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引用】傅氏家族“金玉堂”研考登岳麓山记  

2011-12-13 11:00:53|  分类: 各地傅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肃 公 序

  俞年十八,殿策首唱;人以为喜,予以为忧。窃见古来得罪朝廷、开罪宗党,鲜不由于少年科第,高才能文;藉父兄之势以为美官。即伊川且言之:予以荆国公同乡,向以台谏待俞固不敢有所骄矜,亦不能有所阿附,盖惧无以为朝廷宗党光也。

今我傅氏实由信州铅山迁来,而族弟權、字可与者,举进士。初与予同在曾子固阁中,日以诗文往来;乃一日造建州直抵可与家,而予侄翼、字九万者,复举进士,美哉!

有人越数旬,爰出宗谱;属予为序。溯厥源流,自隋唐世登甲第,则我铅山傅氏与盱江傅氏,实分支共派。此家谱所由作、所由合也。夫谱者,补也;所以拾遗补阙,使前无所忘、后无所略。又以教孝教弟、兴仁兴让云尔。

余幼从家君,往苏州谒范汝南公,则见其设义田,以济贫乏;立义馆以训族人。及长奉使,过洛谒司马温国公,则见其事兄如事父,此二公者,诚孝友中人也。予每愧未尽,则今日修谱之意,可与自当勉乎哉。  今予复家江南,常诫儿胄曰:吾乡中,盖有少年科第、高才能文藉父兄之势,以为美官;更且贾祸者,予讳言之。惟诗曰:教诲尔子,式谷似之,可与共相勉乎哉;至族中之,或士、或农、或工、或商,但当各执其业,毋藉财、毋仗势,斯诚礼义之家,亘万古而不替也!

                                  大宋熙宁六年(1073年)癸丑秋七月尧俞序

傅氏家族“金玉堂”研考登岳麓山记 - fuyipingcq - fuyipingcq的博客

戊子岁八月,借道前往湖南长沙,与长沙冠湘宗亲、南昌朝浤合影 

傅氏金玉堂的来历

 盐梅世泽长、金玉家声远,这就是傅氏家族称颂得姓始祖傅说和史称“金玉君子”的傅尧俞的。其后裔从宋朝起谱记就一直沿记“清河郡金玉堂”。

尧俞公简介

尧俞公(1024~1091),字钦之,本郸州须城(今山东东平)人,徙居孟州济源(今属河南)。未冠举进士,知新息县。仁宗嘉佑末为监察御史。英宗时,转殿中侍御史、迁起居舍人,再迁右司谏、同知谏院。后除侍御史知杂事。神宗熙宁初,知和州、庐州。三年(1070),授直昭文馆、权盐铁副使。出为河北转运使,改知江宁府,徙许州、河阳、徐州。两年之间凡六徙,困於道途。哲宗立,召为秘书少监兼侍讲,擢给事中。元佑四年(1089)为御史中丞,迁吏部尚书、中书侍郎(《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四三五)。元佑六年卒,年六十八。谥献筒。有《傅献简集》七卷(《直斋书录解题》卷一七),已佚,存《草堂集》一卷(藏日本东京大学图书馆)。《宋史》卷三四一有传。

北宋神宗时,尧俞公奉调进京。当时,王安石正在推行新法,意欲尧俞公能支持他的主张,尧俞公明白其意对他说:“推行新法,世人都认为不妥当。如果我在谏院任职,定当极力陈述我的意见。”王安石听后嫉恨在心,后借故外派任河北转运使、江宁知府,后来又迁任许州、河阳等地。两年间,尧俞公一直奔波于仕宦途中。 

    尧俞公被贬至黎阳县草料场看管仓库。郡里的长官来黎阳视察,尧俞公也随着众人参加迎接的行列。郡太守顾及他曾任御史,要找其他官吏代他处理草料场的事务。尧俞公说道:“担任什么样的官职,就要尽什么样的责任,怎能荒废职责呢?”他每天都去仓库处理公务,十年来不论酷暑严寒从不间断。 

    宋哲宗即位后,尧俞公升任吏部侍郎、御史中丞。公厚重寡言,为人不设城府,论起朝廷大事,在皇帝面一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公曾上奏章说:“每个人都各有所长,假如让我举荐正直,处置奸佞,我虽才疏学浅,但怎敢不尽心尽力而为?如果让我窥探别人隐私,吹毛求疵,实在不是我的志向。”当初,他由谏官外调为地方官员,众人都认为他对新法有看法,一定不会执行。可是尧俞公对朝廷的法令一律遵照执行。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君子要根据所处的职位来行事。谏官有向朝廷进言的责任,郡守则应该按照朝廷的法令政策处理事务。” 

    司马光曾说:“清廉、正直、勇敢三种品德,一个人很难兼备。我却在傅尧俞身上见到了。”邵雍也说:“傅尧俞清廉而不炫耀,正直而不偏激,勇敢而又温和,实在是难能可贵啊。” 

                            成语:胸无城府来历 

   成语“胸无城府",形容待人接物坦率真诚,心口如一。出处:《宋史·傅尧俞传》:“尧俞厚重言寡,遇人不设城府,人自不忍欺。”

傅氏家族“金玉堂”研考登岳麓山记 - fuyipingcq - fuyipingcq的博客

                                       尧俞公后裔资料江西南昌傅朝浤搜集整理

根据史书和家谱记载;卞公传子尧都、尧俞。尧都公传傅察。

察公传自强、自得、自修(三兄弟又为同榜进士)。

自强公传曰淇字良澳号观澜。

自得公传傅伯寿、傅伯成、傅伯详(三兄弟又为同榜进士)。

伯成公传傅壅、傅康。

自修公传曰敏字良历号茂功(江西南昌萧桥开基始祖)

    傅察(1088—1125)字公晦,宋孟州济源(今屬河南)人,中书侍郎傅尧俞从孙(但家谱记载是从侄),北宋抗金英雄。大观元年(1107年)进士,蔡京欲妻以女,拒弗答〔婉转拒绝〕。历任青州司法参军、永平、淄川丞、入朝为太常博士、迁兵部、吏部员外郎。

  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他奉命接伴金国使者,送行途中,金将背盟,傅察知难而进,驻韩城镇驿馆,被金骑拥去,道逢所谓二太子斡离不者领兵至驿道,刀刃相加,强迫跪拜,摔地而起,衣冠颠乱,愈加直立不屈,含忿被杀,仅37岁,谥“忠肃公”。宋史有传,著有《文集》三卷。

    据《宋史.列传》载:察自幼嗜学,同辈或邀与娱嬉,不肯就。为文温丽有典裁。平居恂恂然,无喜愠色,遇事若无所可否,非其意,崒然不可犯。恬于势利,在京师,故人鼎贵,罕至其门,间一见,寒温谈笑而已。及仓卒徇义,荦荦如此,闻者哀而壮之,……。

     宣和(1119—1125年)末,傅察37岁 遇难后其妻“崇宁宰相清宪公挺之之幼女”(《南外天源赵氏族谱·附录·先太夫人墓志》),由此可知傅自得系赵明诚、李清照的外甥。寓居泉州〈今天在泉州城内尚有迹可考和为民间传诵的古园林,傅府山 即俗称的“三相傅”花园。傅家环涂山拓园,松林竹径,亭台回廊,面对通津门,俯视浯江〉。

    傅自强,察长子,延平知府。其作品:《韦斋集序》及国学原典记载傅自强言父察遇害于燕山,乞赐谥,特赐谥忠肃。附注:卷之六十八 冢墓志_旧县志_晋江志书_晋江地方志傅自强墓在城南磁灶村。

    傅自得(1116~1183),字安道,南渡后侨居泉州(今属福建)。察次子。以荫为福建路提点刑狱司干办公事。主管台州崇道观,通判漳州,知兴化军,以忤秦桧罢。孝宗即位,再知兴化军。召为吏部郎中。出为福建路转运副使,改两浙东路提点刑狱,寻主管武夷山冲祐观。淳熙十年卒,年六十八。有《至乐斋集》四○卷(《宋史》卷二○八),已佚。事见《晦庵集》卷九八《朝奉大夫直秘阁主管武夷山冲佑观傅公行状》。

    傅自修,字勤道。傅察三子。察公殁时年仅7岁。长大后,官府“以父荫补八品朝散郎”。绍兴中(1131~1162年),监泉州市舶司。到任后,他悉心整顿海关队伍,使宿弊十去八九。因为他廉政,被提拔到福建路司务干办。

  自修公调离泉州后,泉州市舶司继任者敲诈勒索外商,严重影响通商贸易。有一外商,因不堪市舶司官员敲诈,在岸边哭泣。人们诘问原因,外商说:以前那个面白皙而有胡须的官员(指傅自修)主管市舶司时,贸易兴隆,海舶多,货也多。现在他调走了,商人的钱财被新来的“海关税”官员掠夺殆尽了。此事奏闻朝廷后,傅自修又被调回泉州,提举市舶司,外商都拍手相贺。

  乾道(1165~1173年)初,傅自修晋升为右朝散大夫,知潮州。潮州滨海,海寇猖獗,傅自修查得为寇者多是因生活所迫铤而走险的百姓,便招抚他们,并奏请朝廷编为水军,藉以控扼海道。

  乾道七年(1171年),傅自修赴任两浙东路提举常平茶盐吏。浙多豪族贵胄,都说那里难治理,以前的任职者或被弄地贬官、调离,或是与之同流合污。自修公持身严正,为政廉洁,豪贵因之收敛。自修公后累官至直宝文阁。

    淳熙间(1174~1189年),朝廷命傅自修提举江西漕运转运司,未及赴任,卒于原任所。后迁南昌府新建令后靖康之变,宋南渡兵阻未归,其后裔就一直的南昌繁衍。

傅伯寿(1138—1223)字景仁,北宋泉州晋江人,自得子。弱冠偕弟伯成登隆兴癸未元年(1163)进士,又中教官科。乾道壬辰,试博学宏词。繇三馆,出知道州,简伉自负。当国者抑其进。由吏部郎官出守漳州,入为中书舍人、直学士院,累迁礼部尚书,出守建宁,召除翰林学士,进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以疾丐外,知宁国府,请祠卒。

伯寿公少时,自负不碌,曾与泉州太守王龟龄诗,伯寿为自得长子。与弟伯成同登兴隆癸未进士。有曰“名节士所重,当如护睛脑。立朝与行已,至不知饥渴要考居。”常读书,日以寸为程。当沉酣痛快时,至不知饥渴寒暑。初以学词进侍郎。黄钧称其文犹濯锦蜀江。而相国虞允文亦比之璞玉加琢。异时研索日精,济蓄日富,谈笑戏剧辄成文章。其为诗多至三百余韵。守建宁时,真德秀为诸生曾问以作文之法。伯寿曰:“长袖善舞,多财善贾。子归取古人书,熟读而精甄之,则蔚乎其春荣,薰乎其兰馥矣。”晚登朝廷,议宗庙大典礼,援据敷折,出入经史百子,滚滚数千言,虽汉儒以礼名家者未远过他。《考亭渊源录》谓伯寿少与兄伯成,同受学文,公乃诌事韩胄、苏师旦,致身通显。伯成每切责之。方伪学之禁,预草诏以诋,善类其草,文公秘撰,告辞尤悖。文公没,伯寿知建宁,又不以闻,列之叛徒。子度监建康府,榷货务,嗜学好文,有《文编史说》。真德秀为之序。

    傅伯成(1143—1226),字景先,其先济原(今属河南)人,迁居晋江(今属福建)。早年从朱熹学。孝宗隆兴元年(1163)进士。调连江尉。试中教官科,授明州教授。历知闽清县、连江县。宁宗庆元初,召为将作监丞,出知漳州。历提举湖北常平茶盐、成都路提点刑狱。入为工部侍郎,以沮开边出为湖广总领。嘉定元年(1208)拜左谏议大夫,以不附和史弥远出知建宁府,移知镇江府。八年致仕。宝庆二年卒,年八十四。谥忠简。有《竹隐集》,已佚。事见《后村先生大全集》卷一六七《龙学竹隐傅公行状》,《宋史》卷四一五有传。曾为庄简公李光第五子李孟传撰墓志铭。

               《宋史》卷四一五*列传第一百七十四

   傅伯成,字景初,吏部员外郎察之孙。少从朱熹学。登隆兴元年进士第,调连江尉。试中教官科,授明州教授。以年少,嫌以师自居,日与诸生论质往复,后多成才。改知闽清县。丁父艰,服除,知连江县。东湖溉田余二千顷,堤坏。即下流南港为石堤三百尺,民蒙其利。

    庆元初,召为将作监,进太府寺丞。言吕祖俭不当以上书贬。又言于御史,朱熹大儒,不可以伪学目之。又言朋党之敝,起于人主好恶之偏。坐是不合,出知漳州,以律己爱民为本。推熹遗意而遵行之,创惠民局,济民病,以革禨鬼之俗。由郡南门至漳浦,为桥三十五,治道千二百丈。

    两为部使者,迁工部侍郎。时权臣方开边,语尚秘。伯成言:“天下之势,譬如乘舟,中兴且八十年矣,外而望之,舟若坚致,岁月既久,罅漏浸多,苟安旦夕,犹惧覆败,乃欲徼幸图古人之所难,臣则未之知也。”相府灾,同列相率唁丞相,或以为偶然者,伯成正色谓:“天意如此,官师相规时也,以为偶然乎?”丞相色动。遂陈三事:一曰失民心,二曰隳军政,三曰启边衅。进右司郎官,权幸有私谒者,皆峻拒之。出为湖、广总领。朝议欲纳金人之叛降者,伯成言不宜轻弃信誓,乞戒将帅毋生事。御史中丞邓友龙遂劾伯成,罢之。

    嘉定元年,召对,面谕:“前日失于战,今日失之和。小使虽返,要求尚多。陛下不获己,悉从之。使和议成,犹可以纾一时之急;否则虚帑藏以资敌人,驱降附以绝来者,非计也。今之策虽以和为主,宜惜日为战守之备。”权户部侍郎史弥远初拜相,麻词有“昆命元龟”之语,闽帅倪思以为不当用,御史劾罢思。伯成因对及其事,帝曰“过当”者再。对曰:“思固过当,但恐摧抑太过,遂塞言路,乞明诏台谏侍从,竭尽底蕴,无以思为戒。”李壁谪居抚州,伯成言:“侂胄之诛,壁与有功,不酬近功,乃追前罪,他日负罪之臣,不容以功赎过矣。”

     伯成未为谏官也,尝言:“弥远谋诛侂胄,事不遂则其家先破,侂胄诛而史代之,势也。诸公要相协和,共议国事;若立党相挤,必有胜负,非国之福。”又劝丞相钱象祖:“安危大事,以死争之;差除小者,何必乖异?”拜左谏议大夫,抗疏十有三,皆军国大义。或致弥远意,欲使有所弹劾,谓将引以共政。谢之曰:“吾岂倾人以为利哉。”疏乞诏大臣以公灭私。

    左迁权吏部侍郎。以集英殿修撰知建宁府。蔡元定谪死道州,归葬建阳,乃雪其冤于朝。进宝谟阁待制、知镇江府。全活饥民,瘗藏野殍,不可胜数。制置司欲移焦山防江军于圌山石牌,伯成谓:“虚此实彼,利害等耳。包港在焦、圌之中,不若两砦之兵迭戍焉。”圌山砦兵,素与海盗为地,伯成廉知姓名,会郡都试捕而鞫之,无一逸去。狱具,请贷其死,黥隶诸军。

    嘉定八年,召赴阙,辞不获,行至莆,拜疏曰:“臣病不能进矣。”除宝谟阁直学士、通奉大夫,致仕。理宗即位,升直学士,落致仕,予祠,锡金带。伯成辞免,乃进“昭明天常、扶持人极”之说,诏进一官。

    宝庆元年,与杨简同召,寻加宝文阁学士,提举佑神观,奉朝请。虽力以老病辞,而爱君忧国之念不少衰。闻大理评事胡梦昱坐论事贬,蹙然语所亲曰:“向吕祖俭之谪,吾为小臣,犹尝抗论。今蒙国恩,叨窃至此而不言,谁当言者。”遂抗疏曰:“臣恐陛下不复闻天下事矣。方今内无良吏,田里怨咨,外无名将,边陲危急,而廉耻道丧,风俗益偷,贿赂流行,公私俱困。谓宜君臣上下,忧边恤民,以弭祸乱。奈何今日某人言某事,未几而斥,明日某人言某事,未几而斥,则是上疏者以共工、驩兜之刑加之矣。昔韩愈论后世人主奉佛,运祚短促,唐宪宗大怒,将抵以死,自崔群、裴度戚里诸贤皆为愈言,止贬潮州,寻复内徙。今上疏者非可愈比,然在列之臣,无一为言者,万一死于瘴疠,陛下与大臣有杀谏者之谤,史册书之,有累圣治。臣垂尽之年,与斯人相去,风马牛之不相及,独以受恩优异,效其瞽言。”不报。明年,加龙图阁学士,转一官,提举鸿庆宫,复辞。

    伯成纯实无妄,表里洞达,每称人善,不啻如己出,语及奸人误国,邪人害正,词色俱厉,不少假借,常慕尸谏,疏草毕,亟命缮写,朝服而逝,年八十有四。赠开府仪同三司。端平三年,赐谥忠简。

                    漳州知州傅伯成与茭蓼桥

    宋庆历四年(1198年)漳州知州傅伯成拨公款建造自漳州至漳浦35座石梁桥,以跨越茭蓼潭的一座为最长,共17孔,称茭蓼桥,俗称为“长桥”,以后,长桥成为地名。

傅伯瑞,尤溪知县;自得三子。三兄弟又为同榜进士《有的家谱记载自得公三子傅伯详我支家谱没有其记载,史记有些许记载不多待补 

傅壅(一作雍),字仲珍,晋江(今福建泉州)人。宁宗庆元二年(一一九六)进士,漳州知府。嘉定三年(一二一○),知崇安县(明嘉靖《建宁府志》卷六)。十年,除大理寺丞(《宋会要辑稿》职官七三之五○)。历知莲城、清溪县,南剑州(清道光《福建通志》卷九四、一二六)、漳州、抚州(清雍正《江西通志》卷四六)。

    傅康,汀州知府,直徽猷阁称为笃行君子。宋宁宗朝,傅自修官进吏部尚书,傅伯寿官进礼部尚书,叔侄同朝两尚书,一时间誉溢朝野,名震中华;朱熹为此题铭,文天祥为书“忠孝廉节”以表彰之。

江西南昌青山湖岗下傅村,察公裔三十一世孙傅朝浤收集整理。

 孝宗绍统同道冠德昭功哲文神武明圣成孝皇帝乾道八年(金大定十二年)

S催春,正月,庚午朔,颁《乾道敕令格式》。主使者莫濛充金国贺正使。故事,正月三日锡宴,前后使者循行无违,濛独以本朝国忌,不敢簪花听乐为辞,争辨久之。伴使以白金主,许就馆赐食。古  

瞬男戊寅,太常博士杨万里轮对,论及人材,帝曰:“人材须辨实伪,分邪正,最不可以言取人。孔子大圣,犹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故以言取人,失之宰予。”知  

尚校金主诏有司曰:“凡陈言者,皆国政利害。自今言有可行,以其本封送秘书监,当行者录副付所司。”斋  

月景乙酉,太常少卿黄钧言:“国莫重于礼,礼莫严于分。伏见四孟月景灵宫朝献,皇帝与群臣俱拜于庭心,窃疑之。退而求之礼经,考之仪注,有所不合。问之掌故,则渡江之后,群吏省记者失之也。《曲礼》曰:‘君践祚,临祭祀。’《礼器》曰:‘庙堂之上,罍樽在阼。”又曰:‘君在阼。’《正义》曰:‘阼,主人阶也。’神宗元丰间,详定郊庙礼文,明堂、太庙、景灵宫行礼,兼设皇帝拜位于东阶之上。今亲郊之岁,朝献景灵宫,朝飨太庙,皇帝拜上,群臣拜下矣;独四孟朝献,设褥位于阼阶之下,则是以天子之尊而用之大夫士临祭之位,非所以正礼而明分也。请遵元丰之制,每遇皇帝孟月朝献,设褥位于东阶之上,西向。以礼则合,以分则正。”诏从之。主  

王世丙戌,宰执请讨论上丁释奠、皇太子入学之仪。帝曰:“《礼记·文王世子篇》载太子入学事甚详。”梁克家曰:“入学以齿,则知父子、君臣、长幼之道,古人所以教世子如此。”虞允文曰:“此事备于《礼经》,后世罕举行者。”帝曰:“可令有司讨论以闻。”主  

馑啊丙申,金以水旱免中都、西京、南京、河北、河东、山西、陕西去年租税。知  

之为二月,壬寅,金主召诸王府长吏谕之曰:“朕选汝等,正欲劝导诸王,使之为善。如诸王所为有所未善,当力陈之;倘或不从,则具每日行事以奏。若阿附不言,朕惟汝罪也。”主  

乙巳乙巳,诏曰:“朕惟帝王之世,辅弼之臣,其名虽殊,而相之实一也。厥后位号定于汉,而称谓汩于唐,以仆臣而长百僚,朕所不取。且丞相者,道揆之任也,三省者,法守所自出也。今舍其大而举其细,岂责实之议乎!肆朕稽古,厘而正之,盖名正则言顺,言顺则事成,为政之先务也。其改尚书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左、右丞相。”知

诏己酉,诏以判太史局李继宗供奉德寿宫,应转三官,许回授其子安国补太史局保章正,充历算科。臣僚言:“保章从八品,与宣义、承忠郎等,使其精于历算,虽特命之可也,用其父之回授则不可。虽曰以三官易一命,若异时群臣近习有不知事体、不顾廉耻,皆乞用此例,陛下何以拒之?”遂寝其命。知鹬庚戌,金主如顺州春水。古  

杂菰辛亥,以虞允文为左丞相,梁克家为右丞相,并兼枢密使。寻诏:“已正丞相之名,其侍中、中书令、尚书令,尚存虚名,杂压可删去,以左右丞相充其位。”主  

安庆癸丑,以安庆军节度使张说、吏部侍郎王之奇并签书枢密院事。知  

荩时张栻已出知袁州,侍御史李衡,右正言王希吕,论说不可执政;礼部侍郎兼直学士院周必大,不草答诏;给事中莫济,封还录黄。帝令翰林学士王严草制,给事中姚宪书行,必大、济并与外宫观。旋以希吕合党邀名,责远小监当;衡言稍婉,左迁起居郎。都人作《四贤诗》以纪之。未几,严擢学士承旨,宪赐出身为谏议大夫。于是说势赫然,无敢撄之者。古煌著作佐郎赵汝愚不往见说,乞祠,不报。会其祖母卒,不俟报,即日归省父,因自劾。帝不罪,就除知信州。主S催是日,金主还都。知长不金主诏曰:“自今官长不法,其僚佐不能纠正,又不言上者,并坐之。”户部尚书高德基滥支朝官俸四十万贯,杖八十。斋  

统丙寅,户部尚书曾怀,赐出身,参知政事。主  

竟三月,己巳朔,主管马军司公事李显忠,请兑换民田充都教场,有司以民间不愿,请每亩支钱五贯文收买。帝曰:“马官诸军皆未有教场否?”虞允文曰:“虽有之,但未有都教场以备合教。”帝曰:“建康管军马,自有大教场,每遇合教,可以时暂教阅。”允文曰:“圣意殆不欲取民田耳。”帝曰:“然。”主  

伲乙亥,金诏尚书省:“赃污之官,已被廉问,若仍旧积,必复害民,其遣使诸道,即日罢之。”古  

列册丁丑,金遣宿直将军乌库哩思列册封王晧为高丽国王。斋  

士大壬午,帝念及边备,谓虞允文曰:“士大夫难得任事之人。”允文曰:“承平时,前辈名臣如范仲淹、韩琦等在边,尚犹难之。”帝曰:“当时战多失利,盖由未甚知兵。”允文曰:“非不知兵,但不教之兵难以御敌。”帝曰:“西夏小邦,当时亦自枝梧不及,所以驯致丙午之耻。朕今孜孜不倦,期与卿等共雪之。今闻金人上骄下惰,朕所以日夕磨厉,必欲令今日我之师徒如昔日金人之兵势,盖思反之也。”知  

舟楫壬辰,宰执请点检诸军战船,帝曰:“舟楫正是我之所长,岂可置而不问?鄂州、荆南、江州,可令姜诜前去,池州以下,委叶衡具数奏闻。”斋  

癸巳,金以前西北路招讨使伊喇道为参知政事。主  

丙申,详定一司敕定所奏修正三公、三少法,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左、右丞相为宰相,少师、少傅、少保为三少,诏从之。古  

S催丁酉,金北京曹贵等谋反,伏诛。斋  

湃夏,四月,庚子,赐礼部进士黄定等三百八十九人及第、出身。主  

骸扒癸卯,金尚书右丞孟浩罢,为真定尹。金主曰:“卿年虽老,精神不衰,善治军民,毋遽言退。”以通犀带赐之。古  

嗍丙午,进呈宰臣制国用事,帝曰:“官制已定,丞相事无不统,所有兼制国用,更不入衔。”主   己酉,殿中侍郎史萧之敏劾虞允文擅权不公,允文请罢政,许之。翌日,帝过德寿宫,上皇曰:“采石之战,之敏在何处?毋听允文去。”遂复留。出之敏提点江东刑狱。斋  

繁鹉甲寅,户部侍郎杨倓言:“义仓,在法夏、秋正税,每一斗别纳五合,即正税不及一斗免纳,应丰熟一县九分已上,即纳一升,惟充赈给,不许它用。今诸路州县常平义仓米斛不少,间有灾伤去处,支给不多,皆是擅行侵用。请下诸路常平言,限半月委逐州主管官,取索五年的实收支数目,逐年有无灾伤检放及取给过若干,见在之数实计若干,目今在甚处桩管,申部稽考。”从之。主   

S催丁巳,金西北路纳哈塔齐锦谋反,伏诛。知  

己未,宣示赐新进士御书《益稷篇》。梁克家言:“《益稷》首载治水播奏艰食,末载君臣更相训饬之意。学者因宸翰以味经旨,必知古人用心矣。”帝曰:“如所载‘无若丹硃傲’等语,见古者君臣儆戒之深。”允文曰:“舜与皋陶赓歌之词,舜则曰‘股肱喜,元首起’,皋陶则曰‘元首明,股肱良’,又继以‘元首丛脞,股肱惰’之语,君臣之间,相称誉,相警戒,自有次序如此,所以能致无为之治。”帝曰:“然。此篇首言民之粒食,则知务农为治之本。至于告臣邻之言,则曰‘庶顽谗说,若不在时,侯以明之,挞以记之’,又曰‘格则承之,庸之,否则威之’,是古圣人待天下之人,未尝不先之以教,及其不格,则必以刑威之。今为书生者,多事虚文而忽兹二事,是未究古圣人之用心也。”古  

浚癸亥,金以久旱,命祷祀山川。诏宰臣曰:“诸府少尹多阙员,当选进士,虽资叙未及而有政声者,皆擢用之。”主  

自二臣僚言:“役法之均,其法莫若限民田,自十顷以上至于二十顷,则为下农;自二十一顷以上至四十顷,则为中农;自四十一顷以上至于六十顷,则为上农。上农可使三役,中农二役,下农一役。其尝有万顷者,则使其子孙分析之时,必以三农之数为限。其或诡名挟户,而在三农限田之外者,许人首告,而没田于官。磨以岁月,不惟天下无不均之役,亦且无不均之民矣。”知  

页螅乙丑,金大名尹荆王文,以赃罪夺爵,降授德州防御使,僚佐皆坐不矫正解职。文,宗望之子,京之弟也。斋  

寅,丙寅,金右丞相赫舍哩志宁薨,谥武定。主  

缛金主尝宴群臣于太子宫,顾志宁谓太子曰:“天下无事,吾父子今日相乐,皆此人力也。”及殁,甚悼惜之,曰:“志宁临敌,身先士卒,勇敢之气,自太师梁王后,未有如此人也。”斋  

泉州城的地势,大部分是丘陵地带,无论从东北往西南或东南,确实山外有山,冈陵不少。海拔高度都在15米~17米之间,较低者13米~14米。城东北角有虎头山(15.8米),山峰有“至高石”,名号双关,既是最高处之石,又因南宋出使金国的工部员外郎诸葛廷瑞执节不屈,致仕句住南麓山下,以其名节亦“至高”,后世还把他居住过的虎头山下一带称执节境。

执节境迤南有小山,主席曾在此讲学,题匾“小山丛竹。再往南有府后山、云山(16.07米),府后山是明代泉州府衙后面的山;云山因常有白云绕缭,故名。云山最高峰在今公安局后面至第二医院东南角,南坡至东街北畔人防办,西北坡至清代提督衙门后的泉山,俗称公园顶(17.96米),是城中最高山。

从泉山门西北延伸的河岭一带,海拔高度约是15米~16米;沿大寺后逶迤西南行有象峰、傅府山(16.49米),是南宋泉州人傅伯成、傅伯寿兄弟的封地,故名,今泉州晚报印刷厂一带。

再往西有升问山,东坡有唐代泉州第一个进士欧阳詹故居,故名“昇文”。续往西南有山。这一带山冈明初以后总称龙头山,高约16米左右。龙头山(今面粉厂)下西向有铁炉古庙,山下东侧有龙山曾氏大宗祠(今油厂),有明初泉州第一个进士陈章应的闾里,闾门题匾“龙头里”,因而名为龙头山。

从府后山东南行有鹦哥山,高约14米,在行春门楼南侧,下临承天寺。鹦哥山往东冈 起伏,终点为锡雅山(13.85米),东临东胡。清初,靖海侯施琅卜句住山之南坡,取山之东坡作花园(今泉州农校)。

以上诸山布列皆在城中北半部,八卦沟以南就再也没有山了。

附:傅姓寻根的重要依据

三千三百多年前诞生于山西平陆县东方的傅姓,在唐代以前,是散布于辽阔的长江以北地区,因此,代表这个家族过去聚养中心的郡望为数不少,这一代的子孙,要想盘根究底找到自己真正的来处,恐怕也要比别人费事些。

    属于傅姓的郡望,根据历来姓氏学者的考证,大致有北地(今宁夏省及甘肃省东北地方),南阳(今河南),钜鹿(河北),义渠(今甘肃省宁县西北),清河(河北),茂陵(今陕西省兴平县东北),襄阳县(湖北),庐州(今安徽省合肥、庐江、舒城、巢县一带),庆阳(甘肃),宁夏、邺下(今河南临漳县西),青州(今山东)等。

    台湾及海外各地的傅姓,每每以「 银青」 或「版筑」作为堂号,而不使用代表地缘来处的地名,可能正是由于头绪太多,不容易搞得清楚的缘故。

  「银青公」傅实,是闽、粤、以及台湾各地傅姓家族所奉的南迁之祖,已如上述。不过,历史悠久的傅姓千枝万叶,就事论事,他们的向南发展,实际上绝不会仅有银青公的一支,而根据过去许多有关文献的记载,在银青公的前后,也的确都有其他的傅姓,从北方跑到南方来另起炉灶。

  「固始县志」:「王审知为泉州刺史……中原乱,乡人多来依之,如杨承休、郑璘、韩偓、傅懿……等,赖以免灾。「——根据这项记录可以知道,唐末入闽的傅姓,不止银青公傅实一人。

  朱文公「傅目得行状」:「其行邓州(今南* 县)人,其祖历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遭靖康之变,乃南迁泉州。」 ——这是九百多年前宋室南迁时入闽的一支。

  「蛟洋傅氏族谱」:「先世一郎,南宋进土,任太守,由吴抵宁化石壁。生三子:一旦郎、二景郎、三侍郎。侍郎公生八子,俱以念字冠行为名。惟念三郎守祖,馀皆徙。念七郎移上杭。」——这是其后广东兴宁、南海、佛山等地许多傅姓家族的世系。

  以上的文献记录,无疑正是这一代傅姓子孙寻觅自己真正根源所在的重要参考资料。

  此外,刊载于一九七零年版「赖罗传联宗大族谱」的一篇「傅氏谱序」,详列了北宋末年丞相傅尧俞之后裔的分衍情形,也琛具参考价值,摘要介绍于下:

「宋之尧俞公,世系相传,本源详晰,其先籍贯,系河南省彰德县安阳县,尧俞公登哲宗元佑六年进士,任中顺大夫,后升兵部侍郎,秉性严明,守正静默,帝常叹曰:傅尧俞任职,朕国事无忧矣。及后卒,太后谓辅臣曰:傅侍郎清臣一节始终不变,真金玉君子也。将朝举之为相。

  俞公之子察公、建公,登徽宗进土,任刺史中顺大夫职。建公生子讳楫,亦登徽宗政和三年进士,任吏部侍郎。楫公生二子,长曰占清,次曰日清;占清公游庠生,日清公亦登进土,任五马职,至宋高宗建炎四年,因金乱,举家自河南迁江西吉安府吉水县立居焉,今吉水者皆日清公之后裔也,历代科甲不替。

  惟占清公生子廷,于大元十三年荐良进土,任礼部侍郎,至二十年因谏上被贬福建长汀县,尹廷么生子五,长日诉,次日谦,三曰让,四曰诚,五曰试,廷公卒报朝廷,帝赐御葬于长汀县。廷公居官清廉,宦资凉薄,仅置产业秋分八十七石,子孙蕃衍,富贵相接。

    惟诉公、谦公,俱居长汀县,诚公登元朝进士,帝举为驸马,后裔迁泉州府南安县;试公登元进士,任潮州教学谕,后徙上杭县金丰背水口居焉,公卒葬水口,其坎尚存。公生一子琳九,元真九年举人,从居宁化,后随父任潮州,为慕潮州山明水秀,人物清奇,创业海洋县峦墩坊居焉。

   公生子覩,覩公生子翼蛇、翼龙,徙惠州海丰县,子孙分居长乐,饶公子徙居弦歌都,今裔孙蕃衍。

    翼龙公生子十,俱以念一至念十,公卒葬于松口大江,时值元末明初,兵变交加之际,各拥妻子远迁,或徙汀州上杭,或徙兴宁长乐,或徙平远坝头,金程乡、赣州等处,今居嘉应州象村与江西兴国云都,皆念四公之后裔也;居福禄坑者,念三公之后裔也;居大坑头、大圳背者,念七公之后裔也;居归善、海丰者,念六公之后裔也,皆同本共源,商岩嫡脉:……。」

  台湾的傅姓,有不少便属于傅氏的此一支派,是宋朝丞相傅尧俞的后裔,下文再详为介绍。

                                                                               2008-9-3-2.50校

傅氏家族“金玉堂”研考登岳麓山记 - fuyipingcq - fuyipingcq的博客

戊子岁与金玉堂朝浤同游长沙岳麓山简记附后

 岳麓书院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我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

岳麓书院位于长沙市湘江畔岳麓山下,是我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其前身可追溯到唐末五代(公元958年)智睿等二僧办学。北宋开宝九年(公元976年),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办学的基础上,正式创立岳麓书院。嗣后,历经宋、元、明、清各代,至清末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改为湖南高等学堂,尔后相继改为湖南高等师范学校、湖南工业专门学校,1926年正式定名为湖南大学至今,历经千年,弦歌不绝,故世称“千年学府”。南宋理学家朱熹等曾在此讲学,据说,鼎盛时期从学有千人之众。 从岳麓书院至湖南大学的千年办学历史,反映了中国教育制度的变迁,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史的一个缩影。

岳麓山自古就是文化名山。西晋以前为道士活动据点,曾建万寿宫、崇真观等。西晋泰始四年(公元268年)麓山寺创立。六朝建道林寺。唐代马燧建“道林精舍”。唐末五代智璇等二僧建屋办学,形成书院的雏形。北宋开宝九年(公元976年),潭州太守朱洞因袭扩建,创立岳麓书院;大中祥符八年(公元1015年),宋真宗赐“岳麓书院”额,岳麓书院遂为全国四大书院之一。岳麓书院创立伊始,即以其办学和传播学术文化而闻名于世。

自明宣德始,经地方官员多次修复扩建,岳麓书院主体建筑每一次集中在中轴线上,主轴线前延至湘江西岸,后延自岳麓山巅,配以亭台牌坊,于轴线一侧建立文庙,形成了书院历史上亭台相济、楼阁相望、山水相融的壮丽景观。书院的讲学、藏书、祭祀三大功能得到了全面的恢复和发展,奠定了现存建筑基本格局。

“青山有幸埋忠骨”。辛亥革命后,不少仁人志士的遗骸长眠于此,这也是岳麓山的一大奇观。其中最著名的有旧民主主义革命先驱黄兴、蔡锷、蒋翊武、刘道一、陈天华,辛亥光复湖南的正副都督焦达峰、陈作新,同盟会重要成员姚宏业、禹之漠,著名学者杨树达及大批阵亡将士的公墓,可歌可泣的壮烈事迹,已与岳麓青山溶为一体,是岳麓山文化浩气长存的一个篇章,是碧血丹枫美景中最具有忧国忧民的感情色彩的一页。

明代岳麓学术仍以朱张之学为宗。清代岳麓书院主要传授儒学和汉学,道光年间,吴荣光于书院内创立湘水校经堂,使其成为汉学研究的重镇。清末,维新变法思潮的兴起,书院也开始了新学的传播,并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中日甲午战争以后,维新变法运动兴起,要求废科举、兴学堂。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湖南时务学堂创办,后相继改名求实书院、湖南大学堂。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与岳麓书院合并改为湖南高等学堂。六亥革命后,改学堂为学校,拟办湖南大学,期间先后迁入湖南高等师范学校、湖南公立工业专门学校。至1926年湖南大学正式成立。

学校虽几经变革,多次易名,但始终为湖南最高学府,原书院院舍始终保持未变。今日的湖南大学已发展成为一所多学科协调发展的综合性大学。修复后的岳麓书院,被烈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千年学府正续写新的历史篇章。

历代名人 杨树达 程潜 王夫之 陶澍 杨守仁 左宗棠 曾国藩 曾国荃  李元度 皮锡瑞 杨昌济 魏源 陈天华 蔡锷  范旭东

书院的学规

中国书院一般都有学规。所谓学规,是书院订的用以规范生徒学习、生活行为的规矩章法。岳麓书院的学规,最早源于朱熹的《书院教条》,到清代乾隆年间,欧阳正焕任书院院长时,提出“整、齐、严、肃”四字并撰诗,刻在碑上嵌于书院讲堂右壁,流传至今。这四个大字刚劲有力,令后人景仰不已。

岳麓书院学槼: 时常省问父母;朔望恭谒圣贤;气习名矫偏处;举止整齐严肃;服食宜从俭素;外事毫不可干;行坐必依齿序;痛戒讦短毁长;损友必须拒绝;不可闲谈废时;日讲经书三起;日看纲 目数页;通晓时务物理;参读古文诗赋;读书必须过笔;会课按时蚤完;夜读仍戒晏起;疑误定要力争。

历史发展

岳麓书院始建于北初期。北宋开宝六年(973),朱洞以尚书出任潭州太守,鉴于长沙岳麓山抱黄洞下的寺庵林立和幽静环境,接受了刘鳌的建议,在原有僧人兴办的学校基础上创建了岳麓书院。初创的书院分有“讲堂五间,斋舍五十二间”,其中“讲堂”是老师讲学道的场所,“斋堂”则是学生平时读书学习兼有住宿的场所。岳麓书院的这种中开讲堂、东西序列斋舍的格局一直流传至今。

宋太宗咸平二年(999),李允则任潭州太守,他一方面继续扩建书院的规模,增设了藏书楼、“礼殿”(又称“孔子堂”),并“塑先师十哲之像,画七十二贤”;一方面积极取得了朝廷对岳麓兴学的支持,以促进书院的更大发展。咸平四年(1001)朝廷首次赐书岳麓书院,其中有《释文》、《义疏》、《史记》、《玉篇》、《唐韵》等经书。当时书院学生正式定额六十余人。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1012)经学家周式担任山长主持岳麓书院后,书院得到迅速的发展,学生定额愈百人,周式本人还得到宋真宗的召见和鼓励。到南宋的乾道年间,岳麓书院达到鼎盛时期。著名理学家张栻主持岳麓书院,他以反对科举利禄之学、培养传道济民的人才为办学的指导思想。在教学方面,提出“循序渐进”、“博约相须”、“学思并进”、“知行互发”、“慎思审择”等原则;在学术研究方面,强调“传道”、“求仁”、“率性立命”。从而培养出一批如吴猎、赵方、游九言、陈琦等经世之才的优秀学生,湖湘学派多数学者也在岳麓书院学习过。一时间,大批游学的士子前来书院研习理学问难论辩,有的还“以不得卒业于湖湘为恨”,当时的岳麓书院成为全国闻名的传习理学的基地。南宋淳熙七年(1180),张栻去世后,朱熹、真德秀等人对岳麓书院的办学和传播理学,也表现出极大的热忱。朱熹还将《白鹿洞书院教条》人微言轻正式的学规,颁于岳麓书院。

从元、明至清初,由于战乱,岳麓书院曾两度遭到焚毁,后来虽然得以重建和恢复,已不复旧观。清初。书院被禁。后康熙为了表彰理学,放宽书院政策。康熙二十六的(1687)御书“学达性天”匾额,并以十三经、二十一史、经书讲义等遣送至岳麓山,乾隆九年(1744)又御书“道南正脉”匾额送至岳麓山,岳麓书院又得以复兴。复兴后的麓书院,除了对斋舍屡加扩建外,其书院性质也由民办而逐渐演化为官办。随着乾嘉考据学的兴起,岳麓书院往往由从事诂经考史的著名汉学家主持,学习的内容也由理学转向经史考证,特别是在王文清主院期间,更以“群经教授诸子”。此后罗典任山长,“唯以治经论文,启诱后进”。道光年间巡抚吴荣光在岳麓书院增设“湘水校经堂”,专以研习汉学为主。岳麓书院的最后一任山长是王先谦,他是清末湖南著名的经学家。

清代的岳麓书院,集聚了一代常识博洽、德高望重的大师,培养出诸如王夫之、陶树、魏源、左宗棠、胡林翼、曾国藩、郭嵩涛、李元度、唐才常、沈荩、杨昌济等著名的湖湘学者。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在新政之议的呼声中,延续了近千年的岳麓书院正式改为湖南高等学堂。尔后相继改为湖南高等师范学校、湖南工业专门学校,1926年正式定名为湖南大学至今,历经千年,弦歌不绝,故世称“千年学府”。 岳麓书院自创立伊始,即以其办学和传播学术文化而闻名于世。

创建和繁盛

坐落在长沙湘水之滨、南岳之麓的岳麓书院始建于976年(宋太祖开宝九年)。从岳麓书院到清末的湖南高等工业学堂,再到今日的湖南大学一脉相承,故有“千年学府”之称。它比意大利最早的博洛尼亚大学要早近100年,比英国牛津大学更要早近200年。因此可以说,在世界上自建立之日始一直延续至今的高等学府中,长沙岳麓书院是创建最早的一座。

宋代潭州教育之兴的明显标志便是岳麓书院的建立。但岳麓书院的渊源一直可追溯到五代末。那时,茂林修竹、葱笼滴翠的岳麓山林已是士子的习业之所。智等两位僧人为“思儒者之道”,在麓山寺下,“割地建屋”,建起了“以居士类”的学舍,岳麓书院就是在智办学的基础上“因袭增拓”而诞生的。

976年,潭州太守朱洞在原僧人办学的遗址上,即岳麓山下的抱黄洞附近正式建立起了岳麓书院。这时已不是仅仅能让“士得屋以居,得书以读”的简陋学舍,而成了拥有讲堂5间,斋舍52间的规模恢宏的书院。不久朱洞去职离开潭州,书院因一时得不到支持而一度出现“弦歌绝音,俎豆无睹”的冷落局面。但到999年(咸平二年)李允则知潭州时又恢复了生机。李允则本是儒臣,系唐济南团练使李谦溥之子,少时就以才略闻,后以荫补官,所到之处都致力为民办实事,“民皆称便”。他知潭州后,对兴教办学身体力行。岳麓书院在李的主持下,很快获得了恢复和扩建。他“尽获故书,诱导青衿,肯构旧址。外敝门屋,中年讲堂,揭以书楼,序以客次。塑先师十哲之像,画七十二贤”,“请辟水田,供春秋之祀典”,使书院初具规模,并形成了以讲学、藏书和供祀3个部分组成的书院规制。书院正式定额为60余人,其他从学者还不在此数,声名渐次传播三湘衡岳之间。朝廷因岳麓书院办学有成绩,故采纳李允则的奏请,拨赐御书给书院,所赐之书有《释文》、《史记》、《唐韵》、《玉篇》等各种经书史籍。北宋王禹在《潭州岳麓书院记》中赞誉道:“谁谓潇湘?兹为洙泗。谁谓荆蛮?兹为邹鲁”。把岳麓书院比之孔孟之乡的“洙泗”、“邹鲁”。潭州也从此有了“潇湘洙泗”的美名。

北宋大中祥符(1008-1017)年间,岳麓书院进入了北宋的鼎盛时期。1012年(大中祥符五年),潭州湘阴人周式上任山长。周式“学行兼善,尤以行义着称”。岳麓书院在他的主持下,办学规模大为扩展,学额由原来的60余人提高到“数百人”。周式还请知州刘师道扩建斋舍,当时有谭绮作记,可惜原记不存,具体扩建情况难详。1015年(大中祥符八年),宋真宗亲自召见周式,对周式兴学颇为嘉许。亲书“岳麓书院”匾额。至今书院所存明代“岳麓书院”刻石,便是当年宋真宗的手迹。宋真宗感其学行义着,授周式为国子监主簿,留在朝廷效命。但周式坚请不就,乞求归山掌教。真宗为之动容,乃赠对衣鞍马、内府书籍,以表彰他的拳拳执教之心。在周式执掌下,岳麓书院的从学人数和院舍规模都有很大发展,遂成为天下四大书院之一。关于“四大书院”有多种说法。吕祖谦、吴澄之说是:嵩阳、岳麓、睢阳、白鹿洞。王应。麟之说是:岳麓、白鹿洞、丽泽、象山。范成大之说是:徂徕、金山、石鼓、岳麓。马端临之说是:岳麓、睢阳、白鹿洞、石鼓。古人众说纷纭,我们不必拘泥于某家之言,但唯有岳麓为诸家共推,反映了古之学者对岳麓的印象是多么刻骨铭心。

北宋朝廷为了加强思想上的专制,振兴衰落中的官学,拓宽科举取士的途径,曾展开了4次兴学运动。在官学运动的冲击之下,各地书院遭到了摧折,有的被废弃,有的则改成了官学。同样,岳麓书院也难逃厄运。 1097年(绍圣四年)朝廷下令废弃岳麓书院,要将书院改为鼓铸场。在岳麓书院面临着生存威胁的关键时刻,湘阴尉朱辂冒着杀头危险,以“乡校不可毁”为由抗旨不行。朱辂虽官微言轻,但由于岳麓书院名声在外,朝廷也只好作罢,岳麓书院也就幸免于难。岳麓在官学运动中不仅没有沉寂下去,反而纳入了“潭州三学”的“三舍法”教育改革体制,成为荆湖南路的最高学府。

两宋之交,岳麓书院遭战火洗劫,“兵革灰烬,什一仅存”,几成荒榛之地。1165年(乾道元年)岳麓书院得以重建。担起重建岳麓重任的是当时的湖南安抚使知潭州刘珙。刘珙也系儒生,一生以尊儒重道为己重。他知潭州后对发展文教十分重视,“葺学校,访雅行,思以振之”。他授命郡教授郭颖主持重建岳麓之事,经过不到一年的努力,书院不仅恢复了昔日旧观,而且又有扩建,屋舍增至50楹,并“肖圣像于殿中,列绘七十子,而加藏书堂之北”。特别是他延聘著名理学家张主教岳麓,更加强了岳麓书院在南宋教育和学术上的地位。

张主教岳麓,一时群英骤至,人文荟萃,从学者广及东南数省,人数达千人之多,以致“马饮则池水立涸,舆止则冠冕塞途”,为岳麓历史上所未有。南宋另一位大理学家朱熹闻张得衡山五峰(胡宏)学,专程造访岳麓,举行了驰名天下的“朱张会讲”,推动了闽学与湖湘学的交流,岳麓书院的影响也更深更广。诚如元代理学家吴澄在《重建岳麓书院记》中所说:“自此之后,岳麓之为岳麓,非前之岳麓矣!地以人而重也”。

继张主教、朱张会讲后,又有胡宏的另一高足彪居正于1167年(乾道五年)主教岳麓,继有事功学派陈傅良于1188(淳熙十五年)年来岳麓讲学,使岳麓书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了活跃的学术气氛。在陈傅良讲学岳麓的同时,湖南安抚使潘畴再次修葺书院,“广二斋,益额十人”。州教授顾杞亲任山长,并聘张高足吴猎为堂长。1194年(绍熙五年)朱熹任湖南安抚使,第二次来到潭州,经过他的整治,岳麓书院再次进入到繁盛时期。1222年(嘉定十五年)著名理学家真德秀以湖南安抚使知潭州,专程前往岳麓书院主祭朱洞、周式、刘珙。1146年(淳六年)理宗再赐“岳麓书院”额,恢复“潭州三学”。1253年(宝元年)湖南转运副使吴子良又聘吉州理学名家欧阳守道为副山长,开讲“发明孟氏正人心,承三圣之说”,大力弘扬理学。张季子张庶、侄张忠恕也先后讲学书院。岳麓传播经邦济世之学、倡行伦理践履的学风一直坚持到1275年元兵攻破长沙,书院被毁的最后一刻。

景观构成

岳麓书院占地面积21000平方米,现存建筑大部分为明清遗物,主体建筑有头门、二门、讲堂、半学斋、教学斋、百泉轩、御书楼、湘水校经堂、文庙等,分为讲学、藏书、供祀三大部分,各部分互相连接,合为整体,完整地展现了中国古代建筑气势恢宏的壮阔景象。

岳麓山景观由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两部分组成。自然风光占足了奇、珍、幽、美四个字。奇,是指岳麓山区林草繁茂,存有植物种类达几千种,女贞、银杏、樟树、椤木、苦槠、枫香等名木应有尽有,甚至千年以上树龄的古树亦可见到,还有皂荚、白玉兰等濒危树种,而桃花、迎春、玉兰、腊梅、丹桂、百合、芙蓉、蔷薇等花木更是漫山遍野,姹紫嫣红中绣出麓山织锦画幅。珍,是指岳麓山区野生动物繁衍较旺,林中穿梭歌唱着的有画眉、黄鹂、布谷、杜鹃,还有啄木鸟、鹦鹉、猫头鹰等等,而在密林深处若隐若现,时不时露出头脸的有狐狸、山羊、野兔、山鸡等等。幽,幽壑千重,幽泉千缕,若你冬季来此且碰巧遇上岳麓漫天飞雪,一个“幽”字更会让你感受入骨三分,著名的潇湘八景之一有“江天暮雪”,即此。美,岳麓山四季都美,冬雪美,春花美,而秋天来临的时候,不仅眼中看到的美,连口福都是美之又美了,石榴、板栗、南桔、酸枣……,还有不能吃的红叶,更是美不胜收。

岳麓山的人文景观,那是岳麓山另一道亮丽的风景。千年学府岳麓书院,是三湘人才辈出的历史记录,而爱晚亭内那吟唱着“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又留着一缕长髯的老夫子,那情那景更是让人留恋忘返。

岳麓书院还以保存大量的碑匾文物闻名于世,如唐刻“麓山寺碑”,是唐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由著名的书法家李邕撰文并书写的;江夏黄仙鹤勒石刻篆,因为文、书、刻石都十分精美,所以向有“三绝”之称。碑高4米,宽1.35米,碑文共1400余字,此碑以其书法著名于世,最为艺林所看重,传拓碑文曾风靡一时,笔法刚劲有力,是最为著名的唐碑之一。除此之外,还有明刻宋真宗手书“岳麓书院”石碑坊、“程子四箴碑”、清代御匾“学达性天”、“道南正脉”、清刻朱熹“忠孝廉洁碑”、欧阳正焕“整齐严肃碑”、王文清“岳麓书院学规碑”等等。

岳麓书院园林建筑,具有深刻的湖湘文化内涵,它既不同于官府园林的隆重华丽的表现,也不同于私家园林喧闹花俏的追求,而是反映出一种士文化的精神,具有典雅朴实的风格。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