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想起了老领导、老同事(三则)  

2011-01-09 13:35:12|  分类: 人海茫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累了一辈子的朋友

——怀念离世二十年的亡友涛    写与2008-01-28

  你天生就是受累的命,待人宽厚对己严,总是想让所有人满意,最后让自己吃苦挨累受委屈。

  你总是埋头苦干,但你不善于分辨人事,搞不清张三与李四的谱系,也辨不明王五与赵六的关系;你注定是这个世界上的“冤大头”,你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愿与人争辩,觉得为了一己之私与人争辩得面红耳赤,实在是没有意思。

  你待人坦诚,有一说一,有二是二,从没有半点保留。你为别人做好事,总担心做不到位,做好了,觉得理所当然,做得不好,唯恐对不住朋友。别人替朋友做了一件小事,总是念念不忘,你受人恩惠总是铭记在心。

  你从无害人之心,哪怕无意间误伤了别人也感到痛苦万分,举手投足之间,唯恐碍着别人。在你的心目中,这一辈子只有好好待人的责任,没有向人索取的权利。而你自己却常常成为被鞭打的快牛,成为宁为天下人所负的人。

  面对芸芸众生的不解和嘲笑,你孤独地沉默着,你能理解别人,而别人未必理解你。你答应人的事情,从此就念念不忘,一天不把事情办完,就一天不安生。

  你立志做一个好人,就注定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到最后那一天不算完,你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你不愧为市劳模的称号,日常生活又是那么的节俭。你常年保持着劳动者的本色,不知疲倦地工作以致积劳成疾。二十年过去了,多少人至今还怀念着你——为你的英年早逝而惋惜,累了一辈子的亡友涛。

 

 曾经与我共事的三位老领导

 写于2011-01-09

  步入古稀之年,一些往事老是浮现在脑海之中。闲来无事,把那些难以忘却的往事, 记录在“我的共享空间”之中。今天,先说说我那的三位可爱的老领导吧!

    一九五四年,我在军分区政治工作处工作,奉命筹建市兵役局,局长HDB是一个矮小精杆的四川人,一九三三年参加红军时我还未出生。这个团级局长从小没有上过学,解放前南征北战,没有机会识字,不久前刚刚摘除文盲帽子。所以略为潦草的报告就看不懂,对于我那类似美术体的方块字特别欣尝,久而久之,看我写的文字就成了他的唯一。最好玩的一次是:

    当年年底,全国第一次贯彻兵役法,实行义务兵役制,市委隆重召开有一千多人的三级干部大会,H局长向大会做动员报告,由于文化底子太差,读报告非常吃力,念了一刻钟左右,就大声呼唤坐在后台的我,对大会说,"报告是他写的,还是让他了读吧。"在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引起了会场的一阵欢笑。

    一九五八年,我转业到地方工作,分配在公安局做秘书,局长Y.WG是一个没有读过书的抗日干部,他有极好的口才,记忆力特强,分析案情精辟,可读文件、看报告,都要秘书代劳,最好玩的是我没有看见他写过一个字,凡是签发文件时,先要念给他听后,同意的话就画一个圈,就由秘书写上“同意发 xx代”。所以,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识多少字。                   

    一九六四年,我调到商业局业务科,局长吴从小要饭,四三年乞讨入伍时,年仅16岁,五四年转业时已是营教导员。他当了十年副局长,终于轧进了行政17级的中层干部行列。他识字不多,做报告却很有条理,但一旦读讲稿,就每次都会读白字。开大会时,秘书怕他不懂,对较为冷僻或专业的词组,特意加上刮号,用通俗的意思说明,吴局每读到这里,会念成“刮号 **** 刮号”,与会者听了都会发笑。而这样的事情,差不多每次大型会议都会发生。

    这三位可爱的老领导的一个共同点是:没有文化,但工作认真,艰苦奋斗,而且具有较高的领导能力,进城前都已结婚,可没有一个离婚的,这也许是解放初期工农干部的普遍现象!

想 起 了 战 友 老 朱

写于:2008-08-19

   前几天,单位党委办公室的一位同志告诉我,正在进行“军队转业干部”的调查工作,在我的档案中没有发现相关的材料。我告诉他:我们13名现役军人是在同一天集体就地转业,由县委副书记亲自到部队来迎接到地方工作的,至于什么材料不材料的,我们个人就不得而知了。

  好在原来的部队还在,可以请他们帮助查一下。于是,我翻出了国防部颁发的《转业军人证明书》,写了一个情况报告,附上了一份由2名大尉、3名上尉、3名中尉、5名少尉组成的转业军人名单(其中3人已经故世)。这几天,几位战友的往事,不断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特别是战友老朱。

  老朱是我最好的战友,在地方工作的几十年中,,我们始终保持着密切的关系;我们的儿子又是同班同学中最好的朋友。他为人忠厚,真诚待人,他单位里的年轻人出于尊敬,都叫他老伯伯,不管大事小事,还是公事私事,对愿意找他商量,他也不管份内份外,都能热情地伸出援手。他从部队转业后,就给县委书记当了五、六年秘书;书记调走后去公社干了十年党委委员,后来调到了上山下乡办公室,再后来是劳动局的党委委员、办公室主任。1991年离休后继续工作,1994年突发脑瘤,两次住院手术,未能挽回他的生命。

   他的亲叔叔叫朱奇文,是解放沈阳后的第一位市长,也是六十年代我国驻越南大使,文革中,一度在全国传遍他“叛国”的谣言。80年代初,我出差去北京,曾经代表老朱去外交部招待所拜访过他,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老革命。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