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浦东老傅的笔记本

天下傅氏是一家人

 
 
 

日志

 
 

【转载】傅山隐晋祠  

2017-04-07 08:35:15|  分类: 傅氏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正修《傅山隐晋祠》

——介子平

       明亡后,傅山衣红衣,居山寺,改号朱衣道人,从事着反清复明的秘密活动。清顺治十一年(公元1654年),傅山因南明总兵宋谦在晋豫边界起事反清,事败下狱,成“谋逆钦犯”,虽遭严刑,却坚贞不屈,曾绝食九日,濒临死亡,后经营救获释,此案曾轰动一时,被称作“朱衣道人案”。顺治十四年(公元1657年),顾炎武因江南已无法容身,“浩然有山东之行”,应傅山之邀,千山独步,天马行地,来到了太原。顺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郑成功克镇江,袭南京,张煌言攻安徽,江南反清形势似转机,傅山闻讯后,急忙南下,既至南京,郑张已败走,他只好带着又一次地扫兴回到太原,其后一直隐居于晋祠云陶洞。他曾作《宿云陶》诗:

       雾柳霾花老眼憎,云陶稳睡拔鸡鸣;

       晋祠三日无吟兴,只忆观澜智勇生。

       隐居期间,他吟诗作画,潜心著述,并与顾炎武、阎若璩、阎尔梅、朱彝尊等学人考证晋祠,感怀晋史。傅山待友必煮茶,故有人也将云陶洞称作茶烟洞,“石室茶烟”是晋祠内八景之一。景宜园距云陶洞数步之遥,园内“杂树交荫,希见曦影”,此地为傅山饮茶品茗处。

       期间,傅山先生在此还留有许多书法作品,其中嵌于朝阳洞石阶下周柏旁壁间的“晋源之柏第一章”最为要紧,其字行楷中揉魏碑,舒缓里见矫捷,遒劲得力,练达通脱,一看便知是高逸出世、遗身物外之作,难怪能被阎若璩誉为晋祠三绝之一。难老泉亭内的“难老”匾、圣母殿廊下的“永锡难老”匾均为名题。嵌于文昌宫墙壁上的《文昌帝阴骘文》也出自他的手笔,全文446字,小楷写就,直师钟繇,工整不苟,玉润珠圆,是其罕有的小楷作品。另外,景宜园楹联“茶七碗,酒千盅,醉来踏破瑶阶月;柳三眠,花一梦,兴到倾倒碧玉觞”、同乐亭楹联“万竿逸气争栖凤;一夜凌云见箨龙”,“梧桐月白杯中照;杨柳风来画上川”,也均为傅山所书。云陶洞楹联“日上山红,赤县灵真三剑动;月来水白,真人心印一珠明”之上联中的“日”与下联中的“月”合璧为明字,“珠明”则暗指朱明。

      傅山对晋祠的影响不仅仅在于书法、著述,更在于对晋祠操守的提升、品格的趋高。“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的云陶洞紧邻朝阳洞,占据着晋祠云至高。俯瞰全园,了然一目,远眺田畴,隐约可现。除去一年一度庙会里的纷杂熙攘,除去平日偶有挚友造访,这里少有游人光顾。园日涉成趣,门虽设而常关。当石磴上青苔侵阶、隙间拱草,秋树下的扫叶人又把一季的春华挈走时,傅山先生慨叹感怀之余,却未倦慵喟然,诗作愈发激昂高亢,著述愈发精邃深湛,书法愈发奕奕神采,意志愈发贞固刚毅。他不是“静念园林好,人间良可辞”的隐逸者,也非“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的削迹仙。

       论及晋祠的操守、品格,岂有不言傅山傅青主者也!

茫茫寻觅路 十年苦旅途      2017-04-05 17:26:23|

宁沁萍



 

  古老的晋祠到今天也再难清静。离五一长假还差两天,难老、周柏前已挤满了熙熙攘攘的游人。到是与它们毗邻而居的云陶古洞依然保留着一份安静,它像一位走过沧桑的智者,淡然地俯视着眼前的芸芸众生。

    步难老、周柏旁的50多个台阶而上,就来到了傅山当年居住的云陶洞,即朝阳洞。院子不大,洞门紧锁,费了好大的周折,也未能如愿进得洞内一睹洞中乾坤,只好隔锁而望。云陶古洞原洞很深,洞口处有一浅洞,浅洞内有一卧榻,这就是傅山当年的卧室。在洞南的墙壁上有一块突出的怪石,石头上的“云陶”二字即为傅山当年所书。站在依山而建的云陶洞前,欣赏着青主当年为晋祠吕祖阁神龛所写、现已改挂云陶洞前的一副对联:“日上山红,赤县灵金三剑动;月来水白,真人心印一珠明。”我在想,这副对联究竟是什么意思?青主当年的心境又是怎样的呢?

    自龙泉寺出家为道始,傅山便开始了十多年的流寓生活。奉母携子,辗转他乡。寿阳、盂县、汾阳、晋祠,还有平遥、祁县、平定、介休……而在汾阳和晋祠一带,则度过了他这段人生的大部分时光。

    “回风舞不散憨云,下上芦花麦陇湮。鸟下寒巢寻柏子,人藏小洞剥榛仁。烧香捣药浑不见,画纸围棋细有闻。道士方才遗药价,还能沽酒醉山宾。”傅山的这首题为“朝阳洞”的诗,当然是他晋祠生活的笔下自述:在茫茫白雪覆盖四野、翩翩飞鸟寒巢觅食的隆冬,他蜗居于云陶山洞,烧香捣药,下棋消遣。他还可以用道士们给他留下的买药钱买酒,与上山来的客人同醉同饮。那么,晋祠生活真的像傅山所写那样风轻云淡、闲适怡人吗?让我们再来看看他同样署名“朝阳洞”的另一首诗。“不惜麻头一百担,云陶沽酒撒春寒。霾花雾柳无心醉,剩水残山慰眼馋。”两首“朝阳洞”,反映的正是傅山这段流寓人生的表象和内里。黄冠道袍、云游行医的外壳里,包裹着他一颗迷茫不甘、悲痛激愤、苦涩寻觅的执着之心。

    明亡清兴之初,满人为稳固新打的江山,金戈铁马,屠城暴政。而全国各地的抗清斗争则此起彼伏,前仆后继。虽屡起屡衰,屡战屡败,但那种充满悲壮的斗争,还是为那些“恋着崇祯十七年”的人们留下了一定的想象。参加秘密反清活动,期待抗清义兵到来,重拾大明失去的江山,傅山在痛苦与希望、寻觅与斗争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在辗转他乡的路途中,在落寞凄清的山寺里,他肯定不止一次地想过:明王朝为什么会灭亡?他也曾恨铁不成钢地痛骂朱明皇族的腐败无能:“小松无数不成材,龙子龙孙尽麻蒿。”

    1644年寿阳出家,到1653年回到土堂,光阴已是荏苒十年。他期待的反清大业渐行渐远,他寻觅的理想迷迷茫茫。土堂村里,大佛寺前,或许存放的是傅青主一颗需要修整梳理的疲倦之心。

    正是梨花盛开的时候,我们来到了美丽的土堂。但是,大佛还在,故迹难觅。傅青主当年居住的土窑已经废弃毁损。在土窑的旧址前面,村民已建起了新房。紧锁的大门和护院的狗吠,挡住了我们想更近前细看的脚步。爬上村民的房顶探去,那两孔傅青主曾经抄写《南华经》的土窑已随岁月融进了历史的记忆,只有旧址前榆树上的山雀还在叽叽喳喳地欢迎着我们的到来。好在,他留下了《土堂杂诗》十首,让今天的人们在捧读之时依稀可见当年土堂的影子。

    回到土堂不足一年的傅山,又经历了约一年的牢狱之灾。等“朱衣道人”案审结、走出狱门回到家中,时光已是1655年的夏秋之际。西村、土堂、多佛寺、青羊庵,故乡的山山水水,成了傅山颐养心灵的风水宝地。

    故主大明王朝无可奈何花落去,新朝大清帝国调整政策日渐稳。面对现实,在故乡静养的傅山也只能是一声声地长叹。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他决定走出三晋,到南方去,看看那里的反清形势,为自己的下段人生把把脉。他来到南京,来到淮安,来到连云港。但是,历史的潮流滚滚而去,又有谁能阻挡它坚定的脚步呢?当他看到南方的反清斗争也成退潮之水时,这时的他或许已经没有执着的不甘,只剩下长长的喟叹。他那颗驿动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他回到了故乡,转向了对思想学术的潜心研究,开始了“松庄烟树十余年”的生活。南游,成了他思想生活上的转折点。

    16441659,从寿阳龙泉寺到晋祠土堂村,傅山度过了一生中最痛苦、悲愤、苦闷、寻觅的艰难岁月。茫茫寻觅路,十年苦旅途。在求“道”的路上,留下了他一串执着的跋涉脚印。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