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兵部尚书傅宗龙 纪事  

2017-01-17 14:10:19|  分类: 人物研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傅金勇  2016-04-11 23:

近年来有关傅宗龙文章发表过很多,但都已对傅宗龙(以下称忠壮公)的一些实际情况本末倒置,特别是关于他的生世部分已经完全不符。在民国年间关于他的事迹还比较清晰,李根源还为他修缮过故居、衣冠墓,整理过文集、诗集。作为忠壮公后人,我想我有责任将历史还原真实,故写如下文字,以全昆明史志。

一、    傅忠壮公出生地

近年来很多文章及一些地方志都把忠壮公写成是昆明官渡傅家营人,这应该和当地一些老人口口相传有关,因为我就是在傅家营出生,从小也听家里老人说过忠壮公是傅家营人,家中家谱也记载一世祖为忠壮公,但未注明何地人。

金碧公园(原址,今昆华医院)即是忠壮公故宅

据“五华文史”张科仁所作南城外公园一文介绍,现昆华医院是民国时金碧公园原址。另有盘龙区文史资料及早年间的五华区区志记载有金碧公园原址为兵部尚书傅宗龙私宅,民国元年李根源立有“明太子少保傅忠壮公故居”石碑一块,石碑在进公园大门左侧,后改建医院时毁弃。原来在从潘家湾到马街的石板路上,靠近海潮庵的一座石桥边有“明傅忠壮公故里”石碑一块,石碑落款是后学林则徐敬题,是林则徐任云贵总督时所立,此石碑50年代还在,“大跃进”后就不知去向了。

清代傅家园林为吴姓人家所有,称“吴西园”,园后有石桥与鸡鸣桥平行通往大梵宫(今复兴村),此桥于民国年间拆移至大观公园进门左侧大堤上安置。清朝末年,在忠壮公故宅的基础上建“南城外公园”,民国初年,“南城外公园”经过一番整修,被昆明市政公所更名为“金碧公园”。民国十九年在公园内还曾经开设过当时在昆明很有名的,达官贵人、社会名流常出入的“共和春”餐厅,后餐厅搬迁到三市街经营。

傅宗龙撰写刘太仆传(刘文征,万历十一年进士,编著天启《滇志》,云南右卫人,今昆华医院附近,和傅宗龙同受业于泰学派大师罗汝芳)时写到“余家城南,与刘氏比户而居屡世”,可见忠壮公在金碧公园原址故居已经是几代人在此居住。

另据早年的昆明市志也有记载有关傅忠壮公故宅与上文相符的文章。

二、傅宗龙的生世(出自李根源所存傅氏族谱、云南史料丛刊、和一些地方志及其它文献)

傅忠壮公父亲名傅胤孙(诰封太仆寺卿,崇祯十二年撰重修圆通寺观音阁碑记,娶黔国公女沐氏),祖父傅言(字三丰、痒士即秀才),曾祖傅良弼(字西岩,正德九年进士,官至给事中,后母病辞官照顾母亲),高祖傅澄(字景深,成化丁酉科举人,四川江安县学教谕,据记载捐其俸禄买粥救济饥民),天祖傅宣,烈祖傅宽,太祖傅添锡(字佑之,官至北直大名知府,后任大理衙知事,在贵州战死,有史料记载为傅友德季子)。而在昆明定居者为傅添锡之子傅宽,此外,定居云南后傅氏家族中忠壮公父辈傅继孙、傅顺孙,祖辈傅训都是举人出身,在云南史料丛刊及方志中可以查到。

据云南史料丛刊记载,傅忠壮公的先祖傅添锡,杭州府钱塘县城南上隅民户。傅添锡字佑之,系出钱塘,于宋高宗时为望族,迨颖国公友德,为明佐命臣,颖国公四子,公行三,当元季天下扰攘倾侧,父子奋身逐明,各图云台业,因相失焉。另据国榷等书籍记载,傅添锡是傅友德儿子。而傅添锡后人傅澄的墓志铭中记载傅添锡元乡进士,并末提及傅友德,到傅宗龙时期,当时文献记载傅宗龙本人也只是听父辈说过是傅友德后人。因有人怀疑傅友德和傅添锡的关系,所以到底是不是父子还得进一步查阅史料。

三、    傅宗龙及傅家营

关于忠壮公生平事迹我就不多说了,明史列传一百五十有忠壮的传记比较详实。明末,忠壮公殉国后不久,先有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祯帝煤山自缢,满清入关,中华倾覆。云南也在风云变幻中,先是沙定州叛乱,将沐天波赶出昆明,困于楚雄。后又有张献忠残部大西军从贵州攻入云南,因忠壮公在四川、河南都和农民军作战,所以傅家和西军有世仇,当孙可望部队进入昆明后屠杀大批明朝官吏,忠壮公陈姓夫人,忠壮公子傅昌明等家人被杀,其余家人包括侄子傅景明、傅升明等全部隐姓埋名逃出城,其中忠壮公子傅瑞等人逃到傅家营避此寇难,后便定居于此。后人并在村中修建庙宇(水荫庵)、祠堂,并修有一条石板路从村口穿过官渡古镇直达塘子巷,此路解放后还在,后大跃进时全部拆石块修水库去了。

关于傅家营的历史

我小的时候官渡区文化馆的同志到村里找爷爷了解傅宗龙的情况,从我爷爷口中我听到了关于傅家营的来历是这样的:“明朝初年这里只有几户人家,村名叫绿豆庄,后来因为傅姓居住及周围都是水的原因改名叫傅家沦。当傅友德、蓝玉大军控制云南后推行屯田制,将驻军分驻到当地村落,既发展生产又履行军事任务。就是因为屯田制很多村落地名发生了变化,如麻线营是做绳子的、金刀营是做兵器的,豆腐营是做豆腐的,等等。一些村落也因为驻军改为营,傅家营就是此时从傅家沦改为了傅家营,除此还有吴家营、刘家营、王家营等等。”

四、    傅宗龙墓

崇祯十四年(1641)九月,傅宗龙在河南项城宁死不屈殉国,消息传到云南家中,忠壮公父亲大笑日:“吾儿十七登贤书,十八成进士,按滇浙抚川,蓟总督西边,官至尚书,战死报国幸矣,世事不可为,非久同归于尽,今战死疆场,尚得其所,自古皆有死,死事如吾儿,祖宗厚德也,何幸如之,人皆服其卓绩”。

据项城县志记载“忠壮公不惜一身以全项,父老相传,公遇难,邑人哭吊如丧其天,贼去后,拾公遗骸装棺葬于城内大吉寺门前百步”。乾隆八年通学呈请在项城文昌宫西院为忠壮公建祠,并由河南布政使赵城撰记。

同时在昆明眠犬山一个叫傅家凹(傅家世代祖坟所在)的地方建有忠壮公的衣冠墓,清朝文献记载一守墓人口述原有御祭碑文。民国初年,李根源及滇名士李坤为表彰乡贤重修过此衣冠墓,1991年云南轮胎厂建炼油厂被平。

五、    龙门“一径飞红雨,千林散绿阴”草书石刻

根据李根源的著录注“傅忠壮公墨迹,宣统庚戌(1910)余与李太史坤修公眠犬山墓,公裔孙以此贻余,敬献之云南图书馆,戊午(1918)在粤属何筱泉秉智摹刻西山石壁,以永其传”。(见《景逐堂题拔》),傅宗龙书法颇有鲁公气度,雄伟浑厚,笔笔中锋,神完气足。些石刻字虽不多,但足使你领会统帅千军万马来的武将书法的韵味,就运笔使转看,颇似《争座位帖》笔意,这与阚祯兆的草书又是两个派别,此属阳刚型的美,此联内容颇符昆明西山景色。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