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转载】昔日奢华如今破败 探寻赌王傅老榕故居  

2013-08-29 15:31:27|  分类: 现代傅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昔日奢华如今破败 探寻赌王傅老榕故居

      2013年07月24日   来源:凤凰网陕西综合

 昔日奢华如今破败 探寻赌王傅老榕故居 - 岩野山人 - 岩野山人

 

  傅老榕(资料图)

 谁是傅老榕?










 傅老榕原名傅德用,字广源,号伟生,广东省佛山南海县西樵山碧云村人。他是港澳地区著名实业家,傅老榕1894年-1960年),原名傅德用,字广源,号伟生,广东省佛山南海县西樵山碧云村人。

 博彩业的开山鼻祖

 据相关资料记载,傅老榕原名傅德用,字广源,号伟生,广东省佛山南海县西樵山碧云村人。他是港澳地区著名实业家,亦为澳门一代赌王,于何鸿燊承投澳门博彩业专营权之前,专营澳门赌业达二十多年之久,其家族当时与高可宁家族、何东家族和罗文锦家族合称香港四大家族。也有人说,傅老榕其实是何鸿燊的师傅。

 傅老榕生于广东省南海县一户贫穷人家,自小对赌博便有兴趣,1913年他跟随父亲到香港担任轮船机械学徒,亦经常流连赌摊、碰碰运气。慢慢地,人们都叫他做“老用”,后来他便直接取其谐音为自己改名为傅老榕。1930年,霍芝庭与傅老榕在深圳合办了一间赌场,风头一时无两。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傅老榕将深圳的赌场卖掉,带着大批资金回到澳门,与高可宁联手成立泰兴公司,以每年180万两白银的赌税,成功投得了澳门博彩专营权。投得赌牌后, 他收购了新马路的中央酒店并开设赌场,开启了他叱吒澳门赌业二十多年的序幕。除赌业之外,傅老榕亦有经营其他业务,包括德记船务贸易公司、大来轮船及十六号码头(现为十六浦),风头一时无两。他于1952年投得富丽华酒店的地皮,1956年成功收购了香港太古洋行远东总行大厦。1960年,傅老榕病逝,享年66岁。

       街坊追忆老宅奢华生活

“赌王”故居残破不堪

        街坊老洪说,傅老榕发达之后,与上世纪30年代在此置地,并修建起了这座豪宅,而据闻黄霑沾之父与傅老榕交往很深,所以也搬来这里,紧邻傅宅修建了居所,所以黄霑少年时就在这里长大。

        当时的广州西关是整个东南亚地区商贾云集最盛之地,也自然是最灯红酒绿的烟花之所。“傅老榕的这所豪宅,离陶陶居、莲香楼都很近,这样在方便交际的同时,也能享受财富带来的豪奢生活。”老洪揣测着傅老榕选址此地的原因。

        老洪说,1949年前后,傅老榕放弃了这座豪宅,逃往香港,而豪宅则迅速被新政府没收,充当过兵营,也长期作为中国银行的职工宿舍,供普通百姓使用。“我估计傅老榕是害怕被定罪为‘恶霸地主资本家’,而跑到香港去。”老洪说,改革开放后,党和国家为兑现港澳台及侨胞政策,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将此豪宅的产权归还给了傅老榕的后人,原住在此地的19户居民在那时就已陆续搬出。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傅老榕公馆便开始长期空置,老宅的衰败和颓废从此加速。

        最美老宅轮番遭窃

“赌王”故居残破不堪

        这所昔日豪宅,如今已破败不堪。房顶已经坍塌,木质楼板已经全部被白蚁蛀蚀而朽坏,只剩残门破窗孤零零地卡在青砖墙上,藤蔓植物几乎覆盖了整所建筑。不过,豪宅的外墙依然耸立,除了窗户破损、铁窗生锈外,比起周围已经开始脱落墙皮的同期老建筑,傅家公馆的青砖外墙几乎没有大的损坏。

        “别看它现在破败,但是用的料在当年都是顶级的好料。”老洪说,房屋主体结构是麻石加青砖,麻石是从番禺莲花山上开采的大块麻石,青砖则是顶级的水磨青砖,连窗户的玻璃都是在广东早已失传的“蚀刻技法”雕花玻璃。老洪曾一度认为坍塌至此的大屋,其外墙随时都会倒下。不过荔湾区房管所的专家告诉他—— “这房子的结构和用料,既合理又坚固,如果不出意外,估计你我都老死了,这房子都不会倒。”

        老洪说,这座大宅是他看过最漂亮的西关大屋,而且一身都是宝,光现在窗户上还未完全破碎的雕花玻璃,都能在收藏品市场上卖个好价钱。而这种雕花玻璃,老洪听说过最贵的卖过22万。

        “据说雕花玻璃的蚀刻技法,广东已经失传了,连泮溪酒店的雕花玻璃,都是自己从西关老宅里一扇一扇淘来的。”

        不过,在当年的住户陆续搬出之后,空无一人又无人管理的老宅成了窃贼的天堂。“满洲窗,雕花门,甚至所有能搬走的木料和建材,都被偷得干干净净。”

         为了防止被窃的状况进一步恶化,有关部门曾用砖石混凝土将门窗堵死,但依然挡不住窃贼破门而入的决心。“这个门洞,砌上又被人撞破,然后再砌再破,反复好几次了。”老陈指着门洞砖墙上的大补丁说。

        而盗无可盗之后,甚至有人开始打起水磨青砖的主意了,老陈说,这些上好的水磨青砖制作工艺早已失传,所以在收藏品市场和工艺品市场比较受欢迎。“文昌路十块钱一块的价格收,工厂收回去可以做雕刻的材料。”于是,原本完整的青砖墙上,开始出现坑坑洼洼的缺损,老陈指着一个个破洞告诉记者这就是窃贼作案后的痕迹。而走过路过的街坊都很担心,这老墙究竟能经得起几次这样的盗挖?

        老宅无人过问下加速衰败

“赌王”故居残破不堪

        老洪对老宅的现状很着急也很心疼,“汪洋书记不是说过,广州的历史就是老城老宅么?”老洪希望通过媒体进行呼吁。而经过路过的老街坊们,看到记者正在采访拍照,都会主动停下来,说一说老宅的故事,表达一下对于老宅现状的痛惜。老陈也告诉记者,偷掠之风之所以能够被控制,也是街坊们看不过,多次向居委反映,有关方面派人将正门用水泥封住,再加封条。

        对于上述问题,昨日华林街有关负责人表示,该垃圾处理点是临时设置的,由于老城区人多路窄,考虑到该处无人居住,故暂时将垃圾桶存放在此。街道已经督促环卫工人及时清洗垃圾桶。“有需要的话,撤走也没问题。我们会考虑选择其他合适的地方存放垃圾桶,做适当调整,比如减少这个地方垃圾桶的数量,让街坊尽量满意”。

        上述负责人还回应,平时没有发现有人偷挖墙砖,已经将这个情况反映给街道派出所,要求他们加强巡查,防止不法行为。至于这个大屋会否修缮“重获新生”?街道有关负责人坦言,房子产权不归街道所有,而且并非文物保护单位,只能由业主或房屋管理者决定并处理。

        同时,有文史专家表示,傅老榕故居,是西关商业史、建筑史上一个重要缩影,同时也是有代表性的古民居,像这些名人故居,现在还星罗棋布散落在老西关旧城区当中。光是多宝路、宝华路,名商、名医、名伶等名人故居现存的还有几十处,但或拆或改、或丢荒或修缮,怎样处理目前还没有完整法规和办法,如何保护老宅将成为政府管理的一个重大话题,尤其是这种私人产权的老宅。同时老宅的衰败程度和被破坏程度正在加剧,未来也会成为城市的安全隐患。

        早年遭疯狂盗挖

当年富丽堂皇的西关大屋如今破败不堪

        (记者晏磊)在宝华路十六甫东四巷深处,重重植被和藤蔓遮掩下,一座挺拔的青砖大宅默默矗立在路旁,如果没有人介绍,谁也不会想到这座破败不堪的大宅子,居然有着那么繁盛的过去以及主人傅老榕名满香江的盖世名声——赌王。

         不过老宅因种种原因,早已无人管理破败不堪,甚至沦为临时垃圾站。而老宅房内雕刻精美的门窗早已被梁上君子盗窃一空,甚至有人开始打起老宅外墙青砖的主意,疯狂盗挖之并出售给工艺厂和收藏者。安全隐患和文物保护的双重难题,一下子向当地管理者压了过来。

        旧时风光难在 赌王傅老榕故居残破待修缮

“赌王”故居残破不堪陈文笔摄

        荔湾宝华路

        一代“赌王”傅老榕的故居位于荔湾区宝华路十六甫东四巷16号,由于长期无人打理,早已残破不堪。有专家粗略估算,恢复原貌至少要上千万元,业主单位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称不排除引入其他机构合作修缮。

       附近老街坊回忆,傅老榕的故居曾极其奢华,是他们见过的最漂亮的西关大屋。窗户上还有未完全破碎的雕花玻璃,据说类似雕刻如今已很难找到,墙上上好的水磨青砖的制作工艺更是早已失传。

       2010年,一场大暴雨造成楼层部分倒塌。如今,靠近大街南面耸立的高墙已向大街方面倾斜开裂,东面的楼群也存在突然坍塌的危险,严重影响行人和旁边一家幼儿园200多名师生的生命安全。

       傅老榕故居一度成为中国人民银行的单位宿舍。上世纪90年代,居住者陆续迁出,老房因此荒废,引来无数街坊声声叹息。两年前,傅老榕故居被定为荔湾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由于它有明确的业主单位,房管部门目前没有权利对它实施任何强制修缮措施。荔湾区房管部门曾多次通知使用单位尽快修缮,但业主单位迟迟不现身。荔湾区国土房管局副局长黎向慈曾经表示过,如果再不修缮,老屋的文化价值恐怕会丧失殆尽。

        今年3月份,业主单位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开始对傅老榕故居进行排危工作,目前排危工作已基本完成,正在做进一步的修缮方案,但修缮工作却遇到了资金瓶颈。

       陈家祠副馆长李继光曾是傅老榕故居抢险加固工作指导专家之一,他坦言,要修复这幢建筑面积为2000平方米、外带200平方米花园的三层西关大屋,并非一件简单的事。除了原汁原味恢复原貌有一定难度之外,资金方面也是一大难题,经他粗略估算,要恢复原貌,至少要上千万元。

       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在做维修费用统计,如果真的需要如此高昂的修缮费用,单靠人行广州分行恐怕难以承担,“不过我们对于修缮的态度是积极的,现在我们在想办法,不排除会引入其他机构共同合作”。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