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关于我

明颖国公二十世后裔。关心浦东傅氏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做一个热心的傅氏后裔。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傅山在曲沃:一位智者最后的济世情怀  

2017-04-06 08:27:31|  分类: 傅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汾日报晚报版

曲沃绛山书院

 

    傅山(1607-1684),字青主,山西阳曲人,明末清初时的著名学者,是我国重要的爱国主义思想家,启蒙哲学家之一。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史上的一座奇峰,被称为“清初六大师”,当时人们评价他“学究天人,道兼仙释”,“博极群书,时称学海”。

     傅山工诗文,精医学,善画山水墨竹,长于金石篆刻。他自恃清高,为抗清著名隐士。《曲沃县志》记载:“傅公常凌晨独出,子眉皇错莫知所之,久之始归,诘之不应,再问曰:到曲沃访卫君”。卫君,即卫嵩,顺治十四年(1657)曲沃县延邑理学。

 

     李建泰 惆怅

 

     3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在霍侯一级公路上驶往曲沃。遥想当年,在这条“南通秦蜀”、“北达幽并”的古道上,定然有过一抹青瘦的身影,奔波于曲沃和太原之间,带着他的梦想,带着他的忧愁。只是,当年的傅山已年过古稀,行程会有更多艰险。

     明末清初,傅山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朝代更迭的年代。以至于当时的纪年有多种表达方式:公元1644年,可以说是明崇祯十七年,也可以说是清崇德八年或顺治元年,甚至可以说是李自成大顺国永昌元年,总之,那是非常混乱的一年,非常混乱的一个时代。

     傅山与曲沃的第一次结缘就与起兵有关。那一年,傅山39岁,虽然面临着满族人入关的威胁,但更迫切的是李自成农民军已经兵临黄河,准备入晋。所以,当东阁大学士李建泰自请提兵督师山西,聘请傅山为“军前赞画” 参谋 时,傅山马上就答应了。这个李建泰就是曲沃人。

  可是,傅山刚走到平定,李自成渡河的消息就已经传来,并且迅速攻占了河津、绛县、曲沃等地。本来就是希望带兵保护自己在曲沃的家产的李建泰闻听“曲沃已破,家资尽没”后,竟然又惊又怕得了病,退到了保定。惆怅之余,傅山就此退步,保卫曲沃的战场上少了傅青主的身影。

  随后,李闯王的农民起义军攻克北京,崇祯皇帝上吊自缢,是年3月23日,李自成建国大顺,年号永昌。明朝亡了。又随后,满族的铁骑顺利入关,轰轰烈烈的大清朝开始指点江山。

     可叹傅山,满腹才学,天生傲骨。他曾以各种方式做着抗清复明的努力,但终究是江山易主,回天无力。这是傅山的命运,更是历史的宿命。

 

    票号 无奈

 

     大清国的辉煌历史刚刚起步,康熙盛世正在呈现,但傅山已经步入老年。在对明朝气数已尽的感叹、无奈中,傅山将更多精力放在了讲学、创作上。于是有了“曲沃访卫君”,有了“顾炎武之谊”,有了“曲沃之幸”。

     说傅山不能不说顾炎武。顾君是大学者,也是反清复明的志士。早在顾炎武游走四方时,就在太原拜会过长他7岁的傅山。两人一见如故,共商大事。

     公元1681年(康熙二十年)8月,69岁的顾炎武由华阴前往曲沃,县令迎接他入城。他住进了曲沃东韩村的宜园,完成宏篇巨著《日知录》。

     已故的曲沃县文史馆馆长段士朴在编撰的《曲沃文史》中提到,“顾寄居宜园每天忙于著述《日知录》,生活无暇自理,赖傅山常来探望,在经济上多给周旋”。据《顾亭林遗事》记载:山西票号的形成就是顾炎武先生亲自委托傅山承办创建的。当时顾在全国各地搞了一些农垦庄园,四面援顾之钱就是通过傅山先生创办的票号代为转递,由傅山先生做总管代顾办理的。

     只是,纵然票号在大清国造就了无数晋商,造就了无尽财源,但傅山依然是傅山,那时的他,仅仅是以兄长与朋友的身份默默打理着一切。

 

    绛山书院 激励

 

     明清交替的乱世之秋,曲沃却成了学术领域的一方净土。闻名三晋的绛山书院就位于此,顾炎武、卫嵩、傅山都曾在此讲学。

     严格意义上说,傅山是因为顾炎武才来到绛山书院的。顾炎武讲的是政治学、经济学、史地学。傅山讲的是医学。傅山在医理上重视气血,主张气血平衡,提倡以气养血,以血补气,攻补兼施;在临床治疗上,主张药性和平,立方严谨,补中有消,消补兼施。在哲学上,他主张平阴阳。阴阳平衡说,亦即反对男尊女卑,主张男女平权;反对君重民轻,提倡君民同等。

     话说,绛山书院有学员感冒,先生临床治疗,命其多吃大蒜,额上汗水浸出,感冒立止。先生医术入神,人称医圣。

     如今的绛山书院已被省重点中学——曲沃中学所取代,从1907年曲沃中学复学至今,今年恰是百年之庆。设计巧妙、构思独特的曲沃中学古色古香、幽雅精致,大有绛山书院遗风。在校园中行走,仿佛传来一抑一扬的说书声。学校的办公室吕主任说,该校一直秉承的是顾炎武先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治学精神,傅山先生虽然只是临时讲学,但也对书院的发展产生过积极的影响。先生的“赐教”是每名学子永远取之不竭的精神财富,先辈的教育思想永远激励着大家。

 

    瘟疫 平和

 

     可以说,来到曲沃的傅山,已经看破世尘。有时,他只想做一名好医生。

     傅山先生经常出入曲沃,对曲沃风土人情很是了解。先生偏方很多,用偏方给群众治病,疗效快而花钱少,群众称为神医,尤为可贵的是,先生能结合当地名产给群众治病,这确实是古今少有的例子。

     对一些患肝炎的人,他除了用药外,建议多吃窑院西瓜,他说西瓜是白虎汤,本身就是一种好药,可利水、解热、治肝炎。患者听了他的话,肝炎病好了许多。曲沃曾发生过一次流行性瘟疫,先生提出以太神茵陈药为主,辅之以白毛根、蒲公英、车前子苗、地丁草、败酱草、贯仲、甘草,用水煎服,防止流行性瘟疫的扩散传播。先生结合当地特产给百姓治病,节约钱、行效速,百姓赞之不绝,口碑传遍全国。

     另有传说,曲沃羊汤有健胃、活血、滋肾壮阳的功效。傅山先生在曲沃食后受到启发,用羊肉、莲菜、山药配几味草药制成“头脑”,医其母虚弱病见奇效。因此,曲沃当地有“多提罐买羊头菜,孝敬年老父母亲”一说。

     几年前,曲沃县曾发现一套距今180余年的清代医学藏书,共有《女科》《妇科》《产后总结》三本。该书即为傅山先生所著,曲沃人张丰祥作序,手抄传藏至今。这次发现的医学藏书经考评为傅山真传,三本藏书共收集药方207剂。医界人士称,这三本藏书是继《伤寒论》、《本草纲目》等医学典籍之后又一著名医学论著,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

     一切终归于平静,傅山能著得此书,也足见先生当时平和的心态。

 

    宜园 遗憾

 

     傅山的书法被时人尊为“清初第一写家”。他书出颜真卿,并总结出“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的经验。他的画也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所画山水、梅、兰、竹等均精妙,被列入逸品之列。《画征录》就说:“傅青主画山水,皴擦不多,丘壑磊珂,以骨胜,墨竹也有气。”他的字画均渗透自己品格孤高和崇高的气节,洋溢着爱国主义的气息,在中国古典书画艺术中,博得后人的高度赞赏。

     话说,曲沃明士卫嵩非常孝顺,母亲去世后,为了追思母恩,特建小木楼于宅院之过道间。时逢康熙年间,傅山前来吊挽,嵩请先生题词,先生慨然允诺,含沉痛之情,挥不朽之笔,直书“清妙”二字。含意深刻,命题深邃,象征了傅山高超的思想意境。

     史料记载,傅山数次到曲沃常住东韩村宜园,与宜园主人韩宣相交甚好。我们有幸见到了韩宣的后人、曲沃县文联主席崔晋国。他向我们讲述了一件几代延传、几经“神化”的趣事:

     韩宣新修了一座照壁,想请好友傅山留下墨宝。傅山慨然应允,并要求韩宣准备一鱼缸墨汁。当时,家人都不解,韩宣也很纳闷:哪有那么大的笔!

     这天,天气晴朗,傅山什么也没带,只要求仆人找来一把扫帚。只见傅山,将扫帚在鱼缸内蘸饱墨汁后,向照壁上一挥即罢。照壁上尽是墨点组成的图画,远看像幅山水画,近看又似一个个文字。韩宣以为傅山太草率,傅山只是笑而不语。之后,村民才发现,天气晴朗时,照壁上是一幅书画;阴天下雨时,墙上的画便没有了,一个个墨点变成小乌龟掉了下来。后来,这块照壁成了村民观测天气的晴雨壁。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不过,崔主席告诉我们,宜园的确存在,一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终因文革、破“四旧”等被毁,许多文物也被祖上毁灭,不得已随母姓崔。如今的东韩村已找不到一点历史的痕迹,村人也只是听过傅山其人,徒留许多遗憾。

 

    白石楼 寂寞

 

     身在曲沃的傅山,除了讲学,也有寂寞之时。可以说,曲沃寄托着他,一位文人、一位智者最后的济世情怀。

     史料记载,在曲沃景明风景区有一白石楼,为明代李镔所建。李镔《白石楼新成》诗云:“青山寂寂绝尘埃,小阁玲珑傍白台,四壁尽为苍藓合,一门常对白云开……”傅山每到曲沃,必寓居白石楼,登楼观赏曲沃十景之一的景明瀑布。《曲沃县志》记载:凡青玉峡、紫玉洞、冰岩、白石诸名胜,皆有先生游踪。傅山《借楼避暑》诗云:“一命真如梗,三年不结庐,今来白水曲,借得小楼居,长偃方床席,时摊短佛书,高云与疏雨,镇日共樵渔。”诗中透露他已三年没有在此结庐了,今又重逢在高云与疏雨中,对此情景留恋不舍,他那种热爱祖国山水的依依惜别之情,尽溢于笔端。

     绛山冰岩为曲沃十景之一。冰岩位于绛山北侧,浍水之南的窑院,与曲沃古城相对照。入冬,坚冰结而不散,远视之,如玉龙高挂,帘笼下垂,像一条白链从天而降,秀美而壮丽。傅山对此很感兴趣,常去游赏。或远眺冰岩,或沿冰岩旁小径往上攀登,登观音峰,鸟瞰沃国风光胜景,以寄忧国忧民之情。

     逝者如斯夫,当年的景明已开发成了风景区,游人如织。景明瀑布依旧,水流不止。只是游人早已忘却那个曾经的年代,那个曾经寂寞的傅山。

     公元1682年(康熙二十一年)正月,70岁的顾炎武准备去答谢曲沃县令熊某及诸官绅,不料冰雪溜滑,上马时失足坠地,竟日夜呕血不止。第二天凌晨丑刻,便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处处充满了矛盾”的世界。但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惦记着傅山。在临终前写的一篇文章中,他说:“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

     公元1684年(康熙二十三年),带着对曲沃无限的眷恋与回味,傅山于太原溘然长逝。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