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河北新乐傅氏家族来源考辨(引用)  

2017-01-10 15:44:30|  分类: 人物研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傅纪源

    河北新乐傅氏一族,百年来家族族谱源流湮无可考。河北一带大多相传来自明洪武至永乐年间。一直以来我们认为河北新乐傅氏一支也如同其它傅姓一样来自山西洪洞县的移民迁徙。

    我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接受家族委托,着手编纂新乐我们这支家谱。先是小范围收集本族各家现有资料,包括祖坟坟茔的历次迁移情况。所能涉及的年代大致到明末清初。再往上追溯,本族到底何时来自哪里并无确切信息。河北石家庄、邯郸等地有傅氏家族聚落的村庄,寻访同姓族群,大多有家谱,且妇孺皆知何时来自何处。新乐一支却无这样的口口相传或家谱记录的确切信息。

    我的家谱编纂工作只好搁置。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希望找到我们这一族来自山西那里的确切证据和资料。做一本完整的一直可以追溯到始祖傅说的家族族谱,聊以告慰先祖,启迪后人。

    直到最近,随着网络普及和查阅的方便,我从中找到一些线索,对线索的研究和考辨,发现其中所隐藏和昭示的远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些线索有时我感觉有些牵强,有时却感到确切和真实。求证在冥冥之中感受那份血脉流传,联想到以前我不能解的这只族群种种现象与说法,当这个线索的脉络隐隐中清晰可辨的时候,我竟不能自己而掩面痛哭。从中的一步一步的疑惑、否定,再考辨、再否定,再确认。历史的迷雾似乎渐渐的褪去而真相也越来越明朗起来。我把这一考辨的过程和疑问写出来,以期得到傅氏源流研究大家的释疑和指导。辩伪存真,理清新乐傅氏源流真实的发展脉络。

一、新乐旧县志的记载

     在新乐旧县志的户口一项记载中是这样描述明以后新乐的人口构成:

    明洪武初土迁军民杂籍共一千六十户,一万九千三百三十六口

                正德初一千六百二十户,一万四千七百二十五口

                嘉靖中一千六百三十九户,一万九千六百四十五口

                崇正中一千三百四十二户,二万六千一百九十九口

                      民籍一千八十五户,二万七百八十六口

                      军籍一百五十九户,三千四百二十一口

                      杂籍九十八户,一千九百九十二口。

    以上记录为新乐旧县志万历本的记载。

    从新乐万历县志看,除了在洪武初年迁来军民杂籍一千多户以外,随后的迁徙中并未从洪洞有大规模的迁徙活动,人员构成一直比较平稳。并不像其他地方大多来自永乐年间的记载。

    从洪武至永乐年间,有记载的18次较大规模的迁徙中,公认河北一带(包括京津冀)大部分是永乐年间有规模有组织的迁徙。这也解释和印证了大部分村庄知道先祖的来历。包括我寻访的河北省石家庄、邯郸一带傅姓村庄的源流,家谱记载和口口相传至今。我们这一支没有这样确切家谱记载和口口相传。为此,只能借助其他史料。我在阅读旧县志时,在县志的记录中发现了些蛛丝马迹。

    旧县志的卷八选举志一项有以下记载:

    万历本志曰:

    国朝用人之制其途有三:曰荐举,曰贡举,曰科举,为途虽殊,其实皆选也,故统名为选举焉。至于宠命、褒封、输粟补胄,刀笔发身、武缨世继,同载于志。

   此卷说明了列于本县志中为官的途径、范围和级别。

   在此志中发现傅氏先祖的记录。更令人激动的是,竟然祖孙三代同出现和记录在县志中:

   举人

   傅皇谟  字廷对,治《礼记》,中万历壬子(1612年)科第五名,署武县教谕(详循吏),升雒南知县。

   贡士

   傅世亨  万历二十(1592)岁贡,授文安训导,子良弼历任大名府教授,长孙皇猷历任嘉山县县丞(见后),仲孙皇谟举人,历任雒南县知县(见前)。

   傅良弼  天启二年(1622年),任大成县训导,升怀宁教谕、大名府教授。长子皇猷(见后)仲子皇谟举人(见前)。

   傅皇猷  崇祯十五年(1642年),任青县训导,升保定县教谕,大名府教授、嘉善县县丞。

    祖孙三代同列于县志是我没有想到的。特别是先有爷爷世亨贡举,而后孙子皇谟中举,父亲良弼却在儿子中举十年后才去做大成县训导,哥哥皇猷三十年后才去任青县训导。同时发现一个共同点:父亲良弼和儿子皇猷相继同为大名府教授。可以推测和猜想一家三代的为官之路。也从中发现了疑点:

   疑点一、父子两代为什么要同去大名府任教授一职?

   疑点二、从记录的年代看来,祖孙三代基本都出生在万历年间。且万历以前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傅氏的记载。如果是自明洪武以后的世居儒门之家,一般在明洪武至万历年中,间或会有选举中者,这一家却单单在万历以后才发迹于新乐?

   这些疑点引起了我探究傅氏一族在新乐的兴趣。毫无头绪的工作至此我看到了一丝曙光。

二、关于友德公后裔傅添锡到傅良弼的考辨

    我来到上海以后,到上海图书馆查询,得到了全国傅氏的一些情况,特别注意到傅氏家族中傅友德一支。什么原因呢,经过查询,发现了一个共同的交集,傅氏和大名府,与我们新乐傅氏的共同交集是傅友德有一四子,叫傅添锡,曾知大名府。

    我的线索就此展开。

    认真拜读了有关傅添锡的相关资料和论述,大家疑点颇多。而在这些资料中,我赫然发现傅添锡的后代中也有一个人就叫傅良弼。

    傅添锡的后代傅良弼和我们新乐县的傅良弼会有关系吗?这又进一步引起了我继续探究的兴趣。他们到底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还是就是同一个人?六百多年了,这个谜团和疑问如何去解开?

     是不是同一个人的判定,我认为,首先是不是同一个时期的人。第二是不是有可能在同一个地方,第三是不是有同样为官的经历或家族背景。如果三个问题有确切否定的答案,那就基本确定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没有确切否定的答案却还有交集,那就有可能就是同一个人。我的分析就此展开。

   为了表述我的分析,把所用的文章资料原封不动列于下。便于逐条解析。

关于友德公的后裔(一)

    近日看到几篇文字,都说傅友德有个小儿子,叫傅添锡。

 下面,我把这四份资料抄录于后:

(一)据《fuyipingcq的博客》2008-05-22“傅 友 德 裔 史 料 记 载”:“朱国桢①曰:颖公有宋公之功劳而无过,乃三数月中。相继暴卒。并停袭封。若曰高皇末年,疑忌杀戮则防其身可耳。何以废其子?世闻奇伟人遭此气运,功成身死:或兵、或缢,不妨明言。以著它人之失而寂然不著本末。谓有所谓与畏。则韩、湸二公不蒂祥言,谓可不必细书。则一代大功臣生死之际,岂宜草草。此秉笔诸公不得辞其责。而尚论者动曰:宽仁大度,曰爱惜功臣,此只可论作用。圣祖如青天白日,其心天心也、其威天威也!欲杀便杀,杀之不当亦多自悔。至于文人何事曲为之词?独惜公之沉冤。进不得声于庙廊,退不得祥于典籍。云南一祠,殊觉荒寂,至今山、陕、浙、闽之间,傅氏皆引为远祖,理亦有之!未可尽以为妄也。

傅友德季子②;傅添锡,遭乱幼相失游钱塘,补诸生。说潘原明以杭州降授训导。缚奸□;先通倭者进大名知府,七日。值元兵犯境而逃,安置云南之。永平④;明年除大理知事,未几,普安④;贼叛死之焉□□;后添锡子宽、宽之子瑄、瑄之子澄⑤;

  澄子谕江安,江安仔良弻。工科给事中,正德十六年③;诏立添锡祠于大理。”

注:①朱国祯(1558—1632),明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少傅兼太子太保。

     ②季子:小儿子。

     正德十六年,即1521年,距傅友德平反的前一年(嘉靖元年),也就     是说,他的祠建立在友德公祠之前。有点不可思议。

  ④以“永平”为年号的,都在明朝之前,所以,这里的永平、普安,都应该是地名。

  ⑤傅瑄为西晋人,较傅友德早一千年。傅澄为唐朝人,比友德公大三百多岁。他们之间似乎毫无关系。

     (二)在《江津傅氏的博客》里,引用《fuyipingcq的博客》2008-05-22“傅 友 德 裔 史 料 记 载”,有一段《傅天(添)锡资料》:

  傅添锡  洪武三年[1371],户部奉旨置天下户口勘合,一户:傅添锡,杭州府钱塘县城南上隅民户,计家三口,男子二口,成丁一口。本身年三十四岁①,义男赵成,年一十六岁,不成丁傅恭、傅宽、傅信、傅敏、傅惠②。妇女一口,妻赵氏,年三十八岁。事产房屋十五间,田一百三十五亩五分,地八亩五分。右给傅添锡执收,准此。户部照字九百一号。何公孟春跋其后云:傅讳添锡,字佑之,号文溪,起家仕我皇祖,自训导明州,知大名府,謫云南永平,又起知大理卫事,乃卒。其才行见家传,其受此帖在国初庚戌,五世孙给事君希说出而视余,今正德辛已[1521]③,盖百五十有二年矣。云南入版图在洪武十六年[1383],后文溪之謫,当又在其后,三传至安江教谕公,四传给事,君岁久代易,地非故里,门有官阀,而给事于此,不敢视为故纸,装潢卷轴,不敢忘也。此户帖,天下人户其谁无之,今万千百户中有能存此一二者乎?无恤受简,命自家庭,托诸怀袖,曾几寒暑,犹见称於史氏。此户帖之存,故文溪之敬君命,尊宪典,而傅氏世有人焉,以守前人名藉为事宜乎!其有贤子孙,以大其门,日益盛矣。於戏,是不可为志,於忠孝者劝哉!春,闻在昔有持告身易一醉,近时仕官家,因争先世资产,至蔑其祖父手泽与所受於朝诰赦,弗视者矣,安得不怵然有感於斯。”

注:①“傅添锡,洪武三年(1371年),”在明朝搞全国人口普查时,“为本身年三十四岁”,按此计算,他应出生在1337年,比公认的傅友德年龄(1327年生)小十岁,这怎么可能是傅友德的儿子呢?

   ②在那份人口普查的资料中,有“不成丁傅恭、不成丁傅恭、傅宽、傅信、傅敏、傅惠”,就是说是他的五个儿子。这五个人中,傅宽为魏国人,时代对不上;傅恭是明代人,他们几个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③巧的是,这篇文字写于1521年。同上面文字有什么关系?至少在时间和资料来源上,会有一定的联系。

     (三)在《江津傅氏的博客》里,有一篇引用“傅山娃(南州)<</SPAN>fujiadayuan@qq.com”的资料:“傅公祠记  冯时可1

 傅公、讳添锡,字佑之;系出钱塘。于宋高宗时为望族。迨颖国公友德,为明佐命臣。颖国四子,公行三。当元〇天下扰攘  侧,父子奋身逐胡,各图云台业,因相失焉。 公长身瑰伟,娇娇苍云中龙。为经生闻有声。经生间尤工诗、诗格高,不作大历以后语。〇〇谈兵,〇指〇〇司马,自负一当匈奴,即封粮〇荷,禅姑衍无难者。每筹策天下事,〇  中〇,扬〇裂〇,人不能难。应江浙行省试,一日忽语同学生曰:“夫是神州也,万古冠棠城地,今兹介〇焉”,网仪混而七〇昏矣,我纵力弗能〇,独奈何北面哉!《春秋》所言,败防甚严,吾手是编,谓何?凡吾〇〇浑仪,旁察方舆,?〇问郁郁薄层霄,虞〇文五彩者,其天子气邪?若之何其〇〇遣〇,而又〇盐镇以求〇犬羊也?”遂弃去。

 闻关授谒高皇帝,被〇伪〇潘允〇兵执诸帅,帅欲臣屈公,环以兵,公曰:.......

注:①冯时可,字元成,号文所,约生于嘉靖二十年左右,约卒于天启初年。他出生于松江华亭,是隆庆五年的进士,先后任过广东按察司佥事、云南布政司参议、湖广布政司参政,贵州布政司参政与邢侗、王稚登、李维桢、冯时可、董其昌五人,被誉为晚明文学中兴五子

    (四)“百度”的资料:《傅友德·人物之死》里写的是:“傅友德戎马征战一生,功绩无数,但结局却是十分的悲惨。 史书所载:傅友德向明太祖朱元璋申请要怀远的良田千亩作为田产,遭到了朱元璋的严厉拒绝和斥责;不久之后,有人状告傅友德侵占民田,朱元璋将其召回,不久后以侵民利罪赐死。傅友德有四个儿子,早年二儿子过继给了弟弟傅友仁,儿子傅添锡在战争中战死,因此他对剩余的两个二子特别疼惜。----------”。

      由此,傅添锡与傅友德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因为在关于友德公以及他的儿子的许多资料中,没有看到过这位傅添锡,希望有这方面材料的宗亲,提供进一步的材料,帮助解开这个谜!

这篇文章后还有江津傅氏的博客的评论,一同辑录。

  《江津傅氏的博客》2012.9.13的评论:
“傅公、讳添锡,字佑之;系出钱塘。于宋高宗时为望族。迨颖国公友德,为明佐命臣。颖国四子,公行三。”中的错误:上文载:傅    ------洪武三年[1371],户部奉旨置天下户口勘合,一户:‘傅添锡,杭州府钱塘县城南上隅民户,计家三口,男子二口,成丁一口。本身年三十四岁,义男赵成,年一十六岁,不成丁傅恭、傅宽、傅信、傅敏、傅惠......"洪武三年[1371],户部奉旨置天下户口勘合,一户:‘傅添锡,本身年三十四岁,"-------1371年傅添锡34岁,那么他当出生于1337年,傅友德出生于1325年或者1326年,卒于1394年。也就是说傅友德最多12岁生子,还是行三?傅添锡真是傅友德的三儿子?诸君自有判断!考证家世源流,不是什么资料都可以拿来作为证据的。

   这篇文章现在在网上大家都可以搜到,也感谢本家为这些资料做出的归纳和整理。几百年了,大家对资料的可靠性真实性各有自己的解读。真伪都好,我所期望的是还原历史真实的本来面目,是者是,非者非。

〈一〉傅添锡的一生

    第一份资料,记述了明户部尚书朱国桢对于傅友德及其后人所发的不平感慨,同时也为傅友德及其后代不得见于史做了说明:进不得声于庙廊,退不得祥于典籍。这种情况直到嘉靖元年1522年傅友德平反后才有所改观。

    同时,对傅添锡的一生做了简洁的叙述:小时候在钱塘遭受离乱而走失,后来在杭州进入国家的学堂进行学习(补诸生),这也为傅添锡的文学功底打下良好基础。有其他资料也说明傅添锡文章写的非常好,也与这时的补诸生有关。

    学成以后曾经在明州,就是现在的宁波做过训导,后来去河北的大名府做知府,那时的大名府还经常会有元兵进犯,因为抵挡不利而被贬云南永平。第二年便去云南大理任知事,而后不久在普安的战斗中战死。

    同时,在江津傅氏的博客里,也有一段做过云南布政司的冯时可为傅添锡写的〈傅公祠记〉。对傅添锡是傅友德四子,行三做了肯定的描述,也与傅友德把二子过继给弟傅友仁相吻合。并对傅添锡的才能相貌志气给予生动的描述

    这些证据说明,作为傅友德四子,傅添锡实有其人,这是无庸置疑的。正德十六年,1521年,大明就下诏为傅添锡在云南大理立祠以表彰为国战死的功勋,这更加说明傅添锡实有其人不虚。至于在傅友德沉冤昭雪前一年就下诏,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思议。从1394年到1521年已经经过了一百二十七年,这一百多年间史家对友德公及儿子要沉冤昭雪的议论基本是一边倒的,所以一方面这事是水到渠成,另一方面傅添锡作为傅友德之子,我认为先于傅友德发诏也无不妥,一来云南大理地处偏远,二来最大最隆重的决定总是放在最后颁布的。

〈二〉从傅添锡到傅良弼

    该文记载还对傅添锡的后代传承做了简要的交代:添锡子宽,宽之子瑄,瑄之子澄。然后另起一行写道:澄子谕江安,江安仔良弼。工科给事中,正德十六年诏立添锡祠于大理。

    按一般理解:添锡——宽——瑄——澄——江安——良弼。

    我注意到对傅添锡后代名字的质疑,我感觉这个质疑有些粗暴,同姓又同名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泛其人。如果按同名同姓就是一个人的逻辑,我发现两个同名同姓的傅良弼是否就可以直接断言是同一个人呢?这显然是草率的、不负责任的和站不住脚的。事实上,大家也可以搜索一下,就傅良弼这个名字,在不同时期各有不同的人存在,他们肯定不是同一个人。只有考证到他们是生活在同一个时期,而且生活的轨迹和缘由具有相同的交集。我们才有可能做出是一个人的逻辑判断。我认为这才是负责任的态度。事实上,就没有排字辈而起名的家族中,我们也仅能保证三代以内和同期相知的本族做到同姓不同名。因此,对这个质疑我持否定的态度。我们还是按记载来推算两个傅良弼的存在是否会有生活上的交集。

    五代的发展要多少年?一般我们按平均30年一代的话,五代到傅良弼也就150年左右。依1325年友德公出生,六代到傅良弼是180年左右的时间,如果计算傅添锡第五代也就是友德公第六代的傅良弼已经成年的时间,大约也就1 520年左右,也就是正德十六年傅添锡平冤下诏立祠的年代。按傅良弼是傅添锡第五代这个理解,这时的傅良弼已是成年人。确切的生辰我们无从考证。但这样推算在逻辑上是合乎情理的。

    再返回到新乐县志的记载,新乐的傅良弼天启二年(1622年)仕大成县训导, 二儿子皇谟1612年中举人,那么皇谟的生辰当是1570-1590年代的生人,而新乐的傅良弼也就是1550-1570年间生人。

    两个傅良弼,一个在1520年已经成人,一个最早大约在1550年后才出生。在年代上是不吻合的。为此,我断定两个傅良弼不是同一个人。就此,按我前面的判定原则,虽然年龄接近同为万历年间,但两个傅良弼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这个线索的考辨结果以两个傅良弼不是同一个人的结论而结束。

    考辨的资料束之高阁,多年来我不再翻动过。

    最近,又翻开一些文章研读,也就对过去一些不明白不理解的叙述进行查询。

    另一段关于傅添锡的记载,是洪武三年的户部户口堪合的叙述。我估计这是一个纸质刻印的卷轴。记录杭州钱塘傅添锡的家庭人员构成和财产情况。

    文章后面有质疑傅添锡和傅友德的年龄问题。

    户贴记录:1370年傅添锡就已经34岁,他夫人赵氏38岁。按此,傅添锡约生于1336年,而傅友德1325年,算一算傅添锡和傅友德的年龄只差不到12岁,傅友德怎么可能在11岁的时候生子,而且是第四子呢?

    我也认为这是很有道理的质疑。

    然而,这个卷轴上有一段何公孟春的题跋:傅讳添锡,字佑之,号文溪,起家仕我皇祖,自训导明州知大名府谪云南永平,又起大理卫事,乃卒。其才行见于家传

    这又明确的表明这个傅添锡就是友德公战死云南的四子傅添锡。

    何孟春何许人?他是大名鼎鼎的明朝文学家,湖南郴州人,曾做云南按察司佥事,官至刑部郎中。特别一提的是何孟春本身就在云南做按察司佥事,对云南的历史和明傅友德及傅添锡的历史比六百年后的我们更有发言权。他能够在这个卷轴上题跋也就有充分的依据说明这个钱塘傅添锡跟傅友德四子傅添锡的确是同一个人。

    我认为何公孟春的题跋比我们隔空六百多年的判断更有说服力。

    但傅添锡和友德公的出生日期和年龄不吻合是怎么一回事呢?

    试想,你的身份证上的日期一定是准确的么?反正我的不是。现代科技这样高度发达的年代,尚会由于种种原因出现这样和那样的错讹,六百年前的人口普查工作中就一定没有差错发生吗?极有可能登记时或者刊印时搞错了,一旦印制完成发放下去又没有及时发现,再更改是很不方便的事情。或许无碍大妨将错就错吧。另外,添锡后世藏匿卷轴为避祸也极有可能故意添加笔画。这么理解看,傅添锡应当是24岁,夫人赵氏28岁,按16岁成人结婚,夫人年龄又大4岁,8年间生下傅恭,傅宽,傅信,傅敏,傅惠五个男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傅友德1325年生人,他的四儿子1346年出生,这么看来就合理了。

    综上所述,杭州钱塘的傅添锡确定就是傅友德四子,况且傅添锡年幼相失于钱塘,后又补诸生于钱塘,傅添锡对钱塘是有感情的,在钱塘置地结婚生子是最合理不过的事情。

    在这份资料里,我们看到的确有个儿子叫宽,这与前面的添锡之子宽,宽之子澄相印证。另外还有四个儿子都去哪里了呢?史书中没有任何记载。但是我们可以在这里记住,傅添锡1370年有五个不成丁,也就是有五个不满16岁的儿子。

    前面我曾经断定过,傅添锡的第五代傅良弼在1521年已经成人,而新乐的傅良弼推算1550年以后才出生。所以虽同在万历年间,却不是同一个人。

    有的资料里也说添锡五代到傅良弼,我也是这么推算的。但这个说法出自哪里。我们知道是前面的那段文字:

     添锡子宽,宽之子瑄,瑄之子澄

然后是:

     澄子谕江安,江安仔良弼

    前面我的逻辑,五代传承是:添锡——宽——瑄——澄——江安——良弼

    我发现这个叙述中的问题,从宽到澄的叙述是一致的,明确的说出,添锡子宽,宽之子瑄,瑄之子澄。这是没有异议的。澄的后面就不这样表述了,澄子谕江安,那么这个江安是澄儿子的名字还是地名呢?如果澄的儿子叫江安,表述应该是澄之子江安。这里却是谕江安。

    在新乐县志记载中,有傅良弼天启二年仕大成县训导,升怀宁教谕,大名府教授。傅皇猷崇祯十五年,仕青县训导,升保定县教谕,大名府教授,嘉善县县丞

    这里我们注意到,训导、教谕,教授都是官职。那么谕江安正确的理解是在江安任教谕。那么江安就不是澄的儿子的名字,说明澄的儿子在江安任教谕。江安就是地名。如果江安是地名,我们就不能把良弼做为添锡的第五代理解。这样是说不通的。

    另外还注意到,江安仔良弼。注意这里用的是字而不是 正确的翻译应该是在江安的后代中有个叫良弼的小子。至于和澄的代际关系,我们能够确认的是,傅良弼是澄的直系孙,但到底是澄的孙子,还是曾孙、玄孙、来孙、昆孙我们并不能确定。如果是一代孙的表述也应该是澄之孙良弼。看来这里不是。

    那么,我前面确认的两个傅良弼不是同一个人的结论,就此推翻了。他们仍存在是同一个傅良弼的可能性。

    虽然两个傅良弼存在是同一个人的可能。但这时我没充分证据能够说明两个傅良弼有可能就是同一个人。最起码生辰的相同或者交集还是没有合理的逻辑。

〈三〉 两个傅良弼存在是一个人的可能性

   按前面的推算我们知道,两个傅良弼相差40-70年,也就是两到三四代人的差距。但这个差距现在看来不一定成立了。判断的关键点是:傅良弼如果是澄的一代孙,那么两个傅良弼就不是同一个人。然而,如果傅良弼是澄的玄孙或来孙、昆孙,两个傅良弼就会在出生日期上有交集了。

    到底是否存在同一个人的可能性,这个问题的辨析还得依据户部户口堪合的纸质卷轴上的记载。

    上面提到这个卷轴上有何公孟春的题跋,何孟春是什么时候的人呢?他生于1474年,卒于1536年。

    他在题跋上写道:

    其受此贴在国初庚戌

    翻译就是这个户贴是明初庚戌也就是1370年颁发的。

    五世孙给事君希说出而视余

    翻译就是,添锡的五世孙,在任给事职位的希给我说出了这件事,并拿出卷轴户贴给我看。这里的五世孙给事君没有提到良弼,而说希。

    今正德辛巳(1521年),盖百五十有二年矣

    傅添锡的这轴户贴从宽开始一直当做传家宝珍藏,直至1521年傅添锡平反诏立祠堂纪念,已经过去了152年了。五世孙希才拿出来给当时在江安的何孟春看。

    何孟春有感于一门开国忠烈,甚至是敬仰,才在这个户贴上题跋。

    他在题跋里明确写道:

    三传至安江教谕公

    这句话明确了澄也是在安江做教谕的,这相当于现在的学校教导主任或校长之职。

    四传给事。

    这里明确了前面提到的安江或者江安是地名,而给事是官职,相当于现在的检察干部。      四传给事也没有提到傅良弼。

    君岁久代易,地非故里,门有官阀,而给事于此

    这句话是何孟春对傅氏一家百年来遭遇变故的感慨。年代更迭,袭封不再,整个友德公后代沦落异土,虽出名门之后,却只能避匿他乡。不管教谕还是给事在当地都算不得什么有分量的官。此时傅添锡后代虽身微,但是何公孟春却不敢轻视这张户贴,于是他说:

    不敢视为故纸,装潢卷轴,不敢忘也!

    多么虔诚敬仰的心情跃然纸上!读到这里,我非常钦慕何公的情怀,据资料记载,明代郴州何公墓一直有人把守。至近代才毁坏,现当地政府已修葺一新。

    何公感慨:

    此户贴,天下人户其谁无之,今万千百户中有能存此一二者乎?

    是的,一般的人家经过百年沧桑,而且已经在地非故里的情况下,谁还会把百年前的户贴珍藏呢?只有一门忠烈蒙受不白之冤屈而百年不得伸张,才把祖先遗留的一纸户贴当做自己的传家之宝代代相传,百年沉冤昭雪,何公得此贴又如何不感慨!

    真是何公说的那样:

    无恤受简,命自家庭,托诸怀袖,曾几寒暑,犹见称于史氏

    傅添锡的后人为使自己的身份昭告天下,一百五十多年珍藏此贴,终于等来平冤昭雪,何等的感人至深!

    何公又宽慰道:

    此户贴之存,故文溪之敬君命,尊宪典,而傅氏有人焉!以守前人名籍为事宜乎?其有贤子孙,以大其门,日益盛矣!

    1521年何公题跋,明确说出傅添锡是有后人传承的,而且门庭日盛,当不止当时的给事君希一支,为什么呢?前文所述,因为傅添锡有五个男孩,百年之后当然孝子贤孙日益盛矣!

    何公的题跋里一直写到第五代也没有谈到有傅良弼,为什么呢?这只能说明,傅良弼不在五代之内。澄到江安任教谕,说明家庭还是崇尚教育,虽不能高官厚禄,但也不是布衣平民。从第四代到第五代傅希都从事检察工作,与前文所述,工科给事中。就是在六部的工科中做给事中一职,这与前文相吻合。这时候没有傅良弼的事,那时何公怎么能看到他?因为傅良弼那时还没有出生。这也肯定了前面傅良弼在1521年已经成人的判断是错误的。

    那么是谁让我们产生错觉,使我们认定傅良弼就是傅添锡的第五代而得出错误的结论呢?

    这个人是朱国桢。

    朱国桢的叙述并没有错,他没有明确指认第五代为傅良弼,是由于我们的草率理解错了。

    那朱国桢为什么知道并写出在江安的后代中有傅良弼呢?

    朱国桢什么时候的人呢?1558——1632

    何孟春什么时候的人呢?1474——1536

    两个人相差八十多年,何孟春在前,朱国桢在后,而且从未谋面.何公如何知道傅添锡的后代中有傅良弼?他不知道,他只知道第五代傅希。朱国桢在没有家谱查证的情况下怎么知道百年前傅澄以后的传承,他不清楚。所以就笼统写澄谕江安,连第四代第五代都叫不出名字来,但他能够明确的是:傅良弼是江安这地方过来的后代。

    为什么呢?

    再回到新乐万历县志中我们对新乐的傅良弼的生辰的推断:新乐的傅良弼大约生于1550-1570后。而朱国桢生于1558年,新乐的傅良弼与朱国桢的生辰年代相比较,很明白,朱国桢和傅良弼是同时代甚至生辰都相近的人,有头篇朱国桢对友德公不平鸣的感慨我们不难想像,作为一国之首辅大臣的朱国桢肯定在当朝是见到了傅良弼,所以,他敢写江安仔良弼

   一个字包含了户部尚书朱国桢对开国英烈后代的多少关怀和厚爱!

三、结局

    进不得声于庙廊,退不得祥于典籍。这是自1394年到1522年百二十余年来友德公一族的共同命运。这也印证了新乐县志中1521年以前没有这支傅氏的踪迹。1521年以前他们在哪里呢,何公交代的很清楚。这时他们在安江或者后来写的江安,也就是现在的云南或者四川。大明在永乐十九年,即1421年已迁都北京,此时河北叫北直隶。新乐属河北,距北京500华里,这比云南或四川离京城的距离更近。进京赶考路途更近。封建时代通过科举考试而光宗耀祖是每一个家庭的最高追求。1521年平冤昭雪后的傅氏家族估计也开始公开考取功名。从三代公傅澄的教育生涯我们得知,虽不能取功名见于典籍,但教育是没有缺失的。第五代希做到工科给事中。但是希望后代考取更大的功名是沉冤昭雪后这个家族强烈的愿望。那么迁徙北直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名门之后虽然没有了袭封,但这点特权还是应该有的。这是我的推测,就如现在年轻人愿意云集北上广一样。

    这里没有确切的资料印证我的猜想。但为什么不直接住在北京,那不是更方便吗?

    也许其他官宦可以迁居北京,但傅添锡这一支一定有一个家族的心结,那就是大名府。

    窃以为哪怕在大名府任一闲职也算是了结一桩先祖遗憾的心愿。当朝的朱国桢提拔傅添锡后人贡举而安排到大名府中任职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傅希的后代开始了这个迁徙并最终落脚在北直隶的新乐县。

     傅士亨,万历二十年贡士,注意这不是科举考取的。是贡举,应该是官宦的推荐和提拔,我想这可能与朱国桢有关。授文安训导,文安在哪里呢,河北的廊坊。子良弼也没有考取到功名,在天启二年做了大成县训导。大成在哪里,也是河北的廊坊。这都是离京城较近的地方。而后傅良弼终于去大名府做教授。这也是傅添锡后人不二的选择。大名离新乐多远,约500华里。新乐几乎是大名府和北京的中点。傅皇猷先做河北青县训导,而后也赶赴大名府任教授,这是一家人对先祖的告慰。仲孙傅皇谟考取功名,在万历壬子1612年科第五名。傅皇谟的父亲傅良弼在把他供养考取功名后10年才去做训导。一家的努力和愿望可见一斑。30年后长孙皇猷也去做训导。除了皇谟可能年少得志以外,爷爷父亲哥哥,做官的时候年龄都比较大了。这是一家三代北迁之后的功名之路。虽非高官显贵,但在封建世袭的国度,一家三代为官并记录在县志之中,在新乐的历史上是不多见的。家庭教育和封建世袭,也只有在先祖平冤昭雪后,这一家三代才能获得如此的回报。

     两个傅良弼只有同是一个人,才能解开傅添锡后人下落的谜团,同时也解开了悬于我心头的新乐傅氏的两个疑团。

     如果这个考辨和推理猜测成立的话,我们以平均20-30年一代计算,那么就可以列出从傅添锡到傅皇谟(皇猷)的大致的生存编年史:

     傅添锡  1346年——1385

         1365年——1435

         1395年——1450

         1425年——1485

         1455年——1528年①

         1485年——1540

     傅世亨  1535年——1600

     傅良弼  1556年——1615

     傅皇猷  1575年——1648  傅皇谟  1578年——1645年。

   注:① 澄之子在江安,先做教谕而后给事,但是作为傅添锡的第四代没有明确的名号,这里我姑且以安代称。

    真实的历史情况不得而知,这样一个列表只能说有存在的可能性和合理性,这个估算最多也许从傅希到傅世亨有一代人的误差。安江傅氏后无来人,新乐傅氏前无故者。安江傅氏和新乐傅氏是可以无缝衔接的。

    新乐傅氏一族现在的事实是:新乐老城及不远的五个村庄传说是五支傅氏人脉相继来到新乐定居,这个时间就在清代以前。现在的辈分依然清晰。

    至此,以前一些多年萦绕在心头,不可求其原委的事情和说法,在我的内心也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释。心里的疑窦终于要放下一段时间了。

 四、后记

    冥冥之中,感觉到一个声音在问我:知道为什么到新乐我要给兄弟两个起名字叫皇猷和皇谟吗?

    我赶忙查询,原来谟猷(mo you)是一个词。是谋略的意思。谟者,计谋,策略。猷者,计划,谋划。《周书.寇洛李弼于谨传论》说:帷幄尽其谟猷,方面宣其庸绩,拟巨川之舟楫,为大厦之栋梁。

   为皇天而谟猷,那不就是观天象祭天地以利华夏万民的傅氏先人吗?那不就是辅佐商王武丁中兴的我们的始祖傅说吗?那不就是辅佐大明朱元璋征战南北立国的傅友德和为国云南战死的傅添锡吗?那不就是傅良弼在先祖沉冤昭雪后效仿先祖报效大明的拳拳之心吗?还有这千百年来为国为家奉献付出的所有的傅氏子孙的夙愿吗?

   二十余年来,我孜孜以求考辨源流,到底想要得到什么答案呢?

   我不能自己。

 

                                                         傅纪源    辛丑月丙申日

                                                         201719     于上海闵行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