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水门傅氏的认祖囧事  

2014-11-24 10:08:14|  分类: 浦东渔潭傅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门傅氏的认祖囧事

浦东新区瓦屑地区,今周浦镇瓦屑水门村,有一支在这里生活了好长时间的三百余位傅姓后人,他们在社会上认祖归宗的热潮中,很想弄清自己是那支傅氏的后裔。

                   

2910年国庆节前后,我在浦东傅氏文化研修中心会刊《博取》第五期上,看到了一篇记述水门傅氏认祖归宗的信息。是由中心秘书长写的附五房支谱记据傅金初先生讲述:先祖儒源公是从六灶迁来定居,已有十代后生。可祖上未入族,故未修入傅氏家谱中,但与六灶傅氏一脉相传,也是始祖傅友德,始迁祖龙庵公的后裔,儒源公是第十一世孙。我们还亲眼目睹了儒源公的长子成德公的一块墓碑。记载着子、孙、曾孙、元孙、元元孙,五代后裔四十个名字。并“据此推断,水门傅氏与陆弄傅氏同居天竺庵,同属傅氏五房直下。由于年久失修,十一世儒源公一支归位附五房。”

               

高兴之余,对确认之事觉得有一些不足之处。这是因为:

第一、儒源公如确系六灶傅氏的十一世孙,那在六灶《傅氏家谱》中不可能没有记载。他的出生年代应在明末清初1700年前后,此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六灶《傅氏家谱》经历了80年(1655——1734)断修期,其中原因不得而知。而且儒源公是六灶傅氏第十一世孙的说法,只是一个传说。那时一个人有名、有字、还有号,所以要在家谱里反复寻觅,一定会有所发现。所以,查找的范围不要局限于十一世,也不要局限于五房。这项工作很重要,这是确认儒源公是六灶傅氏后裔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

第二、成德公的这块墓碑上,有他的五代后裔的名字。

首先,这块墓碑立于何时,按照一般繁衍规律推算,当在成德公出生后的150年之后(如果每代都是二十岁结婚,当年都生了儿子的话,到第五代也要100年),其立碑时间应在距今130年左右。年代如此久远,出现一点附会是正常的。所以,要重视墓碑上的点滴资料(如立碑时间,成德公的字、号等),为解读墓碑作进一步的深入探讨。

其次,墓碑上的四十个名字太珍贵了。我们不要轻信祖上未入族的说法,也不要肯定成德公是第十二世孙的定论。应在六灶《傅氏家谱》里仔细地研究一番,也许会有可喜的发现:他们是六灶傅氏某一房的后裔,而不是附五房了。

第三、水门傅氏与陆弄傅氏同居天竺庵,同属傅氏五房直下。由于年久失修,十一世儒源公一支归位附五房的定论,我认为这只是一种可能。

 浦东新区六灶镇人民政府镇志办公室原主任傅培昌宗亲,早在2004年提供给《中华傅氏通谱》主编傅昌志宗亲的材料中说,天竺庵在坦直镇的坦北村境内。坦北西同下沙镇王楼村相连,北与瓦屑镇陆弄村相邻。古代时王楼、陆村等属天竺庵一带的地方。1957年在王楼地方属坦直乡管辖,后划归下沙。如今王楼、陆北、陆弄三地都有姓傅之人。又说傅雷是南汇下沙镇东十五余里的王楼村人(五十年代时该地为渔潭乡所辖)。实际上,居住在这里的傅氏,既有六灶傅氏,更多的是渔潭傅氏。

                

    为此,我在2010-10中旬,写了一篇《欣闻水门傅氏认祖归宗的喜讯 》的文字,在表示欢迎的同时,提出了我的一些想法,并希望: 

 现在,南汇博物馆里保存着傅雷家族完整家世的《渔潭傅氏家谱》,它记述了傅家上朔至18世迁居下沙以后的后裔。所以,为慎重起见,有必要到南汇博物馆去查一查这本渔潭傅氏家谱,找一找有没有儒源公、成德公的信息。

 从瓦屑水门傅氏的情况分析,他们应是六灶傅氏或渔潭傅氏中的一支。为了对水门傅氏三百余位宗亲有一个负责的交代,现在有条件把调研工作做得再仔细、扎实一点。

                   

 遗憾的是,这一篇文字没有得到重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打电话希望我到此为止,但他们并没有到此为止,竟然把水门傅氏正式编入2013年版《六灶傅氏家谱》,列为《五房·附五房》之中,以此认定水门傅氏是“六灶傅氏的后裔”了。

前不久,我终于看到了《渔潭傅氏家谱》,而且很容易地在它的宗支图、世系表里找到了水门傅氏111888人的名字,《六灶傅氏家谱》附五房水门傅氏的人名,在这里都可以找到。

渔潭傅氏谱是从11世成章开始的,六灶傅氏谱是从11世原儒开始的,他是渔潭谱成章的次子。所以,原儒实为渔潭12世,其它人的辈份也高了一位。在这二部家谱里,大多数的名字一字不差,个别人的名字,如永(荣)、景(敬)月(悦)生、木衡(行为)等,在浦东话里音同字不同,读起来是一样的。

由此可见,某些人出于何种目的,他们拒绝进一步的调查研究,主观武断地利用水门傅氏“认祖归宗”的良好愿望,开了一个难堪的笑话,构成了《六灶傅氏家谱》被人耻笑的话柄。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