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引用】傅柏翠轶闻三则  

2011-09-08 07:31:50|  分类: 现代傅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岩野闲人《傅柏翠轶闻三则》

傅柏翠轶闻三则

黄绍裘

 [博主启示]:黄绍裘先生,字南辉,1937年生,系古田郭车黄氏第十八代裔孙,曾在古田镇政府、文化站、古田学区任职,退休干部。2003年曾主编“江夏郡上杭县郭车追孝堂《黄氏族谱》”。

傅柏翠轶闻三则 - 岩野闲人 - 蛟洋傅氏的博客

傅柏翠像为博主摄于闽西革命历史博物馆 

傅柏翠先生历经坎坷曲折,屡遭磨难,但凭他足智多谋,机敏过人,往往遇险不惊,逢凶化吉,遇事深思,灵活酌处,记叙下列三例也可见一斑。

 一把钓竿换回一条命

    1927年,上杭县国民党发生”清党”事件,县党部到处张贴通缉布告,悬赏捉拿傅柏翠。他潜回家乡古蛟地区暂避风潮。

   一 天早饭后.傅柏翠脱掉西装鞋袜,换上便服草鞋,带着心爱的钓竿便到华家村口的溪涧钓鱼。

临出门,房东见天色灰暗,正下小雨,就给傅柏翠递上蓑衣笠帽,供其防雨之用。傅柏翠到了溪边,选好地方,轻轻地把钓线一抛,便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岂料,对面山头有身背长枪的人影晃动,随即,一阵唧唧喳喳的声音也传进了耳朵。“不好,定是敌人派人抓我来了!”傅柏翠心头一震,立即手疾眼快地将钓竿丢进了溪中激流,又变戏法似地把蓑衣斗笠披挂在身,手拿一根竹枝就往外走。

“你是什么人?站住!”说时迟那时快,两个荷枪实弹的伪兵就一前一后拦住了傅柏翠的去路。

“我是寻牛的。我家的大水牛一夜都没有回来,不知是被贼古牵走,或是老虎吃了,快让我走吧。”傅柏翠装出一付老实农民的可怜相。

“那你看到傅柏翠了吗?”这两个不认识傅柏翠的外地兵其中一个竟脱口问道。

“嘻!”傅柏翠闻声,差点没笑出声来。

 “傅柏翠,名字听过,但人没见过,面长面短不晓得。”傅柏翠假戏真演起来。

 “你真没看到?听说就在这条溪边钓鱼。”

 “啊,我寻牛时,在离这不远的夹溪边,看到有个高高瘦瘦的人在钓鱼,不知是不是他.”傅柏翠说罢,就往下游方向一指。

“追,快追”伪兵闻言,如获至宝,拔腿就往下游追去。

“好侥侥,鸡公跳过狐狸腰,真悬哪,要是敌人认识我,那就糟了,而我一把钓竿换了一条命,也值得。”傅柏翠每提及这次脱险经历总不免这样慨叹一声。

                               (据王宝田先生口述整理) 

一顿饭救人一条命   

红军离开闽西进行万里长征后,有个当年在傅柏翠领导的第四纵队某部任职的杨排长,是连城县新泉芷溪人,因挂彩养伤与大部队失散后回到了村里。这人好出头露面打抱不平,仍然口口声声说毛主席共产党和红军的好话,口无遮拦地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黑暗腐败,成了当地反动政权的眼中钉肉中刺,诬指他是共产党派回来的”探子”,张贴布告要通缉他,使他在村里无法安身,便逃到上杭交界的古蛟地区的枣树桥一家纸寮打杂躲避。

后来,风声泄漏,被人告密,连城国民党当局派出民团到古蛟要将杨排长逮捕归案。

俗话说”伯公不开口,老虎不敢打狗。”因傅柏翠曾是”闽西王”,今还是古蛟地区的铁腕人物,所以民团在抓人之前,先到古蛟向傅柏通风禀报。

“有这等事?我没有听到反映啊!”傅柏翠听了来人的话,故作惊讶地说。

“傅先生,这事千真万确,不信,你看这个”民团说着就要掏证据。

“请别误会,不用看了,你们公务在身,抓人要紧,我岂有不支持之理。”来人见傅先生已点头表态,转身就走。

“且慢.我看这样吧,诸位远道而来,如今也是过午时刻,要不嫌弃的话,就让我尽个地主之谊,先在我这里吃顿便饭再走。”傅柏翠显得非常随意,诚恳挽留。

来人见盛情难却,只好耐着性子留下吃饭。

其实这一顿饭是傅柏翠的缓兵之计。他趁伪兵吃饭之机,暗中差遣一个亲信抄近路前往纸寮,寻见杨副官,劈头盖脸狠训一通:“你是个什么角色,你这个灾星,什么地方不好去,竟然窜到这里来,是想让我们古蛟遭灾受害吧!傅先生要你一时三刻滚出去,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杨副官被骂得狗血淋头,一头雾水,预感情之有异,拔腿就跑。这使抓捕杨排长的民团自然扑了个空,眼睁睁地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

事后,杨排长才详细得知傅柏翠巧施“缓兵之计”救自己一命的真相。几十年后仍念念不忘傅柏翠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据傅永成同志口述整理 )

 一巴掌回给送礼人

    俗话有云“举手不打送礼人”。可是当年隐居郭车村的闽西大名鼎鼎的傅柏翠先生,却有个一巴掌回给送礼人的故事,至今为当地民众津津乐道。

    话说1949年春夏之交,正值国民党胡琏兵团溃败过境,闽西人民迎接解放大军入闽的前夜,傅柏翠先生住在他的第二故乡——下郭车村的隐市楼里,密切关注解放战争形势的发展,为闽西起义筹谋划策,当地群众已有好些日子见不到他在村旁溪边悠闲垂钓的身影了。

    村里有个傅柏翠平时较多接触的“古蛟兵”,当时已成为一名闽西义勇军战士名叫黄隆顺的人。有一天看到村旁黄泥潭溪里有许多鱼浮在水面游来游去,便用步枪打了一发,顿时就有三条肥大的鱼浮了起来,隆顺手脚麻利地下溪捞起鱼,扯了溪边一条藤串好就往回走。“柏翠先生最近没空钓鱼了,正好送他尝个鲜呢”,黄隆顺心里盘算着,迈开轻快的步子就往隐市楼走去。

    “哟,好大的鱼。”傅夫人眼尖,脱口叫了起来。

    “先生娘,这几条鱼给柏翠先生做个菜,改善一餐吧。”隆顺边说边把鱼往傅夫人手里塞。

    “不用,不用,你自己带回去吧。”正推让间,傅柏翠闻声走了出来。“礱钩三(隆顺小名),你这鱼哪里来的?”    

    隆顺见问,面露喜色,不无得意地说:“是我开一枪打的。”

    说时迟,那时快,隆顺一句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脸上就挨了傅柏翠一个大耳光。一心想逢迎讨好的隆顺像突遭天雷轰顶一样,不由自地趔趄着当场跪在了地上。

    一向温文雅尔、待人和气的傅柏翠突然像尊恶煞神似的,乌黑着脸,凶巴巴地指着隆顺的鼻子训道:“好你个隆顺,饭桶!这枪是“火筒管”,是给你随便玩的,是给你打鱼寻开心的?你说,你说呀,哑巴啦!”黄隆顺跪在地上,听着傅柏翠的训斥,像被一条鞭子用力抽打在身,浑身不由自主地索索发抖,本来就口吃的他,这时口里囁懦着“我、我、我……”只有自己才能感觉到的声音。

    当过红四军纵队司令员的傅柏翠,是最痛恨、最不能放过不听指挥、不守纪律的战士的。他越骂越凶:“你说,这枪发给你是干什么的?真是岂有此理……”。

    “柏翠先生,我…我,错…错了”。

     “难道一个错字就够了,你想一想,你这一枪有可能造成什么后果么?万一胡琏溃兵听到你的枪声,来个大军压境,施‘三光’政策,看你下郭车村不被夷为平地才怪呢?全村百姓追究你个‘开枪引敌’的罪名,看你礱钩三有几个脑袋,几条性命来抵偿。哼!”

    看着跪在地上的部下和那串盯着白眼的死鱼,傅柏翠感到刚才自己也是火气太大了,有点于心不忍,就降低了声调:“起来,把枪留下,把鱼带走,深刻反省,听候处理。”

    听了“大赦令”,乘兴而来的黄隆顺灰溜溜地站起来,深深地向柏翠先生作揖告别。

傅柏翠先生的崇高威望,在群众心目中扎了根。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