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傅山算不算诗人  

2011-02-22 08:48:18|  分类: 傅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书法》杂志今年第一期刊登了傅山(青主)草书《丹枫阁记》,因首次原色刊登,弥足珍贵。同时也引起人们对傅青主与戴廷栻关系交往的兴趣。我喜欢傅山的字,同时敬仰傅的人品。白谦慎在《傅山的交往和应酬》中有一章节详细写到了傅戴两人关系,但对他俩谈论傅山到底算不算诗人这一节,却未曾展开。
       顺治十三年(1656年)春,50岁的傅山至祁县拜访戴廷栻。两人徘徊在一棵老柏树下,山西文化在当时有凋敝之虞,经济实力较厚的戴意欲出资赞助,为傅山、傅眉(傅山子)、白孕彩(傅挚友)和胡庭(傅弟子)四人合出一本诗集,“稍梓篇章,以各备晋人一种”,在戴看来,这四人“皆一时高才而淹留草野”。但,傅山一口回绝说:“我非诗人!”态度坚决,使戴“不敢固请”。
      就这样过了三年,戴廷栻先后将除傅山外的其他三人诗作悄悄收集完毕,遂再向傅山提出此议:“先生不可如前。”于是,戴不与他多费口舌,自行向周围“远近有藏先生之诗者,勾录授梓”,编成了一本《晋四家诗》。傅山的诗写毕向不留完整底本,“随得随弃,家无藏稿”,所以戴在傅生活的“山龛石室、药囊梵箧、黄冠之庐”内,四处搜寻,“见其残编剩幅,即手录之不遗”,最后“力梓之,以公世”。虽然只收录了傅诗数十首,但此集“以大著山右之间气,以益深吾党之性情,则有裨风教,亦足以豪矣!”(朱之俊评语)
      这四个人,“心同学同,胆识议论同,时命同”,但写诗的风格却不尽相同,所以分章罗列,“各有叙例,稍见品并”。而此时离开他们两人在崇兰老柏树下初谈设想,已过去六年矣。
     对于傅山算不算诗人,戴廷栻在《叙霜红龛诗略》一文中,试图作一回答。傅自称“我非诗人”,理由是:“诗无才则不高,不博则不典,无气则不厚,无力则不雄,不藻彩则不艳……”他肯定认为自己的诗作正在这几个“不”的范围内。戴闻之,“疑固在也”。戴取来傅诗详细阅读,觉得其“横口之所言,时高时兴,时雄时厚,时老时艳,时淡时远,至性至情……晦明之间,云蒸龙变,美人满堂,而目成者,知其神之所在。先生殆欺我哉!”这里,固可能有选者偏好等成分在内,但傅山在文化史上的地位,于此也可见一斑。

      《晋四家诗》刊印后,傅山遇到戴廷栻,还是反复说道:“我非诗人也,何戴晋人之不吷然也?”对傅一贯崇敬有加的戴廷栻,不予反驳,只是自语道:“余闻之疑犹在也。”
    反观今日,诗人何其多!有的人一共才写了几行诗,就觉得不可一世,迫不及待要以一家一派的代表诗人傲世,却实在还没弄懂诗为何物。请这些“诗人”看看傅山的故事,应当会有点启发吧。
                ————    
来源:文汇报  日期:2011-02-21 作者:顾云卿 

 

傅山算不算诗人 - 怀谷 -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