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德艺双馨 —— 傅梅影  

2014-09-06 10:15:12|  分类: 现代傅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艺双馨 铁骨柔情

                    ------纪念傅梅影先生

       年终岁末,我在家中整理一年来的文稿,其中有写好信封、尚无正文的给梅老的信。接到九江堂弟的电话,告知一个不幸的消息:梅影老先生去世了。

听到消息,深感突然和惋惜。半年前我还曾去拜访,约好不久再去会面,可现在他老人家就匆匆走了。在起草唁电之时,我翻阅着梅老送给我的著作和资料。梅老的音容笑貌和悲欢起伏人生经历,又浮现在脑海中……

梅老出生在艺术世家,父亲、自己和儿孙都从事艺术创作。青年时代,热情奔放,才华出众,热衷于诗歌和书画创作。 歌曲可抒情,歌词是灵魂。他创作的150多首歌词,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和对祖国和家乡的热爱。 不料文革之中,他的艺术作品,却成为他受冲击的“罪证”。经历坎坷和风霜之后,他重振精神,潜心绘画创作,艺术上精益求精,达到炉火纯青的新高度,在社会上赢得了广泛的赞誉。

他一生爱好画花鸟山水,尤其以画梅花见长。他的梅花画作精品,在轩辕黄帝陵、天安门、人民大会堂、中南海、毛主席纪念堂等众多要地收藏;他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十次,名扬海内外。在书画艺术界,被誉为“江南一枝梅”。

他把艺术视为生命,创作是为了服务社会。他将精品画作一百四十多幅,无偿捐献给社会,九江市和修水县政府分别为他设立了“傅梅影艺术陈列馆”,供世人欣赏参观。

梅影老先生说:我非常高兴,感谢党和政府对我的关爱。百年之后,我已不在人世,但我的痕迹留在了人间,我画的梅花也留在了人间。我生前画梅花快乐,死后有人看我画的梅花快乐,这不是很好的事吗?我的灵魂将得到莫大的慰藉。

我与梅老的相识,结缘于傅氏文化的研究,交往时间有限,但受益匪浅。

2007年,为了编纂《江西傅氏通鉴》,我曾向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发出数十封联络信。大多数人未予置理,有一些人表示支持,可爱莫能助。唯有梅老回信积极支持,我们由此建立了经常性的通信联系。

2008年7月,梅老应江西省人大邀请,来南昌商谈绘画事宜,下榻京西宾馆。我们江西联谊会三位负责人前往探望。初次晤面,他的热情和坦诚,给我们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9月末,我们又专程前往九江“梅苑”拜访,为其八十寿辰祝寿。我们制作的寿牌,上书“梅香影清,德艺双馨”,小巧简陋,但表达了我们的真诚敬意。

梅老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们先汇报了《江西傅氏通鉴》的设想与进展情况。梅老表示积极支持。他先给我们放映了去年九江市政府和社会各界为他举办的艺术人生庆寿光盘,又带我们看了他的书房、绘画工作室和楼上的精品收藏室。并为我们每个人题词留念。

梅老对我们谈到了他的人生经历。谈到文革期间的艰难处境时,这位八十岁的老人,眼中滚动着泪花,我看到此情此景,不禁也为之动容。当前事业兴旺,声名远播,对过去为难他的乡亲们并没有表示怨恨,而是轻描淡写地归结为“愚昧”和“无知”,对国家和社会更是无半句怨言。

现在政府和社会对梅老非常关心和尊重,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上有高官名流,下有平民百姓。梅老一律平等相待,结交了大量朋友。对于志同道合者,都题词或赠画,以作纪念。

但梅老不卑不亢,以礼待人,从不献媚权贵。省内有一高官,派他的秘书来九江,九江市领导兴冲冲陪同,到梅老处索画,结果碰了一鼻子灰。听了这个小故事,我心中不由肃然起敬。梅老捍卫了我们知识分子的人格尊严。

梅老曾两次表示要送我一幅小画。无功不受禄,我婉言谢绝了。要知道,梅老的画,每幅市价是3—10万元,我怎么能受得住如此重礼?

梅老私下对我说,你是做学问的人,应该去做你的学问。显然,梅老对联谊会活动的复杂和乱象,早有所闻。这年年底,我辞去了会长职务,退出了联谊活动,梅老的忠告,是其原因之一。

2011年春天,《中华傅氏通谱》编纂工作重新启动。这是继承和弘扬中华文化的大事,我受邀承担了部分工作。六月初,我冒着风雨,独自到修水、武宁、九江等地收集资料。6月10日下午,大雨间隙时,我再次来到梅苑拜访。

这次见到梅老,明显地看到他的健康情况大不如前,说话无力,听话不清,然而仍可感到内心情感依然炽热。他听到《通谱》工作启动,看到我冒雨奔波,对我们的工作表示坚持支持,希望我们坚持到底,一定要编出精品,要对历史负责,要对得起子孙后代。他对当前各地族谱编纂中的随意、轻率和混乱现象感到不满和不安。

他拿出一批书画、著作和资料,要我转交编纂委,并表示在经费上也可尽些薄力。当时,天下大雨,这些贵重物品不能淋湿,我独自一人远行,还有行李,还要去九江县,实在无法携带。另外,对于这位在社会上有崇高名望的傅氏宗贤,对于这位对《中华傅氏通谱》编纂工作热情支持的老人,我考虑应该请我们编纂委的几位主任前来访问。于是我辞行时约定,几个月后我会同其他编委再来看望。

可后来《通谱》编纂工作遭遇挫折,我在江西的工作也历尽艰辛,一直没有再去九江。上次九江辞行,竟成永别。生命之脆弱和短暂,令人感慨。

梅老说:“人生短短几十年,空手来,空手去,对每个人都公平。人生的价值,不在于能活多久,而在于活得有意义,一生中能留下有益的东西给后人,这才是人生的价值。”

梅老走了,他走得从容,他为人世间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将永远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纪念。

梅老走了,他的鲜活形象,在我的心中永不磨灭。纪念他的最好行动,就在于我们要把《通谱》这项有意义的事,做完!做好!

梅老,您一路走好。

梅老音容宛在!精神永存!

 

 

 

                                          江西南昌    傅荣楷 

                                              2012年1 月1 日敬撰

德艺双馨   铁骨柔情 - FRK - 《中华傅氏通谱》江西联络站

 

德艺双馨   铁骨柔情 - FRK - 《中华傅氏通谱》江西联络站

 

德艺双馨   铁骨柔情 - FRK - 《中华傅氏通谱》江西联络站

 

德艺双馨   铁骨柔情 - FRK - 《中华傅氏通谱》江西联络站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