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卜辞傅说事迹考  

2014-12-16 11:39:19|  分类: ★中华傅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烟台傅氏尚德堂《卜辞傅说事迹考》

詹鄞鑫(发布时间:2009-12-28 )

    自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始,中国史学界曾掀起一股强劲的疑古思潮,先秦两汉文献中有关上古史的记载一下子似乎都成了问题。差不多同时,以王国维《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及其《续考》为首倡的甲骨商史研究,却唱出了一种相反的声音。《史记》等史籍中所载的商代王室系谱及王室旧臣,陆续在甲骨文中获得证实而成为信史。几十年来,经过甲骨学界的前仆后继,商王世系已差不多完全构建复原,如今已成为史学界的常识。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古文献中所记商代名臣如太乙时的伊尹,太甲时的保衡,太戊时的伊陟、巫咸,武丁时的甘盘等人物都在甲骨文中被找出来了,唯独在传世文献中赫赫有名的殷高宗武丁王的贤相傅说,却至今未被发现。难道傅说偏偏是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抑或这位使武丁中兴、史籍中有口皆碑的人物却没有在甲骨文中登过台亮过相?在已发现的殷墟甲骨中,属于第一期武丁时期的卜辞在数量上最占优势,在内容上最为丰富,辞中涉及的诸侯名臣也非常众多(其中大多数未见于传世文献),因此,上述假设是很难成立的。我们认为,傅说在武丁卜辞中确实是一位重要人物。这便是本文力图解决的问题。

    有关傅说的传说,见于《国语》、《孟子》、《墨子》、《尸子》、《荀子》、《庄子》、《韩非子》、《楚辞》、《吕氏春秋》、《尚书》、《史记》、《汉书》、《论衡》等许多传世典籍中。其中时代最早,且所载事迹最详的当推《国语·楚语上》的一段:
    昔殷武丁,能耸其德,至于神明,以入于河,韦昭注:迁于河内。自河徂亳。于是乎三年默以思道。卿士患之,患其不言。曰:“王言以出令也。若不言,是无所禀令也。”武丁于是作书,曰:“以余正四方,余恐徳之不类,兹故不言。”如是,而又使以象梦,旁求四方之贤,思贤而梦见之,识其容状,故作其象而使求之。得傅说以来,升以为公,公,上公也。《书序》曰:高宗梦得说,使百工营求诸野,得之傅岩,作《说命》。而使朝夕规谏。曰:“若金,用女作砺;若津水,用女作舟;若大旱,用女作霖雨。启乃心,沃朕心,若药不瞑眩,厥疾不瘳;若跣不视地,厥足用伤。”
这段话的语言风格与《国语》常例不同,而与《尚书》相类,似出于先秦之《书》。今本《尚书·说命上》的记述与《楚语》及韦注大同小异:
高宗梦得说,使百工营求诸野,得诸傅岩,作《说命》三篇。(书序)
王宅忧,亮阴三祀。既免丧,其惟弗言,群臣咸谏于王。……王庸作书以诰,曰:“以台正于四方,惟恐德弗类,兹故弗言,恭默思道。梦帝赉予良弼,其代予言。”乃审厥象,俾以形旁求于天下。说筑傅岩之野,惟肖,爰立作相。王置诸其左右,命之曰:“朝夕纳诲,以辅台德。若金,用汝作砺;若济巨川,用汝作舟楫;若岁大旱,用汝作霖雨。启乃心,沃朕心。若药弗瞑眩,厥疾弗瘳;若跣弗视地,厥足用伤。……”
    旧署孔安国《传》解释云:盘庚弟小乙子名武丁,德高可尊,故号高宗。梦得贤相,其名曰说,使百官以所梦之形象,经营求之于野,得之于傅岩之溪。
    傅氏之岩,在虞虢之界。通道所经,有涧水壤道,常使胥靡刑人筑护此道。说贤而隐,代胥靡筑之,以供食。
   《说命》三篇虽然过去被定为伪古文,但至少《说命上》这部分内容确本于先秦真《书》佚文。《史记·殷本纪》中有关傅说的记载,看来也本于先秦  《书·说命》。其文曰:武丁即位,思复兴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决定于冢宰,以观国风。武丁夜梦得圣人,名曰说。以梦所见视群臣百吏,皆非也。于是乃使百工营求之野,得说于傅险中。是时说为胥靡,筑于傅险,见于武丁。武丁曰,是也。得而与之语,果圣人。举以为相,殷国大治。故遂以傅险姓之,号曰傅说。
    南朝宋裴骃《集解》引徐广曰:“《尸子》云,傅岩在北海之洲。”唐司马贞《索隐》云:“旧本作‘险’,亦作‘岩’也。”又唐张守节《正义》引《地理志》云:傅险即傅说版筑之处。所隐之处窟名圣人窟。在今陕州河北县北七里,即虞国虢国之界。又有傅说祠。《注水经》云,沙涧水,北虞山,南经傅岩傅说隐室前,俗名圣人窟。
    《集解》又引孔安国《尚书传》,与上文所引《说命》孔《傅》同。又《墨子》于《尚贤中》和《下》两处述及傅说故事,内容相似,而《下》篇稍详:昔者傅说居北海之洲,圜土之上,衣褐带索,庸筑于傅岩之城。武丁得而举之,立为三公,使之接天下之政,而治天下之民。是故昔者尧之举舜也,汤之举伊尹也,武丁之举傅说也,岂以为骨肉之亲,无故富贵,而目美好者哉?
    《墨子》的材料来源显然与《尚书》系统不同,不仅未提及武丁三年不言梦得傅说之事,傅说居北海之洲的说法也与他书不同。孙诒让《墨子间诂》对此有所论说:毕云:《书正义》云:《尸子》云,傅岩在北海之洲。孔《传》云:傅岩在虞虢之界。洲当为州。诒让案:虞虢界近南河,距北海绝远。《墨子》《尸子》说盖与汉晋以后地理家异。
    《间诂》又于《尚贤中》讨论了有关地理问题:毕云:孔安国《书传》云:傅岩在虞虢之界。《史记索隐》云:在河东太阳县。(詹按:今山西平陆县。)又夏靖书云:猗氏六十里河西岸吴阪下便得隐穴,是说所潜身处也。案(此毕氏案语):今在山西平陆县东二十五里。
    《墨子》所说的“北海之州”不详。考诸地理着作,如《后汉书·地理志》、《水经注》乃至顾祖禹《读史方与纪要》等,皆谓傅说所居的傅岩在河东郡汉太阳县今平陆县附近,与孔《传》及张守节所引《地理志》“虞虢之界”说相合。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河水四》“又东过太阳县南”下云:
河水又东,沙涧水注之。[沙涧]水出北虞山,东南经傅岩,历傅说隐室前(孙星衍曰:在今平陆县),俗名之为圣人窟。孔安国《传》“傅说隐于虞虢之间”,即此处也。傅岩东北十余里,即巅軨坂也,《春秋左传》所谓“入自巅軨”者也。有东西绝涧,左右幽空穷深地,壑中则筑以成道,指南北之路,谓之为軨桥也。傅说慵隐,止息于此,高宗求梦得知,是矣。桥之东北有虞原,原上道东有虞城,尧妻舜以嫔于虞者也。周武王以封太伯后虞仲于此,是为虞公,《晋太康地记》所谓“北虞”也。城东有山,世谓之五家冢。冢上有虞公庙,……即宫之奇所谓“虞虢其犹辅车相依,唇亡则齿寒,虢亡虞亦亡”矣。其城北对长坂二十许里,谓之虞坂。……
    郦氏所记出于实地考察,既有当地傅说及俗名“圣人窟”之类为据,又有史籍以为印证,应该是可信的。这样看来,旧说傅说所居的傅岩在虞虢之界今平陆县附近,应该是可以作为定论的。其他文献所记事迹,如先秦诸子及地理书之类,大要不出上引诸说,不须赘述。
    综上所述,传世文献所载傅说事迹大致可以归纳如下:傅说出身低微,原先并非殷王室贵族,曾在傅岩之野隐居,并为谋生而从事傭筑(一说以奴隶身份傭筑),后来被武丁王看中,立为三公,引以为相。此其一。武丁王三年不出政令,自得傅说,朝夕纳诲,天下大治,殷室中兴。此其二。傅说以所居傅岩为氏。傅岩又叫傅险,地处于虞虢之间。具体地说,今山西南部平陆县其南为黄河,北部有虞山,山南有虞城,建于虞原上。傅岩即处于其坂原之间。此其三。至于有关武丁王梦得贤相,令百工画像寻觅的故事,事涉诞妄,姑妄听之而实难考查。

    傅说以傅岩为氏,这是春秋以前氏族社会的常例。上古时氏与姓有别,姓承于先祖而代代相传,百世不变;氏则因于所居之国、邑、地、官、职等等,只为族称,分族则异。在甲骨卜辞中,可以发现大量国名、地名、人称(实为氏称)三位一体即采用同一个字的现象,其道理正由于此。甲骨文中屡见的“甫”,正是这样一个兼为地名、国名和人称的字眼,与傅说出于傅岩的传说相似。甫傅为古今字关系,不过,要证明卜辞的“甫”就是传说的傅说,除了必须确认“甫”字的考释之外,还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一是作为地名的“甫”,其地理位置必须在虞虢之间;二是作为人名的“甫”,其时代和事迹必须与武丁时代、辅弼之职、三公之位相当。在这里,我们先讨论甲骨文“甫”字的考释。
    古文字表(一)
    甲骨文中有一个象田上生苗之形的字(见字表1~2)。此字罗振玉据金文“圃”字所从(字表6)相似而释为“甫”,并说它“象田中有蔬,乃圃之最初字,后又加□,形已复矣”。今按,早期金文中的“甫”(字表3~5)和“圃”(字表6~7)、“博”(字表8~10)、“搏”(字表11~13)、“尃”(字表14~16)等字所从之“甫”也均与甲骨文写法相同或相似。这些金文不可能是误释,例如字表16的原辞为地名兼国名的“尃古”,与典籍中周公所伐的“薄姑”正相吻合。“甫”字在上古时代常常假借为“父”,所以字形也逐渐讹变为从用从父(字表17~18)。“田”演变为“用”,就跟商和周

初的“周”字从“田”而后来讹变为从“用”同例。可见,罗氏所释是完全正确的。事实上这个结论已获得古文字学界的广泛认同。过去曾出现过不同的认识,或把它作为未识待考字,或释为“苗”,或把它等同于从田声的“邦”字(字表19),笔者过去还曾把它等同于从田从四木的“囿”字,诸说终因依据不足而涉于臆说。现在通过从甫诸字的形体比较,不仅可以确认“甫”字的认识,而且还可以认识“甫”字形体演变的轨迹。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地进一步研究地名“甫”的地理位置了。

    卜辞地名的地理考证,前人主要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在确定音读的基础上,寻求古籍中用字或读音可以相通的地名,然后据旧注或地理志查其位置,是为对音比附法。另一种是按卜辞内容本身所提供的内证考查若干地名之间的相互位置关系;在此基础上,只要其中有一二个地名的位置已有结论,其余的地名也就可以大致地考定其范围,是为地名系联法。前者落实而不可靠,后者可靠而不落实,各有其长短利弊。倘若能两法配合,考证的结论便能确凿无疑,但须以释字的正确和卜辞正好提供有效内证为条件,机会并不太多。有关卜辞地名“甫”的材料,恰恰在这两方面都颇具线索,确实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下面先以地名系联为线索来讨论相关的地名关系。
甲     “甫”与“鱼”极近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