間帝賚之以良弼。亦如舜之見堯於羹牆④“見堯於羹牆”:一心思慕堯,念茲在茲,無處不見到堯的意思。文王之卜得呂望,孔子之夢周公,此皆非機心巧術之所能為,乃聖人之誠感通之妙道也。說以版築之人,一朝履相位,左右殷宗,首以從繩作諫⑤“從繩從諫”:系“木從繩則直,君從諫則聖”之意。進說,用能啟沃王心,納誨輔德。跡其交勉之言,皆經世綜物之要,克副鹽梅舟楫⑥“鹽梅舟楫”:武丁告傅說曰:“若作羹湯,用爾作鹽梅;渡大川,用爾作舟楫。”之任。君臣要得益彰,豈不堪與帝廷之“賡歌⑦“賡歌”:君臣相得知樂之歌。”比靈斯哉?或謂“君奭”⑧“群奭”:召公名。奭,讀shi(釋)。之篇,稱武丁甘盤而不及傅說者何也?蓋成就君德,則盤先於說,綏名治世,則說多於盤。且周公推本高宗求賢之美,歸而其功于甘盤耳。至若招俊義而列世位,暨海邦而仰皇風,紹乃辟于先王,對揚天子之休命,則舍說孰克當其任哉!

重修傅岩廟記

元·續執中

殷有天下六百祀,其間臣之稱賢聖者,曰:伊、傅。如誼伯、仲伯、汝鳩、汝方、咎單、甘盤、雖見於經,而德烈之盛,視二臣則固有次弟矣,蓋二臣之《伊訓》、《說命》,扶皇極,迪民彝,重治萬世。

而為人臣之楷範者,又豈得輕舉而並稱焉?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傅岩之築,有莘之耕,茲非困乏者歟?由草野而登臺宰,輔治闡化,畏天保民,成始成終,茲大任者歟?說之良弼,伊之元聖,非關於天者其孰能與於此!而高宗命說曰:“昔先天保衡,佑我列祖,格於皇氏,爾尚明保予,罔俾阿衡專美有商。”則伊、傅之稱,同不有所自始哉!傅岩在虞、虢之間,今隸平陸辦。岩舊有廟,未知始于何代?按碑刻唐大曆中侍御史楊轔辭,尚踵六朝之習,不載修建本末。廟前一大石,金大定十年立,只大刻“傅岩”二字,故興廢之端,漫不可考。國初時廟燼無存,民元瞻仰。至皇慶中為縣尹福童妝飾祠宇,中位神像,疏牖高閎,金燦碧露。夫事神治人,實為政之先務,或祭非祀典,則以謅見譏。今此廟之建,其於崇明祀,化齊民,一舉而兩得之。功既撤,事當紀諸石,因倚鮮於先九誦為之祠而歌以祀神焉。其詞曰:峨峨兮歲時,往古來今兮是仰是思。從變遣兮陵穀,廟宇廢兮不遠而複。蓬棘斬義兮稀,雕甍①“雕甍”:屋棟也。甍,讀meng(萌)翬飛②“翬飛”:宮室壯麗也。翠,讀bui(灰)兮丹彩逾渥。景寥寥兮仰請塵,驅支電兮雙星辰。神之存兮福生民,神之往兮豈不賭而不聞。條之陽兮之河滸,下宜麻麥兮高宜稷黍。曰暘即暘兮曰雨而雨。搏擊靈鼉③“靈鼉”:鼉龍也。鼉,讀tuo(陀)兮吹參差,樽芳潔兮牲盾肥。迎神休兮飲神德,我民報祀兮與時罔極。

作者簡介:續執中,元,襄陵人,第進士,大德初任絳州儒學教授,勤于教誨,人才輩出。後征為國子助教,平陸知縣。

謁傅岩廟詩序

明·呂楠

傅岩在平陸縣東二十裏,裏曰“商賢”。有水曰:“聖人澗”,為說版築之所。楠童子時讀其書慕,其人,思一至其地而未能。既舉,後授官史局,乃又未克遂。去年內濱初公,按部平陸嘗至其下,有詩一絕,雖嘗和之,猶恨未親賭也!今年七月,送谷泉儲公南還,已而隨內濱公北謁岩祠,展拜既畢,登眺岡陵,顧瞻原隰,見群山四周,大河東繞,鬱鬱蒼蒼,渾渾灝灝。內濱公曰:此夫聖人所產之地乎!書雲:“帝賚良弼。”夫說在版築之間,感通於群可也。乃感通於天,則天真有主宰而說亦至神手?夫天人一氣也,一氣則一心,一心則一理,說命曰:“憲天聰明。”故說之聰明,皆天為之。天之耳目,說固代之。說蓋素以天為學,而以天為心乎!孔子曰:“丘之禱久矣。”帝賚之夢,豈偶然哉!雖然,有恭默之心,則雖版築之賤,霄漢之靈皆入夢寐。不然,雖在手其位者,或斥而去之。未肖手其象者,或置而用之。宜皆未聞乎帝賚之為夢也。然則帝亦不易夢,而天亦不易通乎!是時同行者虞川,劉子及楠皆以為然,遂又各為詩數章,以發說之幽微。內濱乃命平陸知縣王紳葺其祠坊,刻其詩于石。內涵巡按山西,潛江初公諱杲字啟昭,虞川則禦史諱羽中字文翔也。

作者簡介:呂楠(1479~1542年),字仲木,號涇野,明·高陵人,生於明憲宗成化十五年,卒于世宗嘉靖21年,終年64歲。正德三年第進士第一,授翰林編修,累官禮部侍郎,持正敢言,學宗程朱,與湛若水,鄒守益共講習三十餘年。及卒,高陵罷市三日,學者多設位致哀。諡曰文簡,楠詩文醇正,頗刻意於字句。著有《涇野集》36卷及《周易說翼》、《尚書說要》、《七詩說序》、《禮問》、《春秋說志》、《四書音問》、《涇野子內篇》、《周子抄釋》、《張子抄釋》、《二程子抄釋》、《朱子抄釋》等,(均入庫總目)並傳於世。

重建傅相廟記

明·吳楷

平陸東二十裏有傅岩,為傅相之地,後人因立廟山麓以祀,歲久,山水衝突,幾覆於河。余往歲經歷此地,顧瞻祠宇,愴然必悲,意欲鳩工更置,會礦事方殷,調集介士甲馬①“介士甲馬”:介士謂介胄之士,“甲馬”謂鎧及騎,軍中所用。屯聚疆境,不暇及土木之功矣。適副憲②“副憲”:左副都禦史的別稱。王公目擊傾圯之狀,遂擇官捐俸,經紀其事。又為久遠計,乃西易其地,增修于原廟五丈之外,距水口稍遠,視舊制亦如廣焉。正殿三間,額曰“欽承殿”嚴奉公像。兩廡各五間,香亭三間,額曰“鹽梅霖雨”,太史公呂楠碑記,移豎亭側。大門三間,牌樓一座,額曰“帝賚良弼”,分水改路,以便伏謁。其壯麗莊嚴,行道之人無不瞻仰,邑中父老,歲時伏臘③“伏臘”:伏月在夏,臘月在冬,秦漢時令節。皆歡聚宇下,此真先得我心。而余因是有感於前代君臣之際也。君之擇相也,不謀父兄左右,惟恭默以聽命於天。臣之得君也,絕無援引於謁,惟肅然負杵於雲林煙雨之間。其結契在精神意氣之微,其對揚在事蹟功能之表,君臣之際,殆天作之合者耶?天不毀,則公之神亦不毀。然則世之仰止景行者,亦惟於公之神求之,則夢寐中隱然如見其所為公者矣。工始于丁酉八月,解州知州化醇之相度,竣於戊戍四月,平陸知縣王友直,縣丞王磷之董理。王公名國,耀州人,前為名禦史,直道忤時,由太僕④“太僕”:官名,周禮夏官之屬,掌管輿馬牲畜之事。分巡河東道。其弟翰林名圖,乃余同年友也。

代鹽院祭傅岩文

清·崔汝孝

惟神其生自有,誕為列星,感通上帝,夢孚高宗,築于傅野,唯肖厥形,爰立作相,憲天聰明,舟揖商道,霖雨蒼生,治學垂訓,實啟中興,德業聞望,直接虞廷,阿衡媲美,千載修同。某欽承上命,巡曆河東,督理鹽政,尚憶和羹,拜此岩祠,仰止無窮,式陳醴禮,祗薦英靈,對揚天子,期不負公。

作者簡介:崔汝孝,號舜山,平陸人,清康熙巳酉鄉舉,初授樂安知縣,曆官戶部員外郎退居林下,以文學自娛,纂修邑志,所著有《禹貢便蒙》等。

重修傅岩祠墓記

清·傅克欽

中條以南,兩山之峽,大河東繞,為商賢相傅所隱地曰傅岩,舊有祠廟其來已久,燼于元初,縣尹福童修,續執中所雲:崇明祀,化齊民,一舉而兩得者也。明嘉靖間以地震圯,邑令馬義,吳守禮踵相增建,後齧于水,副憲王公捐俸西徙以遠水患。康熙三十八年邑令王匡國又重修之。夫傅相去今數千年而祠廟屢經修建,豈不以三命首倡,學術道統由此彰,治法由此懋,①“懋”:盛大也。有功于萬世哉!明呂仲木,理學純儒,嘗謁岩祠,為之詩序,巡院內濱公歎為真聖人所產之地。我皇上右文稽古,制論褒崇,②“褒崇”:褒獎推崇也。謂君臣得益彰,堪與帝世賡歌③“賡歌”:乃賡載歌酬唱和詩。比靈斯,則祠宇之所關也實大。余家閩中建陽,去傅岩四千餘裏,而族譜首所載傅岩圖考,志姓名所自始也。後服官晉省,去傅岩或百里,或千里,不在治境。今歲六月攝篆解梁,④“解梁”:春秋時晉地,即山西原解、臨晉、虞鄉三縣。傅岩在所屬之平陸境。邑令趙公來謁!商榷政務間,偶語及傅岩祠廟,則雲圯矣,且馬跑泉左墓亦幾平!余聞之竊念夢中形成,千載奇遇,精英上炳列星。而顧頹廢苦涼,風侵雨蝕,橫莽而走鼠生鼯,⑤“鼠生鼯”:鼠生,即黃鼬、黃鼠狼;鼯,鼯鼠亦稱大飛鼠。鼯,讀wu(吳)。

修葺之事,非予守土者責歟!況姓所自始,水源木本不容昧,安可委為異人任耶!爰出廉俸⑥“廉俸”:養廉俸給也。於俸額外加補貼,謂之養廉,以養官吏廉潔之心也。修祠及墓、鳩庀之費,惟出己資,而以趙公襄厥役,範慰職其勞,閱兩月工竣,乃記其事而勒諸石⑦“勒石”:勒石刻碑也。

作者簡介:傅克欽,福建建陽人,為傅說後裔,清時為山西解州府官。

創建傅岩書院記

清·杜若拙

平古虞國,有商傅相版築之跡在焉,《說命》三篇言治者不具論,其言學為六經之始,蓋天下之文章莫大於是,豈徒資一邑之私淑乎!聖天子崇儒重道,文治修明,極山陬海澨,咸蒸蒸向風,又命修復所在書院,延立山長①“山長”:書院之領導負責者,相當於今之校長、院長也。以課諸生。平雖河東僻壤,蟠靈結秀,實名世發祥之地,書院缺焉。州守言公按部來平,緬懷往哲,廣啟方來,爰倡合邑紳士卜于城之東郊,即寅賓館廢址外,又購益民田,廣輪②“廣輪”:地之面積,東西為廣,南北為輪。計八畝,創建書院一區,額曰:“傅岩”志地也。前為門三楹,南向。中講堂,後藏書樓亦各三楹,樓左右翼以寢室各一楹,而列橫舍於前後西相向凡十六楹。又于樓西別分一區,建傅相祠三楹,蓋凡有國,各自祭其先聖先師,使學者以石瞻拜,知所宗法也。祠前為亭,園其頂以象文筆,又前甃林一方池引水,以象文波,池南則客廳三楹,游息談宴之處也;庖含廩廄,悉皆錯具,總其形勢,外則負條面河,蛟欲騰而鳳欲噦也;內則清泉流繞,茂樹森疏,風浴之趣,盎然心目。鳩工於壬午九月,落成於今癸未八月。公又檄署邑侯李公清厘邑中舊有義田及田之在官而無主者,永撥為師生修善費,乃命礱石而以記屬舍,餘惟公之嘉惠邑人士,而經畫造就者亦既至矣;而公之意則更有厚期者,傅岩之名,因版築而志地也。夫築以成基,於學亦猶是耳。書曰:為山九仞,功虧一簣,③“簣”:盛土之竹器也。簣,讀Kui(匱)。為修德者戒也。記曰:蛾子時術,④“蛾子時術”:蛾與蟻通,幼子時學習銜土之術。為積學者勉也。曰:一簣;曰:時術,皆言築也。說之所以為築,即說之所以為學。他日言“遜志時敏”、⑤“遜志時敏”:只有學習,才能開廣心靈,務必及時快學也。“終始念典”,⑥“終始念典”:能有終有始的不忘學習。即本其所以為築者持獻吾君耳。然則土希賢,賢希聖,亦視其風之自感與人之自命而已。今諸生居斯地也,聚斯堂也,敬業樂群,論學取友,厚植其基而層累其功,以通經稽古之勤,為明體達用之學,吾見異時者鼎臣、碩輔、鴻才、钜儒相望而起,安知霖雨之望,鹽梅之任,不與有商比靈斯而奕世相輝映手?此公之意也。顧名而繹義,仰止而景行,其尚思所以無負於公者!若夫講文課藝,師嚴其程,士勵其業,日有孜孜為科名爵秩之階梯者,抑末矣,豈公之所以厚期於我邑人士哉!是役也,余兄原任潛江令汝愚,同原任沛縣令荊如棠,承公命經理其事。督工會計,則國學趙樹棠,禮生高遴等十六人皆與有勞者。購地價值及備材輸工費約三千金,義風一振,紳士雲集,鄉民亦多解囊者,蓋公以實心實政處之有道,故事集而民不攏也。至所撥膳田則按卷清查,款目、章程、臚列井井,公另有石記其祥以垂久永雲。

時乾隆二十有八年歲次癸未八月日

傅岩書院亭亭記

清·閆海林

《南都賦》①“南都賦“:南陽為南都,賦系漢張衡撰,為文體之一,敷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曰:狀亭亭以苕苕②“苕苕“:高而竦立。苕,讀tiao(條)形竦之也。《愛蓮說》③“愛蓮說”宋周敦頤撰。曰:亭亭淨植,喻高潔也。《後山詩》④“後山詩”:宋陳師道撰。曰:亭亭無椅汙,言品行之卓立也。亭亭之時義⑤“時義”:妙諦也,現實意義。大矣哉!是亭也,特峙少傍,面瞰荷沼,而為學人息遊之所,舊無名,以此肇錫之,⑥“肇錫“:肇,始也。錫,賜也。初命名也。亭之亭亭耶?抑人之亭亭耶!游于斯者會心其不遠也夫!

 重修殷商中興賢相傅公廟記潞

佚名

昔人言,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信乎,天下事創者良難,繼之者亦不易也。縣治之東逼近侯嶽村,有商相廟焉,與傅岩版築處相距伊邇,有泉名曰馬趵。號為商相遺跡。後有塚,士人複稱為商相塋,歷代以來,未譯修建本末,故興廢之端漫昭,碑刻自大明迄今三百年邇。居民皆焚祝於斯者,香火之盛,遂與傅岩並傳。修廟制正殿三間,大間一間,奇荒後摧殘剝落,幾等荒蕪,蔓草先會。王父庠生員雲鶴公,目賭心惻,火欣然以起廢扶衰為己任,葺祠宇,飾神像,金碧輝煌,貌煥然複新。更於正殿東置土窯為住所,南建香亭三間,較歸制加廣焉。又特建一亭於泉之上,學博王公諱良弼者,扁其額曰肖像澗,一時之形勝,即所以壯廟貌之觀瞻也。惜傾圯之後,此亭再無復原而且祀事已湮,謁拜寥寥,信者遙遙。史史君者竭誠獻虔,動以復古為念,不禁拍案而起曰:被聖人之德,而不知所以崇祀典,將何以妥神明而對先人在天之靈乎?爰定祀於四月十日,商民畢至,少長鹹集。因念基址狹隘不足容社眾,遂擇王君王生者經理其事,乃南移其地,增修于原廟外數丈有奇,改這樣為戲樓,另建山門,視前人規模巨集遠。計費百有六十金,出己資者五十余金。鳩工雍正十二年,落成於乾隆六年,竭八載之勤勞,隆於千秋之昭祀,妥神繼先兩得之美,所謂善成而善終者,非耀之君,其誰與歸。余高君之義行,而重其敦請,因塗次工程石。

[注]:傅公廟,即傅聖廟,位於馬跑泉之上。

重建傅聖廟樂樓及東廊房碑記

佚名

古之大人能格君心之非者,生為良相,沒為明節,莫不享萬世祀。公之在商感夢于武丁,現形於箕尾,其祥異固不贅言矣。而說命三篇,實開萬代心學之源,啟心沃心,獨能致主于中興,誠亞聖之所謂大任者歟!況傅岩為發跡之所,迄今數千餘年,旱乾水溢,有禱必應,聲靈赫耀,又與天地同不朽乎?其享祀當何如隆豐也!乃春秋報賽,僅有東西候岳,王家莊數小村,而鄰近莊廊概無聞焉。此真有負于公之功德,而為千古之遺憾者歟!廟居馬跑泉之上。西有廊房兩間,而東有僧窯兩孔,雖南有樂樓,而規模狹隘,每不足以歌舞。今歲之秋,有張天貴等倡為義舉,重建東樓,創蓋東廊房三間,三村僅有七十餘家,齊心協力,逾月而完工告竣。是役也,一舉而成功之速,奇矣!人少而成功之速,更奇矣!凱公神靈有以默佑歟?雅詩去:以享以祀,以介景福;而今而後,年谷時熟悉。村社清泰可蔔也。爰即其事巔末而敘之,以志不忘雲。(時道光六年十月十一日)

[注]:傅聖廟,位於馬跑泉之上。

重修商相大殿山門碑記

佚名

泉以馬跑名,志異也,說者謂商相飲馬於斯,而馬跑泉湧,其文不雅,訓古第未深考。蓋古之君子讀說命三篇,思其德而信之深,慕之至,以為異域殊疆,猶立廟祭禱焉,矧在生育之鄉平?所以古人登高設險擇此地,龍以蜿蜒而來,幽欲竊然而深葳,左有清流,右有急湍,前一湧泉滃然而布出,以其他最雄勝,故建廟於山之巔,與裏人共游觀之樂,遂賜其嘉名為馬跑泉雲。建廟以來,前人之述備矣,年深久遠,宮殿圯毀,欲嗣而葺之,苦錢財無資。於是集腑捐貲,重修殿宇,增其舊制,又於山門作小樓數間,登覽之頃,萬象森列,豈非天造地設之一境歟!人謂傅聖之靈在天下,如水之在地中,無所往而不在也。君蒿悽愴,如或見之,各願為之一新,踴躍歡聚,不歷年而功竣焉。計其厘費大約用錢三百仟有奇,越咸豐九年已未春,東君李君希盛囑予作文以記之,愧未親謁形勝,知擬未能盡當,不揣固陋隨,欲明修造之由,不使後人一無所考者,勒諸貞眠,他若不充連光景之詞皆略而不陳,懼褻也。是為記。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