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居在社区( 8 题 )  

2013-05-08 15:43:40|  分类: 人海茫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嫂的八十九年人生路

写于 2009-03-01  

    守寡整整六十年的尚嫂,今年八十九岁。我虽与她相熟,但始终未敢触及有关守寡这么多年的敏感话题。

    尚嫂出生在县城的一户殷实人家,1940年20岁时,避难在离城40多里的乡下,嫁给当地一个乡村教师的儿子,1949年解放初不久,丈夫在安徽经商时急病身亡。此时,公公已故,婆婆有病,务农并抚育三个子女的重任,就落到了她的肩上。

    1962年。尚嫂的长子大学毕业,分配到西北一个地质勘探队工作,一去就是三十多年。次年,婆婆病故。次子颇为能干,养猪养鸡都有成效,翻造了二层小楼,然三十刚刚出头,竟一病不起,丢下一双儿女走了,儿媳不久也改嫁离家。尚嫂的小女儿,出嫁三年后,不幸溺水而亡。从七十年代中期开始,尚嫂依靠在外地的儿子寄一点钱,拖着孙子孙女相依为命,一直帮助他们长大了成家。 

    到了1995年,已是勘探大队大队长、党委书记的大儿子,放弃了正处级待遇和高级工程师专业职称,想办法从西北调回了家乡,在一个副科级企业争取到一个中层干部的位置,(她的妻子已于二年前调回)。75岁的尚嫂,也在县城租了房子,母子从此就近有了照顾。

    十五年过去了,儿子媳妇也已退休多年,虽然每月只有三千多元的养老金,但对老娘十分孝顺,除了代付房租、买好柴(液化气)米油盐以外,还每月给500元生活费。尚嫂虽已89岁,但身体状况不差,生活能够自理,每天可以走路一个多小时。近年与一些老年妇女为友,吃素、念佛,自得其乐。

    在这漫长的60年中,尚嫂经历了如此多的变故,放弃了许许多多摆脱困境的机会,无怨无悔地撑起了这个破碎的家。是真爱的奉献,还是认命的可悲?是传统美德的继承,还是受封建礼教束缚的无奈?事实告诉我们,这就是生活,一个平凡而伟大的老妈妈的故事。

 

 一 碗 水 如 何 端 平

写于 2008-10-02  

    国庆期间,在亲友中间走动走动,听到了这样一件家务事,觉得很难说得清楚。

    事情很简单:老王家四个孩子——三男一女,都已成家,各自住在自己的产权房里。老王于前年去世,留下了一套现值60多万元的房子,由老王的老伴一人独居。

    老王的女儿家有几套住房,长子、幼子的经济条件都很好,唯独与母亲同在一个小区的次子,下岗后再就业,夫妻两个每月只有二千余元收入,还有一个儿子在读大学。所以,老妈把自己住的那套房子的产权过户给了第二个儿子。从而引起了另外两个儿子的不满:

    第一,过去家里的重要支出,都是弟兄之间平均分摊的,老妈凭什么就这样处理了?这不是权利和义务的不平等吗?

   第二,老二家经济条件是差,老妈要照顾他是可以的,只要告诉我们,也是有商量余地的。

   第三,老妈身体尚可,房子还要住下去,产权处理何必那么急吼吼?开个家庭会,签个协议,或者办一个遗嘱公证都可以,有必要这么迫不及待吗?

    听了这些议论,我觉得不是没有道理,何况对于家庭矛盾的处理,在现阶段的社会生活中,平均主义是占了上风的。碰到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到法院去打官司,还是请请老娘舅评理,都是讲权利和义务相平衡的;那位老妈的做法,显然是不够妥当的,她没有把这一碗水端平。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做了一回和事老。我告诉那两家年轻的亲戚:

    作为父母,从子女的实际情况出发,对有困难的子女多一些照顾,是合乎情理的。现在老妈和次子同住在一个小区,平日里相互照应多一些,今后老妈对次子的依赖会更多一些,可能这就是你们老妈为什么这样做的出发点,你们应该换一个角度为老妈想想。当然,事先没有做工作是不应该的(也有可能担心做不通呢?)但对于老妈的不妥应该谅解。称现在还没有点破,切不可因此而伤了老妈的心。你们的经济条件都可以,又不缺这一点钱,不要为此而伤了弟兄之间的和气,维护好大家庭的亲情,比什么都重要。

    我不知道这一碗水有没有端平,反正事态没有进一步发展,但愿风波就此平息,一家子的亲情在今后的岁月中有增无减吧!

 

最 后 的 驿 站

写于 2010-12-02  

    他们夫妇是我多年的老朋友,六十开外,身体健康。和许许多多的同龄人一样,文革初就到农村去战天斗地,返城后分配在集体企业,改革中双双下岗。好不容易盼到女儿大学毕业,有了一份好工作,找了一位好女婿。

   女儿结婚时,女婿家买了两套在一起的房子。生了小外甥后,他们出租了自己的住房,夫妻两人到女儿家帮助料理一切家务。一晃十二年过去了,夫妻俩先后办了退休手续,小外甥也长大了,他们洋溢在幸福的生活之中。

   前几天,女婿告诉他们,已买了一套400多平方的别墅,有四房两卫。四个房间的安排是:小夫妻、外甥、书房各占一个,还有一个做客房。建议他们把自己的住房卖了,在他们的别墅附近换一套新的房子。意思再明白不过,就是他们照顾小外甥的任务已经完成。

   女婿的做法,他们想想也对。女婿是独生子,父母也已年老,别墅里不可能安排那一方的父母长住,只能安排客房(那家老人都可以来住)。从而脑子里一下子清晰起来:“照顾孙辈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也许是到了人生的最后一个驿站:回到老窝安享晚年的时候了。 

 

有 这 样 的 邻 居

写于 2009-09-30  

     乔师傅是一位在公司开小车的司机,女儿明年要考大学,期望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可良好的愿望往往难以实现。

     乔师傅的楼上,住着一对60多岁的夫妻,老头是一位高级工程师,在家里一点声音都没有;那位老太是北方人,脾气急,嗓门大,所到之处都是她的风光。

    老两口养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孙子,小家伙在家里奔跳、拍球,拆天拆地也不会管他。这几年,乔师傅先是上楼打招呼,后来请物业、居委上门做工作,而那位老太太告诉您:小孩子就是这样的。乔师傅还说了另外一件事,那位老太在前后窗的外面,种了四五十盆花,只有七、八盆有托盘,浇水时大量泥水漏下来,溅到乔师傅的窗上,乔师傅只好溅了揩,揩了又溅,终究敌不过老太而罢休,窗玻璃上沾满了泥浆,平日里也是提心吊胆,说不定什么时候老太又要浇水呢?

    面对这样的环境,乔师傅说最好的的办法是搬家,但没有换房的经济实力,除了忍受,别无它法。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在大家庭日渐消失的今天,处理好邻里关系尤为重要。处理好邻里关系,需要一些原则,如尊重、敬老、扶幼、必要的容忍等等,这不只是简单的方式方法,而是个人素质的具体表现。碰到这样的邻居,有什么办法呢?

    写到这里,不竟想起那个同志加兄弟的邻邦,我们帮助他们赶走了外国侵略者,大量的援助物资使他们吃饱穿暖了,而他们忘恩负义地用战争来报答我们。仗,打完了,还得讲友好,这也是没得办法的事!

 

      

写于2009-06-29

     准备搬家,免不了要清理清理家里的东西。原来想,这些年退休在家,一直保持着原有的生活方式,没有什么新的变化,但几样多时不用的、退出了往日舞台的东西,却勾起了我的回忆。

    九十年代初,兴起了为木地板打蜡的时尚,我也去商店买了一台雄风牌打蜡机,还专门买了正章公司的名牌地板蜡,一时积极性很高,三天两头给地板打蜡,看到那又亮又滑的地板,心里感到很得意。过了几年,出现了一种宾馆里给地板上光的地板油,每桶150元(现在卖120元),用拖把一拖,垃圾全被吸牢,地板逞光透亮,省力高效。从此,打蜡机、地板蜡退居了二线。这次搬家,就不能让它们跟我们走了。

    在一个柜子的角落里,发现了二只强力磁化杯。想当年,这是一种追求健康的时尚产品,说在这种杯子里放入水、茶水或饮料,经过几分钟磁化后饮用,可以提高人的免疫力,能减轻和消除疾病。那时,磁化杯成了商店里的热销商品,办公室里人手一杯,可现在已经成为古董,要买还买不到吧!就在风行磁化杯的前后,有一段时间人人争购麦饭石,放在水壸里烧开水泡茶,都充分反映了当时人们的一种心态。

    在一个柜子的顶上,有一只用硬木做的、压甘蔗汁的甘蔗床。那是我们老家带来的少数几样物件之一。记得在孩子们小的时候,因为嚼不动甘蔗,曾经用它压汁给他们吃。后来想等到我们自己老了,没有牙齿享用甘蔗汁时用它,所以一直留在身边。大约在七、八年前,在八佰伴看到一种叫“西贝乐”的“超级榨汁王”,可以榨甘蔗,就化了近400元买了一台榨汁机。从此,这台甘蔗床就失去了应有的地位。

  在衣柜抽屉的里面,有一只很久没有打开的长方型盒子,里面装着十几只质地不一的打火机,形状各异,制作精美,多数是看看好玩而保存的。在装饰柜的角落里,还有几只不同材质的烟灰缸,其中一只是件玻璃工艺品,是县委刘书记调到市农科院时送给我的纪念品。如今,我已戒烟十年,这些东西都毫无用处了。

    在天天接触的炊具中,升级换代现象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明显的变化。过去广泛使用的铝制品——锅、壼、饭盒等,已经弃用多年,为铁制品所取代,买给收废品的卖了十多元钱。玻璃冰碗在冷藏食品中唱了主角,取代高压锅的焖烧锅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无时无刻地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你想不变还不行,节能灯挤走了白炽灯、日光灯,电熨斗有了蒸汽功能,洗衣机换了全自动。大热天坐在开着空调的室内,有时想想二三十年前、连电风扇都没有的日子,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农忙时还要下乡,特别是每年立秋前一定要参加的抢收抢种,那样的日子才是最辛苦的。

  

唉!这 些 大 学 生

写于 2008-07-25  

    在我们楼层的下面,有二套二窒一厅的集体宿舍,是附近一家公司专为新来的大学生准备的临时宿舍,所以流动性很大。这些大学生一般住上几个月,后来是跳槽了还是搬了新居,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们看到的老是一些新的面孔。

    说起这些大学生在我们楼道里的表现,不说那些男男女女的事情,因为我们弄不清他们之间的关系。这里只说几件小事:

    先说垃圾,一只只内容丰富的马夹袋,在楼道可以一放多天,假如你看不惯帮他拿掉,下一次还是照样放在那里。有几个表现好一点的,把垃圾放到了楼下门口,就不愿顺路丢到垃圾房。由于不讲卫生,他们屋内的蟑螂成群结队,不时转移到楼上楼下的居民家里。

   再说一件举手之劳的小事。我们这里的天然气、自来水公司,每二个月抄一次表。要求居民在抄表日留在家里,或者把数据抄在门口。可这些大学生呢?既不抄表,也不留人,来一个不予理睬,以致门上贴满了天然气、自来水公司的书面通知和缴费催款单。

    最近,我们小区开展平改坡工程,有些事情是需要居民和工程队相互配合的。居民终于盼到了不吃水箱水的日子,自来水进水管从外墙直接进入居民厨房的水表。但转换工作要在切断老的水源的同时,全楼居民要同一时间进行。对此,大家一听就会明白,都会自觉积极配合。可就有那么一位大学生,在转换工作前的二天,楼组长上门宣传,并提出了“向单位请假”、“请同事帮助”或者“请单位领导安排”等等方案,他给你一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把门关上了。结果,只好在转换的那天上午,请社区党总支书记找了他们公司的领导,结果拖了四个小时才来开门。

    唉!这些大学生倒底怎么啦?

 前 世 没 有 吃饱

写于2008-10-27

     前几天,多年未见的老同事,相约在一个叫“江南人家”的茶社聚会,大家都很高兴。这个茶社实行自助餐的收费方式,每人48元,有鸡鸭鱼肉、水果点心,品种丰富多彩,一个食盘一次可放八个碟子,吃多吃少不受限制。

    参加这次聚会的有二十多人,从上午9点半开始,到下午1点结束,有近十位同事,拿了一盘又一盘,就不停地吃了三个多小时。我心里在想:他们是不吃白不吃的心理作怪呢,还是特别能吃的病态反应(据说,糖尿病患者有此特征)?我算是长了见识,这大概就是“前世没有吃饱”具体表现吧!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